至尊剑意

第228章 出手

第228章 出手

“噪音!”

短发修士手掌一伸,一只大手凭空出现在大头之上,直接把其按入泥土,只留出脖子以上。看上去颇为滑稽。

旋即,大手摄来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硬是塞进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之中。

嘴巴被堵,大头心里咆哮:“明明我说的就是道理,你不听就罢,为何要这样,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今日便用你们的血肉,炼出解药。”

短发男子,一拍储物袋,一个小鼎飞射而出,落地后,化五六丈之巨。

从刚才对方几息间,便把所有神通化去,这种级别的修士根本不是大头等人惹得起,众人心中大骇,二话不说,立马化作各色光芒一散而开。

望见同伴逃走,大头心想:“这下完了,只有自己做了替罪羊。阿米豆腐,佛祖保佑,你要是不保佑我,等你爷爷回去之后,定把你的香炉砸了,然后在上面撒泡尿,阿米豆腐…希望这些死党之中,至少有一个是有情意的能顺利搬来救兵,不然天下间从此就要少了一个天才。”

“想跑”

短发男子,面色如常,冷哼一声,单手往虚空一抓,一杆白幡浮现而出。一抖之下,数十道禁制所化的白虎一冲而出,紧追而去。

不久之后,一头头白虎嘴咬一人而回。扔进鼎中后,纷纷没入白幡中消失不见。

目睹这幕,大头立刻吓出一身冷汗。嘴巴吱吱呜呜狂喊个不停。似乎是要在临死前再喊上几句。要让这片土地知道,自己的人生不是虚度。可惜,他想喊的那些废话,只有自己听见。

修仙是为了长生。远离死亡,自从修仙之后,大头认为长生,已不是梦想。而是伸手可触摸的东西。

如今死亡忽然来临,他有些害怕。他怕再也见不到家中的母亲,再也见不到可爱的妹妹……

一丝害怕之泪破框而出。

他的身子被一股力量托起,缓缓向巨鼎飞去。看着慢慢缩小的地面,他第一次发现。大地的宽容,第一次发现自己错过了很多。这次若能不死,他首先要把处男的问题解决掉,省得那天惨死后带走了上天赋予最宝物的东西。

鼎盖缓缓合上。蔚蓝的天空在他的眼中越来越小,也许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是最后一次看蓝天,眸子之中皆是掠过一抹深深的留恋。

这股对生的留恋,天地动容。

“嘭!”

就在鼎盖将要合上之际,一声闷响。响起。鼎盖横飞而出,数十道黑线从天而降,卷起他们的身形,闪电般的拉出大鼎。

“道友。今日之事,虽说他们有不对的地方。但就此取他们的性命,是否有些过头了。”楚立羽控制着黑线把大头等人拉回身后。平静道。

望着身着红袍的药神谷之人,大头等人松了一口气,有种叫做劫后余生的感觉忽然袭来。

然而这种感觉稍纵即逝,因为在他们的神识探索之下,身前这个红发男子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虽说比自己高上了不少,但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之前大头等人交战之时,楚立羽便在不远处追杀一头飞天神马,因此事情的始末倒是清楚。

他本不是个爱管闲事之人,若是对方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些人,他根本就不会过问些什么。可对方一出手便是要大头等人的性命,他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原因有二。一,自己如今算是药神谷之人,遇到这种事情不管,自己过不了自己这关。二,就当是还给药神谷的恩情。因此便有了上面一幕。

“小小筑基期修为,也想学人家做英雄,我看你是死字都不知道怎样写。还是说药神谷之人都是这种狂妄之徒。”看清楚立羽的修为之后,短发男子不肖道:“死”

死字出口,其单手一抓,白幡浮现,一抖之一,三只飞天白虎的魂魄从白幡中一闪而出。咆哮数声之后,狂奔而来。

“禁”

楚立羽双手闪电般的点在虚空之中,一条条黑线飞射而出,交错间组成张大黑网,迎了上去。

白虎几个跳跃间,便避开黑网,一口向楚立羽咬来,楚立羽身形不动,心神感应间,数道黑线从黑网中闪电般延伸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缠住白虎,生生把其暴冲之势拉下。

白虎脸露狰狞,回头一口向黑线咬去。然而看似细小的黑线却是坚韧无比。在白虎的撕咬之下,不但没断,反而越勒越紧。

趁此时机,黑网倒卷而回,瞬间把三头飞天白虎罩住。密密麻麻的黑线,疯狂地从黑网中呼啸而出,把白虎扎得一动不动。

“你比起前面几个倒是强了不少。”短发男子一愣,没想到对方也懂得这禁制之术,当下喝道:“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真真的禁制之术。”

“散”

旋即白幡一抖,原本被困住的白虎瞬间消散,出现在短发男子之后。脸露凶恶之色向楚立羽望来。

白幡再抖,立刻化为十丈之巨,一股股禁制黑风呼啸而出,瞬间弥漫整个天地。这些禁制每八十八个为一组,足有上千组之多。

一组组禁制在短发男子的控制之下,立刻化为各种飞禽走兽狂涌而来。场面相当壮观。

声声惊天动地的咆哮,震惊四方,其中一条头生独角的百丈巨蟒最为惊人。其所过之处,所有的飞禽走兽立刻退避三舍。

骤然,怪蟒猛地回头,一口向短发男子吞来。速度快如闪电,几乎一回头,寒光闪闪的锋利牙齿便速度落下。

“孽畜,你敢。”

短发男子似乎早就预料到这幕,他脸色不变,手中白幡猛地一挥,一道赤芒飞出,一闪间,射入怪蟒的眉宇之间。

“嗷!”

一声惨叫响彻云霄,怪蟒脸露恐惧,身子迅速后退,几个晃动间,便超越所有凶兽,带头向楚立羽冲来。

望着占据半壁天空的禁制神通。大头等人冷汗直流,纷纷露出绝望之色。

此人对禁制之术的控制已然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白幡挥动间,尚有无数妖魂出现。

望着这恐怖的一幕,楚立羽首次露出骇然,手掌闪电般地落到储物袋上,顿时数以千计的飞剑,飞出而出,一阵盘旋之后猛攻上去。

同时,数块青盾飞出,落在大头等人面前,化为三丈之巨。

楚立羽一咬而,取出阴阳盒,把所剩不多的死物同时放了出去。

众多死物浮现,一股阴气立刻弥漫天地,即使是短发男子也心胆俱裂:“莫非此人,隐藏了收为不成。”

在一道道骇然的目光注视之下,这些攻击猛烈地撞在一起,爆发出阵阵剌眼光芒以及阵阵轰鸣之声。一时间竟无法分出胜负。

说来慢,其实这一切都不过是在几个呼吸之间的时间内完成。

怪蟒凶悍无比,无论是飞剑,还是死物,皆是被它一口吞下。

眼下它吞下数个死物之后,直奔楚立羽而来。

惊风双目之中掠过一抹红芒,不用楚立羽吩咐些什么,在怪蟒杀来间,一飞而起,看似弱小的翅膀猛地一挥,一股巨风,呼啸而出,竟硬是把怪蟒的身形挡下。

怪蟒眼露不肖,这小不点在它看来,连塞牙缝都不够资格,竟敢挑战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当下庞大的身形一转,化去所有阻力,一口向惊风吞去。

就在它以为这个小不点必死无疑时,这蚊子般的生物,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一闪而过,向天际掠去。

这细小生物识相的逃之夭夭也罢,毕竟自己对这细小生物也是实在生不出多大兴趣。可它竟然几番回头地向尊贵的自己咆哮,这让它实在受不了这个鸟气。

当下不顾一切,直向惊风追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天片天地之中。

不久之后,遥远响起了阵阵轰鸣。二股可怕的气息席卷天地。令得大头脸露迷惑:“或许,眼前这个红发男子,还真是有可能挡下这场浩劫。阿米豆腐,给力啊!”

大头等人提到嗓子的心,放下了些许,看向楚立羽的目光之中,隐隐间多出了一抹恐惧与尊敬。

“回来,笨蛋。”

见面这幕,短发男子一脸苦笑,这条变异虎蟒是其师尊给自己的保命主魂,可这虎蟒生性狂暴,以短发男子的修为根本无法完全控制得住。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在我面前唱征服。”

短发男子收回目光,看着楚立羽笑道:“想必道友也是结丹修士,不过可惜你遇到的是我,换作同阶修士,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你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话罢,手中白幡一抖,化为一支长约丈许的长枪,他望了楚立羽一眼之后,缓缓向高空飞去。

望着高空之中,如同战神降世的短发男子,楚立羽脸色平静,神识一动,火云剑浮现而出,其一把抓在右手后,一闪便出现在短发男子对面。

“万枪穿心”

楚立羽刚一出现,短发男子猛地把手中长枪一抛,顿时长枪飞起,一阵虚幻之后,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转眼间天空之中满是长枪,虽然没有万枪,但已然离这个数目不远。

“穿!”

穿字出口,短发男子豁然一指,万枪齐动,像是一道道奔雷,向楚立羽冲来。大有想瞬间把楚立羽剌杀于枪下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