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32章 木门世界

第232章 木门世界

“师兄,我们是为了母亲。”那张吸引万千少男的脸庞,缓缓抬起,露出绝美的脸庞,宛如夜莺的声音响起:“我们的母亲身中奇毒,只有地裂兽的阴寒之晶才能解,否则不出一年,必死无疑。”

母亲,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看到的第一个人;母亲,是十月怀胎的艰辛凝成的泪;母亲,是玉不成器的愁絮集成的鬓;母亲,是临行密缝的情意交织的衣......

对于大头来说,失去了母亲就像似花插在瓶子里,虽然还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

秀儿等人皆是钟母在路边一个个捡回,抚养长大。若没有钟母,就没有她们。是钟母抚养给了她们一个温暖的家,给了她们希望……

钟母虽不是秀儿等人的生母,但在她们心里,胜似生母……

望着那一双双含情脉脉的目光,楚立羽想到了自己的母亲,那个整天唠叨不停,却总是给自己温暖的人,那个寒夜里悄悄起身,为自己盖被子的妇女……

然而,他却眼睁睁地看着至亲之人,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无能为力。没经历过这种痛的人根本无法了解,那是怎样的痛不欲生。他对母亲的记忆永远定格在了那天,那天他所去了所有。那天过他活着只有一个目标,杀人!他要杀尽逆族之人。只要能尽快的达到这个目标,他不惜一切代价。

“好,看在这份人间至高无尚的爱上。我帮你们抓地裂兽,不过,那地裂兽非同小可,我要回去准备一下。三个月后,我们在这里相聚。”

看到那一双双充满希望的眼睛,楚立羽答应了下来。

旋即,商量了些细节之后,众人疾驰而去。

一回到龙泉峰,楚立羽立刻拉起衣袖望着手臂上那三个红色大字“神禁门”。

三字约二寸,平凡之极,像是天生而成。没有丝毫的突兀之感。

犹豫少许,楚立羽取出黑色玉简。在他的注视之下,原本古井无波的三字,立即产生一阵涟漪。旋即绕着一定的轨迹,飞速旋即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红光飞出,没入玉简中消失不见。顿时一道雷鸣声从玉简传出,玉简瞬间升空化为三丈。

玉简之上一个字也没有。然而却有股古老的气息弥漫开来,就在此时,一个大门陡然在玉简中浮现而出,缓缓打开那扇阵旧的木门。。

望着这个木门,楚立羽心中激动。一步步踏入了末知的世界。

随着楚立羽的身影走进大门,木门缓缓缩小。最后消失不见。

晕眩感渐渐消失,展现在楚立羽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碧蓝。这里没有天地,只有碧蓝的小草。

“禁制化形!”

望着这些生长在虚空之中小草……楚立羽脸露骇然,这无穷无尽的小草竟然全是一个个禁制所化。

楚立羽就这样眼露计算之光,静静地站立着,不知过了多久,像是过了一天,也像是过了一年……他的双目悄悄地爬满了血丝,此时若是有人在,便会发出,他竟然连呼吸都不知在何时停止了。

豁然,仿佛死尸般的双脚向前迈出了一步,随着这一步的踏出,原本无路的草地上,立即出现一条宽约丈许的蓝色小路,然而这条小路却只有二丈长。

接着迈出第二步,不同的是这第二步落下的位置却是东南方位三寸之上,蓝色小路也随着他第二步的踏出,变成了四丈。

这时楚立羽的脸上浮现了丝丝的冷汗,这看似平凡的第二步,若是踏错半分,这片空间小草立即会化为各种神通攻来,到时等待他的只有逃命。

禁制之术说明了便是计算出正确的道路,看似正常的一步,其实已经在他的心中经过了不下于百次的计算。

这种计算,算的是空间,时间,方向,变化……

“原来是这样,不愧为上古四大神通之一。”

随着楚立羽的明悟,数百棵禁制小草,升空而起,闪烁间落入楚立羽体中消失不见。

脑中一阵剌痛,楚立羽脸露痛苦,然而,这痛苦瞬间便被兴奋取代,一瞬间,他所掌握的禁制之术既然比他苦炼十几年还要多,他几乎有种想发狂的冲动……

接着他一口气踏出了三步,原本一望无际的天际立即一震,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化为了只有千丈的空间。

与此同时,数以千计的小草升空而起,化为一道道禁缸之光通过“神禁门”三字流进他的身体之中。

此时,楚立羽的双目已然血红一片,丝丝血液从眼角缓缓流出,顺着脸庞流下,脸色也是铁青,此时的他就像厉鬼般,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此时楚立羽想踏出第六步的左脚停在了半空中,脸露犹豫不决之色,他知道自己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踏出五步,已是多得苏凡把数百年对禁制之术的理解在之前尽数传给了他,如今他不过是实践了一下罢了。若是之前没有苏凡拼着修为连跌数阶的情况之下,硬是把自身的禁制之光传给了他一半。没有百年的时光,踏出这五步那是他连想都不能想的事情。

即使是这样,楚立羽却是不知,他所谓的短时间,在外界已是三年。

双目之中狠色一闪,脚掌豁然踏下,整片空间,一阵陡然激烈的颤动,所有的小草立即升空,阴风阵阵刮起,声声凶兽的咆哮,响彻打破了这死般的宁静。

那一棵棵看似无害的小草,立马砰的一声爆开,化为一头头凶兽,张牙舞爪向楚立羽扑来。它们要生吞了这家。原本不过千丈的空间,一下间再次化为无边无际。

楚立羽脸露骇然,后退中火云剑出现手中,四处猛挥,一道道剑芒飞奔而出,手掌便是毫不犹豫地落到储物袋上,把多年来收聚到的飞剑瞬间祭出。

扑在前的百头凶兽立即不是被剑芒破成了二半,就是被飞剑盯死,砰的一声,四分五裂,重新化为小草飘下。

然而,那无边无际的凶兽实在大多,瞬间便把楚立羽掩没,疯狂地攻击起来。

“焚天灵火”

骤然,一股金色火焰横扫而出,恐惧的高温弥漫,凡是靠近火焰百丈的凶兽皆是瞬间化为了一缕蓝烟。在灵火的恐怖高温下,竟连再化草的资格都没有了。

灵火,天地所生之灵,再次展现了它恐怖的手段。

高温席卷,百丈外的凶兽立即呜咽间闪电般逃到数十里外,可依然回头虎视眈眈向火焰中心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