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34章 斗兽

第234章 斗兽

“天啊!这是什么怪物!”

一些女子的脸色忽然掠过一抹红润,在她们的感知中,那抓紧她们的丑陋之手,立即凸起根肉剌,向她们的敏感部位快速剌来……

同时那抓住男修的怪手则立即涌出股古怪吸力,速度把众人的修为吸去……

“救命…救命…救命…”

生死关头,众人本能地大声呼救,然而他们却是发现此时竟然连声音都被禁住了!一股绝望之感猛然袭来…

“在下来迟了!”

就在人们以为死期到了时,一头怪鸟驼着一位红发男子破空而来。?.

“这家伙总算来了!”望着此人,大头松了口气:“迟到好过不到,再来迟些,你就帮我们收尸得了。”

“剪!”

手掌豁然落到储物袋上,火云剑诡异的出现在左手之上,猛然一挥,数十蓝色小草立即飞出,在途中一散而开,化为数十把大剪刀,一闪而去,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中,剪在了那些怪手之上。

“当!当……”

剪刀,剪在怪手之上竟发出金属相撞之声,阵阵火花从接触处上散开,形成一片片光幕,霎是好看。

巨剪,虽没有剪断怪手,却有一股禁力涌入怪手内。令得地裂兽在吃痛之下发出惨叫。可那怪手不但没松开反而越握越紧。大头等人身体多处的骨头立即被生生捏断。一道道夹带着些许内脏的血箭猛喷而出。

那一声声毛骨悚然的惨叫灌入耳中,楚立羽脸色大变,一掌拍在剑身上,嗡鸣之声响起,数十蓝色小草生生被震出,没入远处的剪刀之中。

蓝色小草一没入剪刀,剪刀大震散出阵阵蓝烟立即飞起,一阵旋即之后,体积立即涨成三四丈之巨,再次向怪手剪去。

望着那一把把索命镰刀收割而来。地裂兽目露骇然,立即松开手中之物,掌中寒气翻腾间。覆盖上一层厚冰,迎了上去。

“嘭!嘭……”

两者接触爆发出阵阵惊雷,冰层夹带着些许青色的**跌落,巨剪则被震得倒退而回化为一缕蓝烟向远处随风而去。远离战场的蓝烟并没有就此消散而是一凝,化为一棵棵蓝色小草,方向一变同时朝火云剑飞来。在楚立羽的控制之下没入剑中消失不见。

“无限接近六阶的妖兽。”

禁制小草被破,楚立羽遇到反噬,一口鲜血立即从喉咙飞奔而来。但却被他生生吞下。楚立羽心中震惊,强忍着伤痛,再一掌拍在火云剑上,数十蓝色小草立即再次被震出,没入虚空之中消失不见。

“走!”

神禁之术,楚立羽并没有融会贯通,二次超强度的运用,立马令他遭受到更大程度的反噬。这次他再也无法忍住。一口鲜红猛地喷出。他立即从空中一跌。好在惊风一闪之下把他接住后疾驰而去。

体内灵力被封。大头等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摔成肉饼,大头心里苦笑:“没有被地裂兽捏死,反被摔死了……”

众人想过一千种死活,但是从没想过摔死这种。修真者被摔死,这若是传了出去,必定会成为修真界中的一大笑料。

就在他们认定为必死时。虚空中灵力波动一起,一头头黑蝙蝠一钻而出。接住众人之后,闪电般的向天际掠去。

望着那些迅速消失在天边的影子。地裂兽,没有再追击。刚才在危机时刻,激发了潜能,竟让它触摸到了六阶的边缘。

停在五阶已数百年之久的它,还有什么比进阶便值得高兴的,只要进化为六阶妖兽,下次再遇到这些不明生灵时。它有瞬杀的把握。当下迅速向那座石山奔去。

随着这场战争的结束,山谷再次回复了宁静。只有地上那一滩滩血水孤独地躺在哪里。渐渐浸入泥土之中。点缀着这方土地。

离此地数里,黑蝙蝠纷纷落到地上,在大头等人骇然的目光中,化为一棵棵蓝色小草朝着同一方向飞去。

楚立羽此次受伤极为严重,蓝色小草回体之下,他立即从惊风背上落下。

“惊风为护法!”

脚掌接触地面的刹那,猛地向下一踩,立即掀起一层泥土,制造出一场沙尘暴。

沙尘消散,楚立羽的身影已然消失在了地面之上。

惊风立即落在地面上,把地面复原之后,飞到一处高山上,寻了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然而它那双锐利的目光带着些许的焦急却是始终盯着远处的那片泥土不愿离开分毫。

在这双目光的警惕之中,三个月的时间辗转流逝。

这日,一望无际的蓝天之上,忽然响起破风之声,接着数道遁光快速掠来,落在一块大石之上,化为大头等人的样子。

身为药神谷之人,疗伤的圣丹秒药自然不少。大头等人回去之后在大量的丹药之下不出几日伤势便消失。

“那家伙,当年说要我们等他三个月,结果一等就是三年。”那精灵似的目光扫向四周,并没有任何发现后,秀儿道:“那家伙传音给我们,说他在此地,要我们去看他如何斩杀地裂兽的,不会又是骗我们的吧!”

“上次差点没死在那地裂兽手上,困兽也被师尊收回去了,师兄弟们都被地裂兽吓破了胆,根本不敢再来,这次我们拿什么跟它拼。”一头短发,嘴小、耳小、眼小的男子,有些无奈道:“母亲的病已恶化,三年前从师尊那里求到的续命丹已经失效,如果短时间内没有阴寒之晶恐惧……”

大头目光露出悲惨,没有心情说话,那日回去之后,不但被师尊狠狠地教训了顿,还被众多师兄弟们找上门索要赔偿。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一番口舌大战下来,大头寡不敌众,肉痛之下只好拿出了多年辛辛苦苦炼制的丹药。若是此事至此就罢,可这家伙还恶作剧地在众多丹药之中,夹带着经他新研究的“遗臭万年丹”。结果众人误吃之下当场就熏晕了几人。众人一气之下,抓住大头之后,硬是把数十“遗臭万年丹”塞进他了的嘴巴之中,至此他只要一张嘴,那铺天盖地的臭气便会弥漫出来。熏得生人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