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37章 鬼刀

第237章 鬼刀

楚立羽脸色平静,似乎丝毫不为绿龟的死放在心上。火云剑豁然一指,背后的禁制立即飞出,化成一张黑网迎了上去。

黑网迎风便涨为千丈,把飞来的冰块与地裂兽全罩在了里面。地裂兽目露疯狂之色。双手抓住大网猛然一撕。

“困”

就在此时,楚立羽陡然一声大喝,无数黑线立即从网中飞出,把那双粗大的怪手捆住。

他很想知道融入了“神禁术”的禁网到底有多强。当下火云剑一挥,密密麻麻的蓝色小草飞出,化作一组组禁制没入黑网中消失不见。

原本黑色的大网,立即泛起蓝芒,一根根蓝色尖剌狰狞地生长出来,那些冰块在尖剌的插入之下,立即在咔咔声中碎裂成无数块。

地裂兽见此目光一寒,旋即身体的怪毛,不可思议地一阵扭动,竟组成了一件铠甲。

蓝色的长剌,剌在其上竟无法穿透分毫的样子。

“嘭…”

蓝网在地裂兽疯狂的挣扎中,隐隐有了崩溃的前兆。

楚立羽脸露喜色,加入了神禁术的黑网,威力明显强大了不少。由于初次使用此术。楚立羽也只能控制在八息内。

八息时间转眼即过,当第八息时间来临时,那狰狞的尖剌与蓝芒同时消失,此时的黑网再也困不住疯狂挣扎的地裂兽,首先崩裂是那缠绕怪手的黑线,其次是整张大网。

“吼!”

黑网崩溃,地裂兽愤怒地冲来。然而,就在此时,地面那个深不见低的大坑,陡然传出一声怪叫,旋即绿龟闪电般的激射而出,一把抓住地裂兽的怪脚,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叫后。猛地把地裂兽从天空扔了下去。

地裂兽接触地面的刹那,立即把地面砸出一个深不见低的深坑。

与此同时。绿龟身形一晃,冲进了那深坑之中。

“嘭,嘭…”

刹那间。大坑传出激烈的打斗之声,地面的泥土,更是在激烈的打斗中生生掀起。

转眼地面就被沙尖弥漫,那一声声惨叫从沙尖中传出。吓得大头等人面色大变。众人不经意的向楚立羽靠近了些许。

随着时间的推移,打斗之声渐渐停了下来。

在那一双双期待与担心的目光注视之下,烟尘慢慢散去,露出了那个比原来足大上十倍有余的大坑。

只见二兽皆是血肉模糊地躺在坑底之中,附近区域到处染满二兽之血。

“吼”

就在楚立羽等人分不出胜败之时。绿龟陡然一跳而出,对着地兽裂咆哮了几声,见对方没动静后,抬首望了望楚立羽,旋即托着一身疲惫向楚立羽奔来,一闪钻入了火云剑之中。

此战绿龟虽胜了,但显然也是伤得不轻。

望着那没有丝毫生机的地裂兽,大头第一个冲了下去。途中手掌一翻。一把大刀幻化而出,那抓住刀柄的手,猛地一挥而下。

“当!”

大刀砍在那狰狞的头颅之上,不但没有砍开,反而震得大头倒飞出头。

“奶奶的,我乃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神勇威武、天下无敌的钟大神。我就不信砍不开。”

大头不甘心,自我感觉良好地安慰了句。把大刀一扔,从储物袋取出一把三丈巨斧。使用吃奶之力高高地举起,旋即一声大喝,猛地劈下。

“当!”

巨斧劈在那狰狞的头颅上,竟同样没能劈开,由于用力过猛,大头被斧柄上的反弹大力猛地震飞出去。在地上搽出一条长长的痕迹,直撞到坑壁方才能停下,其背后接触的泥土,更是嘭地一声,裂开一条条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缝。

大头有些傻眼了,他来不极,察看与地面摩擦得冒烟的屁股,身子方一停稳,立即奔向地裂兽,看着那没有丝毫伤痕的狰狞头颅,又看了看缺了一个大口的巨斧。旋即目瞪口呆地坐在了地上。

“大头,你他奶奶的说起来天下无敌,做起来无能为力,你在干什么?”望着尚没有取到阴寒之晶的大头,秀儿等人终于忍不住飞身而下,一靠近大头,一位眼睛特别小的男子立即骂道。

大头没有说话,像似默认了对方之言。

一向嘴皮子功夫不如大头的细眼,见得对方一时被自己骂得哑口无言,他像是翻身当家做了主人般。接着讽刺了一翻大头后。立即取出一把漆黑大刀。

此刀一出,立即散出阴森的气息,旋即二只鬼头幻化而出,冰冷的目光扫了扫,在细眼的控制之下,二只鬼头不情愿地喷出道鬼雾,大刀一吸收鬼雾立即变得通红起来,此时的鬼头也是一闪没入了刀中。

此时的鬼刀立即有股锋利的气息弥漫而出,秀儿等人似乎早已知晓此刀的厉害之处,此刀一出现,就立即后退了数步。

“这不是一般的刀!”

初见此刀,楚立羽也是吓了一跳。在他的注视之下,细眼猛地一刀砍在了那狰狞的头颅之上。

“咔吧”

鬼刀落下,那坚固的头颅立即射出道白色**,鬼刀深深地砍入了头颅中。然而让细眼想不到的是。那被头颅夹住的鬼刀,他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竟然还是不能拔出。这下他有些急了,甩了甩因用力过度酥麻的手臂,再次拔了起来,可依然没果。

“呵呵,我看你还吹牛,这回羞大了吧!你个孙子,跟你爷爷耀武扬威。我看你怎么拔出来。不过若是你把上回,盗你家族的那断命针给我,我就帮你拔出来。你是知道的,若此刀现身太久,你族中之人一但感应到此刀被盗,那你就等着挨抽吧!我想那魂鞭的滋味不错吧!”此时的大头忽然精神了起来。

“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最大的失败。拿去!”

大头的话一落下,立即吓得细眼脸色大变,旋即立即从储物袋取出一个黑色盒子,眼露不舍得之色,扔给了大头。

“放心吧!收人钱财,,这一直是我的宗旨,我保证此事你族之人不会知晓。”接过盒子,大头立即打开,盒子一开,立即有股血腥之味弥漫而出,同时一针雕刻着鬼头的黑针忽然飞起。隐约有破空而去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