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38章 尸气

第238章 尸气

望着那即将要失去控制的黑针,大头脸色大变,紧急一点黑盒。盒子一震立即伸出一个四指的鬼手。

鬼手生满漆黑长毛,伸出间无限延伸一把将黑针抓住,缩回黑盒之中消失不见。

“果然是夺命针”

大手一缩回,大头立即合上盒子。这时他才方大松了开气。

“你这笨蛋,这会死人的,你不知道么?”

“你个蠢货,寻死自己找棵树上吊去!”

……

黑针飞出的刹那,细眼等人浑身冒出冷汗,甚至连呼吸都停了下来,待到黑针被收回,众人那颗提到嗓子的心,才得已放下,擦去额头之上的冷汗,众人立即对着大头指手画脚起来。

“对不起让你们受精了。”

吐了吐石头,大头丝毫不把这事放在心上,随即来到大刀前,挽起衣袖,双手抓住刀柄,脸上与手背上青筋鼓起,其大喝一声,一股大力涌出,鬼刀却是丝毫不动。

这下大头急了,又是一连拔了数次,可依然没果,于是望着细眼等人眨了眨眼。

“死大头就知道你没用,除了会吹牛你还会些什么…”

“我的夺命针不是那么好拿的…”

细眼等人会意的走了过来,大头也是在一阵肉痛中,依依不舍地把盒子还给了细眼。

大头等人没有再废话,于是在大头的指挥下齐齐发力,由于用力过大,众人的脸色立即抽曲起来,然而,鬼刀像是和众人作对了起来般,任凭众人如何使劲,却是丝毫松动的迹象都没有。

“师兄!”

大头等人陡然向楚立羽望来,目光满是乞求之色,楚立羽没有说话,把手伸出来。见得这个忽然变得贪婪的家伙,细眼心里嘀咕,把手中的盒子扔给了过去。在他看来就算多楚立羽一人,想要把鬼刀拔出也是件大可能的事。到时再向他要回夺命针便是。

楚立羽向前一迈,横跨无数距离出现在大头等人眼前,挥手间让众人退下。

没有理会那些认为自己。自大的表情,楚立羽单手抓住刀柄,在众人骇然的目光之中,轻易地把鬼刀拔了出来。

手中动作末停,楚立羽那抓住鬼刀的手一阵挥舞间。鬼刀立即在一阵嗡鸣中化为一道道赤光,在地裂兽身上猛然交错而过。

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赤光交错间,地裂兽立即崩溃。

地裂兽崩溃的刹那,那握着鬼刀的手一抛,立即拔地而起,落在怪鸟背上,破空而去。

“结丹修士么?”

那一双双敬畏的目光。静静地凝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直至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瞳孔之中还是一片骇然。

紫金大陆夏秀的气温高达四五十度以上,那种让人无法躲避的酷热,使人头痛,不论你是走在烈日炎炎下的大路,或是已进入树木、房屋的阴影;不论是在早晨还是在傍晚。那暑日的热总是伴随着你,缠绕着你…

知了不知疲惫的叫着。给人带来一种夏日的烦躁,没有一丝风。大地活像一个蒸笼。

天气是那样炎热,仿佛一点星火就会引起爆炸似的。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即使是夜晚,依然闷热得使人觉得连喘气都困难,满天繁星,片云无有,树稍动也不动,夜幕所笼罩的大地,就像是一片真空,死寂得就像全冻结了似的。

往日,凡龙部落像这种的夜晚,入夜几乎是十室九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几乎全都不约而同的聚集在大树下,天南地北的闲扯着,沉闷的夏夜,往往是民树最快乐的时候,夜夜总得二更以后,人们才会散去。

今夜的闷热一如既往,但是,那些阴凉的树阴下,竟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就连那些吵闹不休的孩童,也全消声匿迹得无影无踪了。

与这一切相比,西边的一处大院却是灯火通明,人群密布,在这大院之中排放着五口红色棺材,五人死像极其恐怖,一身血肉像是被生生吸出而亡,只留下一具干枯得可怕的躯体。

“族长,天南河的血兽已害了我族十几条人命,若是再想不出把此兽除去的方法,这如何是好?”

“族长,自从你请来的那个刘大仙被血兽一口吞下后,方圆百里的大能之人都吓怕了,说什么也不肯来,难道这世上再也无人能除去此兽了么?”

……

一些人望过棺中那五具尸首后,围在一位灰黄脸的大汉前七嘴八舌地谈论着。

族长眉头紧皱道:“看来只有请真真的神仙来,方能除去血兽,再没有除去此兽前,任何族人不得再下水,违者族法处理。”

“真正的神仙?”

没再去理会那些族人,族长知道就是跟族人多说,他们也是不会懂的,接着道:“今晚秦三与傻根留下守夜,剩下的人都散了吧!”

族长指了指一老一少,带着伤心离开了大院,随着其离开,其他族人也是带着忧伤渐渐散去。

转眼间此地只留下二人与五口红棺,夜忽然间死寂了起来。

老者头发已苍白,面庞滚圆肥大,一脸苍斑皱纹,重重叠叠,像只晒得干硬的柚子壳。

他对面的是个高个子,脑袋显得很小,都快缩到肩胛里去了,脑袋上盖着一层马鬃般的头发,灰白的脸上有两只塌陷的眼睛,目光呆滞,无精打采。透着一脸傻气,此时,正在解衣扣。

老者掏出烟袋,装了一烟锅子烟,幌着火褶子,正要点烟,一眼瞧见对面的傻小子在解扣子,急忙拔出嘴里的烟袋喝道:“傻根,你在干什么?”

傻小子头也没有抬,道:“受不了这鬼天气,这天热得人……心慌,再不解开扣子,准得活…活热死得…像他们一样。”

话罢,便是指了指那五口红棺。

老者一瞪眼。道:“傻根,你忘了族长的交待了吗?你这样在死人面前脱衣衫,是对死者大大的不敬。他们生前都是族中的英雄。这万一族中之人要是来了看到,告知族长,你就不怕族长扒了你的皮么。”

傻小子抬起头来,两眼盯着进院子的大路。傻傻笑道:“要是远远看见族中之人来了,俺……俺再穿上嘛。”

老者点上烟,自己也解开上衣,笑道:“傻根,你他娘的不傻吗?我先睡了。你的眼睛可得放亮点,不许睡,明天早上再轮到你,无论是谁,只要是你看到有人来了,就得极时叫醒我,知道吗?”

见得老者夸自己聪明,傻根很是开心。双目立即牢牢锁住院外的大路。一脸认真道:“放心,除非是…鬼,不然,就别想逃得过俺这双眼,你放心睡吧!”

把附近的长凳拿来整齐有序地摆放在一起,老者躺在上面。脸色微微一变喝道:“傻根,嘴巴放干净点。”

抬起衣袖擦擦嘴。傻小子摸了摸头道:“俺的嘴不脏啊?”

老者一气坐起来道:“谁说你嘴不干净了,我是说你的话。说得最好干净点,多话人话。”

傻小子依然没听出老者话中含意,接着那冰冷的目光,却是有些害怕,怔怔的道:“俺……俺说的不是人话,难……难道是鬼话…不成?”

在死人面前,老者最怕听到鬼字,闻言老脸立即一变,怒骂道:“你他娘的都浑到家了,立即闭上你的乌鸦嘴!”

傻根呆呆地望着老者老半天,直到此时,他仍然想不明白为什么挨骂,正想开口解释二句,突然……

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在院子中响起:“实质上,两位都该闭嘴了,你们的话实在是多了些。”

两个闻声几乎同时跳了起来,傻根用力摇了摇那颗小小的脑袋瓜子,猛然间看到一个黑影从院子外飘了近来。,两只眼几乎都直了,他对面的秦三,一根旱烟管已掉在了地上,三万六千根汗毛,根根直竖起来。

用手揉揉眼睛,由上到下,呆呆的望着那飘在半空的黑影,二人不知想到了些什么。

傻根呆看了半天,陡然开口道:“喂,小哥,你是打那里来的?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休息。”

黑衣人淡淡一笑,露出一排光洁整齐的牙齿,指了指身后的大路,意示从路上而来。

一老一少没有明白黑衣人的意思,本能的顺着手指向的方向看去,却是看到那手指的方向,正是前些日子所埋的那几个被血兽吸血之人处。

老者心中一震立即把目光收回,突然惊叫道:“傻…傻…根,人…人呢?”

猛然把神经收回,傻小子愣头愣脑道:“什么人?啊,那…小哥呢?”

“找我么?”

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二人立即转首望看,只见得红棺中那五个血肉迷糊的尸首,竟然缓缓地升了起来。

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老者张大了嘴巴,僵立了半天,才木然的道:“鬼……是…鬼…啊…”话落拔腿没命的向院外奔去。

傻根一时还没明白过来,自语道:“鬼?什么?鬼…我…我的………天…啊…”一想通,他跑得比老者更快。

一老一少去后不久,黑衣人从天上飞下,他望着那两人奔驰的背影,轻笑了笑。那遮住脸孔的黑衣陡然滑落,露出了一头红发。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浓密的眉,高挺的鼻,这面孔既然是楚立羽。

“收!”

楚立羽收回目光,手掌向前一抓,一杆黑旗,诡异的从手中显出,挥动间,一个庞大的鬼脸在旗中浮现而出,张口大嘴,猛然地一吸,五具升起的尸首立即涌出大量的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