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意

第240章 拔心

第240章 拔心

呼吸着透着乡土的气息,听着令人温暖的言语,看着人们脸上持着的微笑,渐渐地楚立羽找到了一些家乡的影子,像这样的感觉对于楚立羽来说是不可多得的。

很快楚立羽在大头的带领下,便来到几间泥巴垒成的房子前。

这几间低矮的房子,被几棵小树环围着。构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小院。当看到这小院时,楚立羽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一股怀旧的感觉。

阳光射在房子的几处墙壁上,闪闪地耀眼,仿佛是流动的水珠。为这普通的房子增添了一道美丽的色彩。

望着这小院,大头等人渐渐地想起一幕幕往事,想着想着眼中之中便是浮现幸福的雾气。

随着进入院子,楚立羽便是清晰的听到一声声呻吟从屋子传出。听见这呻吟之声大头等人再也忍不住,雾气立即翻滚化成水珠成串掉下。可他们却是忍住没有发出丝毫声音。

“此事我有责任。”楚立羽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师兄不要自责,你为了帮我们,冒着得罪一位强者的风险,此事是我们让你为难了,不过之前我说过的话…会算数的。”楚立羽的身后,传来了秀儿的声音,秀儿一步步走来,神色低沉。向着楚立羽一拜。

楚立羽没有去看秀儿,走向了身前的屋舍,一把推开了门,此屋舍的门被推开的一瞬,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这寒气散开足有十多丈的范围,其所过之处,地面有了一屋薄冰。

房门的打开,使得其内的一切清晰的显露在了楚立羽的眼前。这房间不大,但此刻房间内却是被寒气弥漫,四周有冰层,房间的木**,躺着一个中年妇女。

这中年妇女嘴巴不断地张合着似是在说些什么,面色紫黑,全身有大量的寒霜覆盖着,如同冰人。

楚立羽沉默片刻。走入这屋舍内,他走入的一瞬间,立刻从其身体内有一金色的火焰游走全身,顺着双脚传入地面。游走在那四周的冰层上,咔咔之声回荡,那些冰层立刻有了碎裂的痕迹。

尤其是楚立羽脚下,随着其走过,其身后的冰层完全碎裂。露出了地面。

当楚立羽站在中年妇女身前时,其身体上火光窄现,看起来楚立羽如同被火蛇缭绕。很是诡异。

望着昏迷濒死的中年妇女,楚立羽右手蓦然抬起。一道火焰立即从其右手心浮现而出。

大头张开口,似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无法说出,他身子颤抖着。望着躺**的母亲,神色里挣扎似到了极致。

“母亲这些年让你受苦了……”秀儿看着中年妇女,轻声开口,说了句,便是急忙转身抽泣着走出屋子。看到母亲痛苦,自己却无能为力。她的心在滴血,她情愿躺在上面的那一个是自己。

她速度很快,生怕再看一恨,心神崩溃。

“大头,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治好你母亲,你还希望我动手吗?若是动手失败,她会立即香消玉殒的。”楚立羽平静的开口。

“人,早晚都会有一死……她是我的母亲…我实在不忍再看到她痛苦的活着……”说完这句话,大头整个人便是软了下来。他想起了母亲牵着自己走第一步的情景,想起了母亲追着自己喂饭,想起生病时母亲背着自己到处求医…

楚立羽沉默,他望着身前的妇女,看着其紫黑的面孔,似能体会到对方的痛苦,或许,这痛的不只是其身体,痛的,还有那颗想死,却一次次被子女拉回的心。

楚立羽看到此刻大头的眼角,不断地有泪流下,可惜还没等滴落,便变成了一行冰晶。

细眼等人身子颤抖的厉害,与秀儿一样踉跄的走出屋舍,他们此刻的容颜似一下子沧桑了。

“开始吧!”

大头颤抖的跪起在床边右手抬起不顾寒冰,摸了摸母亲的脸。从储物袋把阴寒之晶取出,递给楚立羽,退到了一旁。

接过阴寒之晶楚立羽一惊,目光移到其上,只见阴寒之晶足有拳头般大小,圆圆的,通体雪白,看起来很漂亮的样子。

然而,让楚立羽一惊的并不是它的外貌,而是它竟能产生一种极强的吸力。

“你,有一群好子女。“楚立羽右手蓦然落了中年妇女的眉心,其手掌落下的刹那,那道火焰顺着眉心进入其身体,在七经八脉中缓缓流转起来。

中年妇女的身体剧烈地颤抖,其身休骤然散出高温,冰屋立即在咔咔声中,寸寸碎裂。

但就其全身冰层碎裂的同时,从妇女的身体内,再次有寒气散出,隐隐似要重形成冰屋的样子。

楚立羽双目一闪,毫不犹豫地把体内灵气传到阴寒之晶上。几乎就是这寒气再起的刹那,他手掌张开,阴寒之晶升起,飘在妇女头上。

阴寒之晶飞出的瞬间,便是有一股强大的吸撤之力呼啸而出,使得这屋舍内的寒气,立刻大量的云涌而来,似这阴寒之晶就如同一个吸收万物的虚洞。刹那间便是把屋子的寒冷吸收一空。

同一时间,妇女身上的寒流立即全部被吸撤一空,妇女脸上的紫黑如活了一般,化作皮肤上的雾气,云涌翻滚起来,似要沉入进其体内,但楚立羽右手一拍在妇女身上,立即把紫黑之气逼出。

紫黑之气逼出的刹那立刻被吸撤,直奔阴寒之晶而来。

大量的紫黑气息不断地被吸收,渐渐地阴寒之晶外起了一层寒霜,可其吸收的速度却是丝毫没有缓慢,反而更快。

片刻后,一声若隐若现的闷响从妇女体中传出,却见其脸上,所有的紫黑气息都被吸走后,浮现出了一颗黑色之心。

这黑色之心似被埋藏在妇女体内很久,此刻终于被逼出,妇女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

此时到了关键时刻,若失败妇女必死无疑。

就在这颗黑色之心浮现的刹那,离此不知多远的一座山腹中,立即传出一声嘶吼。

“夫君,你怎么了?”

数颗月光石骤然出现,淡淡的光芒弥漫,立即把洞府的情景现露。庞大的洞府中,二道盘腿而坐的人影,窄然睁开双目。

其中长相清秀的男子身前,有着一滩黑血,其脸上青筋颤动,一脸愤怒:“破我种心者,不管是谁,你死定了。”

对面的妖艳女子同样脸色阴沉,立即把身上的衣袍脱下往虚实一抛。

薄如蝉翼的白袍,立即一阵扭曲,现出一位一头红发的男子。

此时此刻楚立羽望着那时隐时现的黑色之心,脸色平静,体内的梵天灵火立即从眉宇间飞出,钻入对方眉宇。

焚天灵火出现的刹那,屋子中尚有的一些寒气立即消散,那颗黑色之心,在焚天灵火钻入的刹那也是立即破碎,此时阴寒之晶趁机一吸立即把这颗破碎之心吸入进去。

当这阴寒之晶吸收了黑色之心后,其颜色顿时改变,成为了黑色!

阵阵寒气从内散出,缓慢的旋转了几圈后,慢慢的飘向楚立羽,落了楚立羽的右手心上。

与此同时焚天灵火从妇女眉宇中飞出,落入楚立羽身体之中不见了踪影。

碰触这阴寒之晶的一瞬间,一股寒气涌入楚立羽体内,但立即就被其体内的焚天灵火化去:“异变的阴寒之心?”

一颗黑色之心出现在阴寒之晶上,刹那后其颜色却是渐渐改变,终再次成为了紫色,其内略有透明,可以看到深处,有一股生机,被封在了里面。

“黑色之心已拔除。只要休息数月便能完全的恢复,你我,缘尽于此。”楚立羽平静开口,收起阴赛之晶,看了看面容不再紫黑,挣扎着要睁开眼的妇女,转身向外走去。

“多…谢……”妇女睁开虚弱的双眼,看到的是一个飘逸的背影,只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背影,依稀间,看出了其内似蕴含了萧瑟,蕴含了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