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11章 魔道修士

第十一章 魔道修士

“终于没事了!”易秋从石堆里面窜了出来,有些庆幸的说道。(WwwSuimengcOM)

他这一次简直就是引起了小范围的僵尸暴动,连带着不少的阴魂也被惊动了。吓的他的那个心一直就没有落下来,七拐八拐的终于发现了一个利于隐藏的地方。那一刻他毫不犹豫的从包裹里面掏出屏息符箓和去味符用掉,然后静静的趴在地上面不敢动弹一下。

成群的结队的阴魂和铜尸从他身边经过吓得他身上的毛发都快要立了起来,不过到最后这些迟钝的家伙还是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易秋。等到它们离开之后,易秋足足在地上呆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窜了出来。

终于他还是逃过了这一劫!

危机解除之后易秋一下子坐到地上,嘴里面喘着大气刚才的经历到是有些吓到他了。轻轻的将右手抬了起来易秋的脸上露出了一点苦笑,就在刚才奔袭的时候猝不及防之下他还是被一只阴魂的利爪给伤到了。

他的右手上出现了一条很深的口子,伤口慢慢的溢出鲜血但是看起来颜色有些不自然。伤口的周围已经有些变黑了,看来阴魂的阴气已经深入进了皮肉。

易秋在左手中凝聚出了一把灵气小刀轻轻的将伤口割开,同时体内灵气一下子涌到了伤口处。只听见“哗啦”的声音伤口一下子喷出了一大股乌黑的血液。

“呲!”乌黑的血液洒在地上发出了一种近似于融化的声音,这血液竟然还带着不小的腐蚀性。放光了体内的污血易秋脸色有些苍白,只见他从衣服里面摸出了一张药贴轻轻的贴在伤口上面。

看着伤口已经没有大碍,易秋谨慎的望了望周围竟然盘腿坐下开始打坐起来。

现在他体内的灵气已经不多,他需要立刻恢复!

……

鬼坟丘

“鹤师兄!这鬼坟丘不愧是木州出名的鬼地,我们这一行还真的是收获丰富没白费我们的功夫。()”一位脖子上带着骷髅项链的家伙面带桀骜的说道,他旁边的一位白衣男子听到他的话立马大笑着说道

“那当然你也不看是谁带你来的,不过想不到这种地方竟然也有鬼将级别的阴魂存在。要不是我们两个跑的快要不然就真栽在这里了!”一听白衣男子这话带着骷髅项链的家伙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鬼将级别的阴魂那是能够媲美筑基修士的鬼物,这两人能够从这等鬼物手中逃得性命修为肯定是差不到哪去的。

“鹤师兄!我的骷髅项链上次被血魂山那些家伙伤到根本后到现在也没有回复,这里有如此多的阴魂那肯定能够将我的骷髅项链修复过来。等到了那个时候我再慢慢去找那些家伙算账!”骷髅项链男子越说后面语气越是冷厉,眼中的凶光若隐若现看起来真的吓人。

一听他提到了血魂山三个字鹤师兄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点点残忍的笑容,只见他不屑的笑道

“那些杂碎全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要不是上面有个浩云舟给他们撑着早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到是带着骷髅项链的桀骜男子一听到浩云舟这三个字脸上竟然冒出一点点惧意,要知道当初他就是载在了这个人的身上。

“谁叫他浩云舟拥有三阶四品的双系灵根,要不然他爬得上今天的位置?”桀骜男子有些嫉妒的说道,不过他心里却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浩云舟确实太厉害了一点!

“算了别多想了!不管怎么样我们前面还有个破星应付着,再不济还可以联合三煞门年青一代的龙头。我不相信两大魔门最顶尖的弟子还压不下一个小小的浩云舟!”一听鹤师兄的话骷髅男子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能他们也知道未来到底还是个未知数,三阶优灵根简直是太过恐怖了!

……

“嘶!嘶!嘶!”

“吼!”

正在修炼的易秋突然听见了阴魂和铜尸巨大的吼叫声,他一下子就被惊醒猛的睁开了眼睛。

难道那些家伙发现他了?

易秋小心的朝着声音传来方向望去,看见的东西却把他吓了跳。只见一黑一白两个男子悠然的站在一面符文白幡上面说笑着,他们的前方竟然有几个巨大的骷髅头大把大把的在吞噬来犯的阴魂。甚至易秋还能清楚的感觉到骷髅头吞噬了阴魂之后,它散发出来的那种威压就会变的更加强一些。

魔道修士?练气后期强者?下品法器?

易秋轻轻的吞了一下口水,他的脸色已经变的有些难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深怕发出一点点动静出来,这些家伙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要是被他们发现了估计易秋的小命也就没了。

光看这个阵势这两人至少也是练气八重天的强者,那几个巨大的骷髅头一看也知道至少也是个巅峰的下品法器。甚至还有可能是更加强大的中品法器,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木州什么时候冒出了这么厉害的魔道修士了?

易秋的脑门慢慢的冒出一些冷汗,残忍的屠杀还在继续。数不清楚数量的阴魂被骷髅头一一的吞噬掉了,它的威压已经到了一种很恐怖的地步。就是隔了这么远的距离,易秋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那恐怖的力量。

这就是法器的力量!?

简直是太强大了!

……

“鹤师兄!现在差不多了!我的骷髅项链现在吞噬了足够多的阴魂,用来修复骷髅项链已经完全足够了。”一听这话鹤师兄轻轻的笑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可以走了,待在这里我们还是有些危险的。不过老祖宗应该已经动身了吧,真是期待!”听到这话桀骜男子眼中露出一种极度兴奋的色彩只见他快速的朝着前方的骷髅头注入一些灵气,一下子几个骷髅头瞬间合二为一变成了一窜项链飞了回来。

“桀!桀!桀!桀!”桀骜男子发出一阵阵狞笑的声音,和那位白衣修士易秋消失在了天际。

天空之中只留下那个人张狂的笑声在天空中回响!

易秋望着离去的两人,他长舒了一口气。刚才的事情把他吓了一大跳,要是被这两人发现估计他的小命就不保了。他默默的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转过身来朝着丹霞谷的方向赶去。

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得立刻赶回去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