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34章 炼丹

第三十四章 炼丹

“哎,又失败了。(WWwsuiMENgcoM)”易秋看着炉子里面的残渣,摇着头苦笑道。

作为一名丹霞谷弟子,炼丹多少还是需要会一点。鉴于现在连丹道入门都还谈不上,易秋自然想要恶补一下。所以这次易秋出关之后,也埋头开始学习炼丹。

炼丹对火焰的要求很高,练气境界的弟子自然没有能力独自炼丹。

所以练气境界的弟子需要炼丹的话,那还必须借助其他的力量才行。因此丹霞谷专门为门下弟子引出了一条地火支脉,建造出了一片地火丹室出来。

如此炼丹境界的弟子借助地火之力,倒还是可以自行炼制一些丹药。

地火丹室根据其地火纯度,分为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以易秋现在情况,租下一个黄级丹室完全足够了。所以他在租下了一个黄级丹室后,就一股脑的栽了进去昼夜不分的练习。

作为一个新手,他自然不会尝试什么高难度的丹药。他的目的很简单炼制一些洗髓丹,能够成功的话那他就满足了。

因为第一次开炉,他原材料倒是带的很充足。紫林草、五花果之类的药材堆了一地。

但是炼制了十多炉子丹药之后,他却突然现在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或者说他的炼丹天赋,好像太差了。

众所周知

炼丹的结果无非几种情况,常见的也就三种。成功、失败变成废丹、失败变成残渣,至于炸炉什么的一般不会出现。这洗髓丹炼制起来虽然有些麻烦,但是熟悉几次之后练成一炉成丹。这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令人烦躁的是。易秋这是十几炉子洗髓丹,无一例外的全部成了残渣。

就连一枚废丹都没有看见!

当易秋又成功的炼制出一炉子废渣之后,他的脸色变得和火炉底子有的一拼。(WwWSuIMENGcoM)

这技术得有多差?

现在就连易秋自己,也对自己的炼丹天赋彻底失望了。易秋看着地上剩余的材料,有的无奈的小声念道

“反正没多少灵材了,就看看到底练得出成丹来不。”念道后面,易秋的背后忽然飘起一个红色葫芦。葫芦口一阵红光,一股炙热的灵炎冲出。引燃了面前的五角青铜丹炉。

一时间房间内火光大作,丹炉的五个角上。那个类似于妖兽大嘴的地方,快速的吐出一股股炙热的火狼。

见此情景,易秋小心翼翼的卷起一颗五花果丢进了炉口。他倒是完全按照炼丹竹简上的指导做的。

五花果飞快的没入炉中,很快空气中弥漫着香味四溢的灵气。看样子五花果已经融化了,易秋立马卷起一株紫参丢进炉中。

一时间两种灵材的精华,快速的融合在了一起。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发生了。

青铜火炉猛的发出了一阵闷响声,一听这个声音易秋的脸色变了变大叫道

“坏了!火气太猛了?”说时迟那时快易秋飞速的收回了火葫芦,然后将自己的灵气注入了炉中。以此来控制炉中混乱的能量,这个方法到似乎起了一些作用。青铜五角火炉渐渐恢复了正常,趁这个机会易秋摸了摸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念道

“这家伙,简直太吓人了,差点又出事了。”随即易秋露出一丝苦笑,真别说这炼丹也忒累了一点。

接下来那情况也叫一个惊险,以易秋蹩脚的炼丹之术。时不时的就要冒出一些状况来,终于还是一个不小心又失败了。

不过这一次相比之前倒是稍微有了一些进步,看着炉中的几枚灰黑色的废丹。易秋的脸上露出一种极为无奈的神色。

忙活的了半天,就炼了些废渣出来。其中稍微有点用的,还是几枚废丹。

这谁也心情也好不到哪去。

“看来我还真不适合炼丹这个活。”沉默了半天,易秋无奈的冒出这样一句话出来。

如今他已经想通了,反正有了提纯废丹这个能力。会不会炼丹其实也没有多大差别,学会了最多就是锦上添花。学不会那也没什么好叹气,太贪婪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到了现在他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心情,将地火丹室里面的物品草草的收拾了一下。收回了那些材料,易秋就朝外面走去。

“黄级地火丹室,你一共使用了六天。按照一天一枚下品灵石计算,从抵押灵石中扣除。找你十四枚下品灵石。”管理的修士,收回了易秋的令牌。看了看抬起头,递给了易秋一个小袋子。

原来租借地火丹室的时候,易秋已经付了二十枚下品灵石的抵押。现在租金只需要从哪里面扣除便是,接过那个小袋子易秋笑了笑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还没走出几步,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

“这不是易师弟吗?来炼丹的?”听到这个声音,易秋转过头来一看。恍然大悟的开口道

“许师兄?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你也是跑来炼丹的?”来人是一个名叫许林的内谷弟子,时常跑到易秋那里购置一些丹药。因此易秋对他还算比较熟悉,加之两人修为相当。易秋说起话来到也随便了一些。

“是的,近来入手了一批灵材,跑到这里来练练手。炼丹这活闲上一段时间,功夫多半就要下降很多。我可不敢拿吃饭的手艺开玩笑,怎么样师弟炼丹的结果怎么样?”许林不提还好,一提易秋脸上立马露出一丝苦笑。有些无奈的说道

“没那个天赋,简直气死人。我们还是别提了!”一听这话,许林愣了愣。随即笑着说道

“没事!没事。那我们就不说这个了。”话毕之后,许林在心中默默的念道

这炼丹都不会,就能拿出这么多丹药。看来背后的能量不小啊。

倒是易秋无所谓的笑了笑,这种事情却是没什么好说的。

“对了,易师弟最近有没有时间?”听到这话,易秋有些疑惑的开口道

“许师兄,怎么会这么问?”倒是许林笑了笑,朝着易秋正色道

“当然是有好事要找师弟了,有没有兴趣陪我走一趟?前些日子我在寒林涧发现了一株虎炎花,遇到了一些麻烦。这不,现在回来搬救兵了!”听到这话,易秋眼珠子缩了缩。

“虎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