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65章 吕姓长老

第六十五章 吕姓长老

易秋轻轻的推开房门,立马感觉到一股龙诞香的味道袭来。耳边就响起了一个洪亮的声音。

“什么人?”听到这个洪亮的声音,易秋顺着声音来源望了过去。

只见他正前方的一张**,一位国字脸灰衣修士正疑惑的望着自己。透过暗淡的灯光,易秋能清晰的望见他脸上的苍白。看见易秋对自己的询问无动于衷,国字脸修士又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语。

“什么人?”这一次易秋倒是缓过神来,朝着国字脸修士轻声道。

“我是你女儿叫来帮你治疗伤势的。”听到这里国字脸修士微微一愣,随即爆发出了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看着易秋略带不屑的说道。

“治疗我的伤势?就你一个练气后期的修士?”感受到这股慑人的恐怖威压,易秋眼珠子却是猛的一缩喃喃道。

“筑基修士?”一句话念完,他的手中就多出一枚丹药。

国字脸修士看着易秋手中的青色灵丹,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脸上露出狂喜。然后仔细的上下大量了易秋一番,随即正色道。

“小兄弟刚才倒是小看你了,重新认识一下吧。吕先烈、筑基初级修士,丹霞谷长老。”听到这话易秋轻轻一笑,略微带着恭敬的说道。

“易秋、练气七重天修士。丹霞谷内谷弟子。”听到这里吕先烈倒是微微一愣,随即有些恍然大悟道。

“原来徐长天说的家伙就是你?”听到这易秋只有无奈的点了点头,看来这徐长天倒是把自己卖的透彻。

看着吕先烈对自己放下警戒之心,易秋状如无意的上前了几步。望着他苍白的脸色,有些疑惑的说道。

“吕长老我听说你的伤是因为宗门任务留下的,难道上面就不管管吗?”听到这里吕先烈先是一愣,随即一股火气猛的爆发出来。(WwWSuIMENGcoM)换上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原本上面发下一枚清溪丹治疗我的伤势,但却被老夫的一仇人给截了下来。虽然我们两人同是筑基初期的长老,但是老夫却很有可能终身不得存进。倒是那家伙天赋异禀,再加上背后靠山很硬。这事情竟被硬生生的压了下来,真是可恶!”说道后面吕先烈都有些怒火攻心,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咬牙了几分。

倒是易秋听到这话有些呆呆无语,这吕先烈好歹也是筑基境界的强者。竟然还会遇见这等事情,不知道是该说他运气好还是差?

这一阵发泄之后,吕先烈的情绪倒是好了许多。看向易秋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暮然他突然轻声道。

“也苦了樱丫头,为了我的伤势到处东奔西跑的。”听到这里易秋倒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脸认同的说道。

“吕樱姑娘对你老却是很上心。”听到这吕先烈自豪的点了点头,朝着易秋开口询问道。

“治疗我的伤势,她答应了你什么条件?”听到这里易秋倒是微微一笑,随即笑着说道。

“一副狂风阵阵盘,然后治疗费用由他支付。”听到这吕先烈倒是安心的点了点头,他深怕女儿作出什么傻事来。两人一番接触下来易秋倒是给了他不错的印象,所以对他的话也没什么怀疑。

看着吕先烈舒了一口大气的模样,易秋轻轻的笑了笑。随即将手中的下品清溪丹递给了吕先烈,这二阶下品丹药对治疗灵魂创伤很有奇效。

小心翼翼的接过这枚清溪丹,吕先烈眼中闪过一丝激动的神光。

失而复得的感觉,那是多么的开心。

不过吕先烈好歹也是筑基境的强者,一下子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将清溪丹放入了一枚寒玉瓶中,朝着易秋轻笑道。

“这一次真的谢谢你了,丹药的费用迟一些我会亲自送来。姑且就定位三百枚下品灵石,你看如何?”听到这易秋笑了笑,随即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商量的说道。

“我现在正差一把合适下品防御法器,要不就以它为酬劳吕长老你看如何?”听到这里吕先烈微微一愣,随即兴奋的说道。

“这样的话到不用让你等久了,你看这东西怎么样?”话还没说完,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面镜子。吕先烈将镜子递给了易秋,示意他看看。

从吕先烈手中接过这面镜子,易秋慢慢的注入了一丝灵气。这面镜子立马就化为一团白云,在天空之中来回飞舞。见此情景吕先烈轻笑道。

“这是我早年得到的宝贝,它的名字叫做白云镜。这是一柄难得的虚实防御法器,可以在白云和云镜之间飞速装换。而且防御力也属上佳,如果再进一步的话就能成为中品法器了。”听到吕先烈的话语,易秋脸上闪过一丝喜色。仔细的实验了一番之后,易秋满意的收回了白云镜。

看着一脸笑意的吕先烈,易秋十分高兴的说道。

“吕长老就是它了,小子谢谢了。”这白云镜确实是难得的宝贝,要不是跟易秋还算投缘。吕先烈也不会舍得把它给拿出来,看着易秋兴奋的模样吕先烈笑吟吟的说道。

“不用谢我。我只是为它找了一个新主人,你可别亏待了它。”听到这里易秋严肃的点了点头,他自然听得出吕先烈对白云镜浓浓的情感。这个时候倒是吕先烈想起了什么,然后严肃的朝着易秋说道。

“这白云镜的潜力很大,你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去寻一些云雾石还有烈风铁,再寻高人施手后应该会有些惊喜。”听到这里易秋倒是微微一愣,随即有些不确定道。

“二阶上品灵材,云雾石和烈风铁?”听到这里吕先烈微微点了点头,却引得易秋心中一阵嘀咕。

这白云镜有如此大的潜力?二阶上品灵材都能够炼制上品法器了。

不过他也只把这疑问埋在心中,眼看着诸事已了。易秋收起了白云镜,朝着吕先烈拱手道。

“吕长老,小子就先回去了。期待你老早日重整雄风!”听到这里吕先烈大声一笑,兴奋的开口道。

“承你小子吉言,先谢谢你了。”见此情景易秋微微一笑,转过来朝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