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92章 离开

第九十二章 离开

也就一炷香的时间,这山峰之上竟只剩了易秋一人。

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易秋现在都还觉得是梦一般。轻轻的拍了拍僵硬脸庞,易秋脸上的线条逐渐柔和了许多了。

望了望鲁空长老等人消失的方向,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些许的复杂。

即使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么久的时间,易秋心中任就还是那样的翻滚、澎湃。

像是地震一般,久久的没有平复下来。?? 浩然仙路92

站在原地伫立了许久,易秋才轻轻的叹出一口气来。随即就见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右手闪过一道亮光。多出了一枚青铜令牌。古朴简单的花纹上闪烁着点点的灵光。

青铜令牌的正面,龙飞凤舞的勾勒着一个大字。

铁笔银钩!凤舞龙飞!

令牌背后却是一面山河丽景,看起来活灵活现。

紧紧握了握手中的令牌,易秋眼中却闪过了点点犹豫。随即就看见他脸上神『色』一稳,『露』出了一副坚定的模样。看着云雾台秘境的方向,将手中的青铜令牌缓缓祭起。

一个呼吸的功夫,青铜令牌飞到空中。迎风暴涨闪烁着点点青光!然后就看见那青铜令牌猛的『射』出了一道青光,朝着云雾台秘境的方向投『射』了过去。

那一霎间,天地间灵气突然一动。一个巨大的黑洞,竟再次出现以前的眼前。

旋转着、撕裂着,散发出了骇人的气息。

这时候易秋却呆呆的站在原地,脸上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然后逐渐演变成了坚定!

“呼!”轻轻吐出了一口起来,易秋却腾空朝着黑洞中冲了进去。

……

神秘空间之中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苟青看着眼前的传送法阵,一脸呆滞的坐在地上自言自语道。此时此刻他的心却是落入了冰谷,寒冷到了极点。

他似乎被困在这里,一个人被困在了这里!

“阿!”那种复杂的情绪在脑中盘旋,苟青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嘶吼。

那样的痛苦!那样的凄凉!

但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

他却感觉到传送阵上灵气微微一动,然后他眼眶中就多了一个人影出来。?? 浩然仙路92

看着眼前那个熟悉的身影,苟青先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狂喜!

……

再次感受了那股子窒息的感觉,易秋就感觉到眼前微微一亮。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的脸『色』却微微一变。看着一脸狂喜的苟青,易秋唤出火葫芦戒备的望着他。

心中却是有些微微发凉!

要是此时处于全盛时间,易秋到不至于如此担心。但与严宇一战之后,他的状态却已经跌入了低谷。以这样的状态对上如此的强敌,他心中自然不可能有多安稳。

苟青看着一脸戒备的易秋,强行压下了心中的狂喜。朝着易秋大声质问道。

“你竟然还能够进来,那你肯定有办法出去吧!”听到这易秋脑中闪过了一丝灵光,看着眼前的苟青轻声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听到易秋如此的语气,苟青心中立马涌去了一股怒火。看着一脸淡然的易秋,猛的一声暴喝道。

“你竟敢跟我如此说话,难道就不怕我杀了你吗?”这话虽然说的声势骇人,但易秋却从中听到了一些『色』厉内茬。脸上渐渐浮出些许的嘲讽,轻声道。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就不想出去了吗?”这话一出,苟青眼中爆出一道精光。大声道。

“你有办法?”听到这,易秋却只是轻声道。

“爱信不信!”语气轻轻柔柔的,但却死死的勾住了苟青的心魂。

看着易秋脸上淡淡的笑容,苟青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勉强挂了一些笑容,轻声道。

“那请你把我弄出去,行吗?”为了逃出这里,他竟然选择了妥协。看见苟青如此态度,易秋嘴角一勾轻笑道。

“答应我一个条件!”既然选择了妥协,苟青自然不会纠结于这些事情。

“说!”看见苟青做了正确的选择,易秋微微一笑道。

“发个誓!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声不得透『露』半句。违者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听到这苟青却微微舒了一口气,这个条件到没什么苛刻的。

“我苟青在此发誓!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一句。如有违反,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话语声刚刚落下,一股神秘的力量就涌入了他的体内。

在这片天地之间,修炼者的誓言就像是受到老天的监控。如有人违反,冥冥中必会得到惩罚的!

看着苟青如此爽快,易秋立马轻声道。

“上去吧!”听到这苟青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随即面『色』一定大步走上了传送法阵。?? 浩然仙路92

“嗖”的一声响起,苟青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苟青已经消失不见,易秋轻轻一笑腾空朝一个方向飞了去。

没过一会儿时间,易秋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看着眼前巨大的石门,易秋坚定的走了进去。

还是那个庞大的地下广场,这一次易秋的目标却是另外个地方。

原来在得到那青铜令牌后,他脑中竟诡异的多出了一些信息。那时候他到没把这些信息放在心上,他还以为那些信息只怕会长埋心中。

但他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这些信息竟这么快就派上用场。如此快速的转变,倒是让他心中微微多了些许的感叹!

快速从楼梯走下,易秋朝广场深处走了过去。

没走出多长的距离,易秋就找到了此行的目标。

一个超小型的传送法阵,静静的躺在那里。地面上盖满了灰尘,一看就是被闲置了许久。

看着这小型的传送法阵,易秋神『色』复杂的走了进去。手掌中灵光一闪,那青铜令牌再次出现在易秋的手中。只见那青铜令牌身上灵光微闪,随后逐渐放大。

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去,一团亮光竟将易秋全部没入了其中。但随后那亮光竟又开始逐渐变小,到了最后竟然消失不见了。

就在这几个呼吸的时间里,易秋竟随着亮光消失在了原地。

只留下他微微的言语声,在广场之中回响。

“我会回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