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104章 令牌显威

第一百零四章 令牌显威

听到了易秋的这一番话语,银甲男子狠狠瞪了瞪一旁的贺章。随即无奈的开口道。

“道友还请卖在下一个面子,这件事情就先让它过去。毕竟处在这盛会召开的时候,却不宜发生些血腥的事情!”一听到这话,易秋眉头不禁微微皱。

看了看一脸诚恳的银甲男子,最后易秋还是轻轻叹了口气道。

“好吧!就依道友你的意思吧!”一听易秋同意自己的要求,银甲男子脸上微微一喜。随即一把将贺章拉倒身前,愤怒的暴喝道。

“该死的家伙,赶快给这位道友道歉。”此时的贺章早就被易秋吓破了胆子,听到了银甲男子的话语声之后。他立马就神『色』惶恐的朝易秋道歉道。?? 浩然仙路104

“前辈请原谅我有眼无珠,前辈请原谅我鬼『迷』心窍!……”听着他嘴里冒出的言语,易秋嫌弃的皱了皱眉头。挥了挥手不屑道

“滚一边!”话语声刚刚落下,贺章立马媚笑道。

“我滚!我滚!……”一边说,一边就跑到了一边去。

眼看着贺章如此下作的模样,银甲男子也不禁『露』出了一丝讥讽。

到了这个时候,围观的修士们也三三两两的走开了。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显然已没有了什么热闹可看。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局势却突然一变。远方街道上突然传来了一强烈的破空声,随即众人耳边就立马响起了一声暴喝!

“贼子休走!竟敢在红枫岛上闹事,看来你是不想活了。”这声音刚一响起,贺章脸『色』立马一喜。然后竟恢复了起初那张狂的模样,朝着易秋嚣张的笑道。

“我哥终于来了,看他如此收拾你!”这话语轻轻的落了下去,那破空声也跟着停了下来。

易秋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人影,眼中自觉又透『露』出了一丝丝寒意。

或许是感觉到了易秋此时的变化,银甲男子立马向前踏出了一步。朝着空中那人影大声的喊道

“贺强!你不在东区好好巡逻,跑到我的地盘来干什么?”听到这银甲男子的话语声,贺强冷冷的笑了一声道。

“我要是再不过来的话,这贼子怕是都要被你放跑了。竟敢在这个时候,扰『乱』我红枫岛的治安。理应当诛!”一听到这里,易秋眼中一寒。向前踏出了一步,抬起头盯着贺强冷声道

“理应当诛!你的意思是你想杀我?”话语声轻轻的落下,贺强的眼睛却不自觉微微缩了一缩。强行压下了心中那躁动的恐惧,再次冷冷的笑道。

“笑话!想杀你,你又能奈我和?”贺强这话一出,易秋的眼睛立马微微眯了起来。就那样站在了原地没有说话,身体中却渐渐满溢出了丝丝骇人的杀机!

感受到易秋身体中满溢出的恐怖杀机,贺强背后猛的冒出了一丝冷汗。随即强撑着强硬的模样,冷冷的朝着易秋喝到。

“怎么你还想对我动手不成?难道你还想对抗整个红枫岛不成?”一听到他如此狐假虎威的话语,一旁的银甲男子却再也坐不住了。一股强大的气势蔓延而出,然后就见其愤怒的暴喝道。

“贺强!你不过就是个小小的银甲侍卫,你有什么资格可以代表我红枫岛?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我定会如实报到上面去。我就看看你到时候,如何的自圆其说!”一听银甲男子竟说出了如此的话来,贺强脸上立马闪过了一丝慌张。随即又立马被淡然取代,然后见其冷冷的笑道。

“真是笑话!我贺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红枫岛的名声。你想要报就报上去吧,大人们肯定不会听信你的谗言的。”这一句话慢慢说完之后,贺强又转身朝着易秋冷笑道。

“贼子!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放下抵抗和我去红枫府走一趟,二是顽固抵抗受到整个红枫岛的通缉!”

“轰!”他这话一出,人群中立马传来了一阵哗然之声。?? 浩然仙路104

这贺强竟要借助红枫岛的力量,硬生生的压迫易秋就范。

听到了这里,银甲男子立马朝易秋急促的开口道。

“道友不用理他,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他的话语声轻轻落下,随即就立马转过身想朝贺强飞去。见此情景易秋心中却突然一动,伸出手将银甲男子一把拉住。随后从衣袖中,掏出了一枚青铜令牌道。

“这东西有用吗?”听到了易秋的话语声,银甲男子看了看他手上的青铜令牌。随即脸上冒出了一丝的喜意,朝着易秋恭敬的说道。

“道友竟然是我红枫岛的贵宾,这件事好办了!”话语生轻轻落下,银甲男子立马转过身子。朝空中洋洋得意的贺强,大声的暴喝道。

“贺强你竟敢威胁我红枫岛的贵宾,是不是觉得你脑袋在肩上呆久了?”这话一出,贺强立马愣在了原地。随即就见他脸『色』一变道。

“陈兵!你开什么玩笑?这贼子会是我红枫岛的贵宾?竟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看来你是不想活命了?”看着贺强强撑着的模样,陈兵脸上『露』出了一丝蔑笑道。

“是不是开玩笑,我们一看便知。不过我还是劝你,想想如何善后吧!”这一句话轻轻落下,陈兵立马转过身朝易秋恭敬道

“这位道友!还请将你手中那青铜令牌,拿给这不长眼的家伙看看!”看着陈兵脸上自信满满的笑容,易秋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右手满满的打开,一枚青铜令牌正静静的躺在他的手中。

一看见易秋手中的青铜令牌,刚才还嚣张不已的贺强。脸上『露』出了一丝苍白之『色』,随即一脸不敢置信的喃喃道。

“这怎么可能?他手中竟有青铜贵宾令牌,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看着贺强那慌忙的样子,易秋也不禁微微一愣。

这巴掌大的青铜令牌到底有何能量,竟然让这贺强害怕成了这个样子。

就在易秋愣神的时候,陈兵的耳边却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

“道友!那贺强得罪了持有青铜令牌的贵宾,却是违背了很大的规矩。这事我一报到红枫府去,上面定会重重的责罚他。所以在下就先走一步,把这事给上面汇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