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120章 袭杀!

第一百二十章 胁迫

看着雪堆里面毫无动静的黑袍修士,红袍修士大声的笑了笑。随即缓缓落到了地面。

蓬!

一声轻响传来,原来是他落地的声音。

咚!咚!咚!

下一刻。

只见那红袍修士脸上挂上了一丝得意,一步一步的朝着易秋走了过去。

见此情景

易秋只能把头埋得低低的,深怕这红袍修士发现了什么异样。不过看着那红袍修士一步一步的靠近了自己,易秋的心却也跟着不争气的飞快跳了起来。

“那该死的家伙,怎么还不出现!别让我找到什么机会,要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

那黑袍修士的注意,就是让易秋代替他。来吸引这红袍修士的注意,然后再由他从旁偷袭。

一举将大敌歼灭。

但现如今都到了这种地步,那黑袍修士竟都还不出来。心里七上八下的易秋,却直接在心中开骂了起来。

虽然被胁迫着做这种事,但易秋也没准备坐以待毙。只要有了什么机会的话,那也不介意来个两败俱伤。

反正他手里也还有个恐怖的大杀器,只要找准机会筑基初期的修士根本就不可能逃掉。

一想到这里,易秋眼中划过了一丝寒芒。随即嘴巴微微一动,自言自语的轻声道。

“我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人!”

这话刚刚一落下,易秋的脸色立马一变。只见红袍修士竟在身前十来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一愣疑惑的喃喃自语道。

“刚才是谁在说话?”

随即将目光投向了易秋,微微冷笑道。

“青绝!刚才是你在说话吗?”

这话一出,易秋的头皮立马一麻。微微抬起头扫了红袍修士一眼,随即脸色微变在心中惊呼道。

他发现了?

就在易秋疑神疑鬼的时候,身前的那蓝色小锤却忽然一动。然后他竟绕着易秋飞了一圈,随即微微一声翁鸣响起。散露出了一丝丝灼热的气息。

看着那蓝色小锤的异动,红袍修士先是一愣。随即就见他紧绷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笑容。然后见他嘴角微微一勾,笑吟吟的开口道。

“准备垂死挣扎吗?还真像你的个性!”

这话语声轻轻的落下,红袍修士就抬起了步子。朝着易秋端坐的地方,慢慢的走了过去。

咚!咚!咚!

似乎举得时间中终于到了,那蓝色小锤竟猛的一动。随即就见它暴涨了数倍之多,携着恐怖的紫色筑基丹火。朝着红袍修士的面门,狠狠的砸了过去。

见此情景易秋脸色立马一喜,悬着心终于有些落了下来。

看来那黑袍修士还没准备将他牺牲!

先不管易秋心中想的是什么,看着那蓝色小锤朝自己砸来。红袍修士也不禁脸色微微一正,随即身体之中微微亮起了一道红光。然后就看见那一道红光猛的窜出,然后立马护到了他的身前。

在仔细一看,却是件小钟模样的法器。

“蓬!”

一声距离的撞击声响起,却是那蓝色小锤狠狠的撞到小钟上。一丝撞击的余波飞快的溢出,竟让易秋微微受到了一丝冲击。

见此情景

笼罩在黑袍之中的易秋,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苦笑。

随即微微将头抬起了一起,看了看正在僵持的两件法器。易秋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微微一动手中立马闪过了一丝微弱的金光。

“蓬!”

或许是知道僵持下去也无济于事,那蓝色小锤竟然突然向后猛的倒退。也就那一个呼吸的功夫,就脱离了那个小小的战场。

见其情景

那红袍修士立马大声的笑了笑,随即唤回了那浮在空中的小钟。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神色,再度迈开了他的步子。

这一次黑袍修士到没有让易秋多等,只见红袍修士迈进了易秋身前五步范围的时候。以那蓝色小锤法器为中心,一道恐怖的极寒之气立马满溢而出。然后就见那冰雪覆盖的大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圆圈。

易秋和红袍修士两人,都处在那蓝色的圆圈之中。

见此情景

易秋原本还有些喜色的脸色,却里面浮现出了一丝苍白。一看见脚下的这个大圈,他的心已快要窜到了喉咙口。

那黑袍修士竟真的打这个念头。

这个念头一冒出,易秋背后立马冒出了一层冷汗。下一刻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极度惊恐,随即身形猛的暴起朝着一方奔去。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易秋起身的这一阵功夫,那些冰灵气却像是疯了一般。疯狂的朝着那蓝色圆圈涌了过去,下一刻那蓝圈中的寒意竟又深了几分。

见此情景

那红袍修士自然察觉到了不对,只见他的脸色浮现了一丝惊骇。如同条件反射一般,他再度唤出了那小钟。只见那小钟猛的暴涨了数倍,然后竟然将他整个盖住了。

下一刻

易秋已经起身飞奔了起来,此时此刻他的心中也只有着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在令人窒息的寒气爆发之前,逃离出那个蓝色圆圈的范围。

背后的寒气越发的冰冷刺骨,易秋的汗毛也根根的倒竖了起来。此时他的已经用上了最快的速度,为了保险白云镜也早已化成云雾缠绕在了他的身前。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

“轰!

蓝色圆圈内的寒气似乎已到了一个极致,只听见一声轻微的翁鸣声响起。蓝色圆圈中竟然随之响起了震天的轰鸣声。

一股恐怖的极寒之气,立马飞快的席卷了蓝圈中的天地。让原本已十分冰冷的温度,再度暴跌了很多很多!

那恐怖的灵气在蓝圈之中,疯狂的在蓝圈之中对撞、撕裂起来。但仔细一看那蓝圈竟好像承受不住了一般,蓝圈里面的空间竟隐约有些撕裂。

“咔嚓!”

就在这个时候狂奔的易秋,耳边似乎响起了什么破碎的声音。下一刻他只觉得一阵恐怖寒气袭来,然后竟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轰隆!轰隆!轰隆!……”

最终那恐怖寒气还是冲破了蓝圈的束缚,飞快的朝四周疯狂肆虐而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爆炸才停了下来,让这冰岛外围重新归于了平静。

良久之后

在这雪白的冰雪世界,才响起了一个人类的笑声。

“哈哈哈!”

声音中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得意!

在仔细一看这雪地之中,竟然又多出了一个黑袍人影。

看着前方那残破的洪钟,青绝脸色露出了一狂喜。随即见他身形一动,慢慢朝那洪钟走了去。

“陈临阿!陈临阿!恐怕你永远也不会想到,我竟还会在此地袭杀你吧!”

“哈哈哈!”

这话语声刚一落下,青绝又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慢慢的朝那洪钟走了去,青绝很快的就到了它的跟前。感受到了它身上那股窒息般的寒气,再看了看他身上大大小小的破洞。青绝冷冷的笑了笑,将手伸向了那洪钟。似乎想它的钟身给扯开,看看自己仇人的惨状。

但是就在青绝伸出手的时候,洪钟内却猛的发生了些异变。只见那洪钟竟猛的爆出了一道红光,然后就见一只巨大的火鸟冲去。狠狠的撞在了青绝的身上!

“阿!”

只听见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响起,青绝竟然被轰飞了出去。就在这个青绝倒飞出去的时候,一个人影立马从洪钟里冲去。然后飞快的跃上了天空,化为一道血光消失在了天际。

这不用想,那人影自然就是陈临。

虽然他的人已经离去了,但是他的话却留了下来。

“此仇必报!”

冷冷的言语之中,却带着浓浓的恨意!

听到这冷冷的言语在耳边回响,青绝脸上立马浮现出了一丝惊恐。脸上的神色被一丝烦躁和狂怒给替下,身体竟也有些微微的抖动起来。

慢慢的直起了身子,青绝缓缓的站起来了起来。抬起头望着陈临离去的方向,眼中闪过了一丝悔意。

他悔的不是自己布下的这杀局,他悔的而是自己刚才的掉以轻心。如果刚才他要是在谨慎一点的话,那陈临自然不可能还会有活路。毕竟他已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创伤,所以他怎么可能从全盛的自己手里逃脱呢?

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胸口,青绝眼中又闪过了一丝悔意。

按照正常情况下来说,受到陈临火鸟术的撞击。他至少也会受到了一些轻伤,但现在的情况却是他竟只有些气血翻涌。而这情况唯一的解释就是陈临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所以施展出来的火鸟术也变得如此的不堪。

要是自己刚才没有掉以轻心的话,那这陈临一定不会逃脱不了的。

一念至此,青绝心中一阵火气。

下一刻就见那蓝锤法器竟再度暴涨,朝着地面上的积雪狠狠的砸了下去。

“轰隆!”

青绝这含怒的一击,威力自然是不同凡响。只听见一声轰天巨响传来,地上竟多出了个巨大的洞。

看着地上那大洞,青绝的脸色微微好了一些。似乎是因为发泄了一番,心情也跟着有些好转。但是下一刻他却微微愣了一愣,看着不远处那黑影眼中闪过了一到亮光。

随即就见青绝脸上挂上了一丝冷笑,一步一步的朝那黑影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