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159章 强援!

第一百五十九章 强援!

在听到了充满森然的言语声之后,那穆成天的瞳孔也猛的一缩。随即就见脸上浮起了一丝惊恐,竟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惊呼道。

“宁、宁文!你、没有死?”

那颤动的言语和惊悚的神情,完全能表现出穆成天内心的剧烈波动!

这一次

他竟然呆滞的愣在了天空了,连手里的攻击都也停了下来。

看着穆成天脸上那活见鬼了一般的模样,易秋眼前这男子、也就是穆成天口中的宁文。立马狰狞的冷笑了一笑开口道。

“你这狗东西没死,我怎么可能先死呢?”

宁文的这话语声刚刚一落下,一股剑芒就立马冲天而起。带着那一丝恐怖的锋锐剑气,像是要冲破了这片天地一般!

这是位金丹中期的宗师强者!

看着眼前这位突然冒出的金丹强者,易秋此时也完全处于了呆滞状态。或许就连他自己也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方似乎冒出了一个强援!

他们似乎得救了!

一时间易秋也陷入莫名的呆滞中,似乎他也没有想到兴奋来的这么突然。

也就在易秋正在愣神的这一段功夫里面,一旁的老陈和陈豪身子却开始微微抖动了起来。随即就见那老陈颤巍巍的走出了几步,用一种极其惊喜和激动的声音开口道。

“大长老?”

似乎听到了背后老陈颤抖的询问声,宁文就面色微微一柔的开口说道。

“你们先到后面去!”

再一次听到了宁文的话语声之后,老陈这才大力的点了点自己头道。

“是,大长老!”

这话语声刚刚一落下,他就立马转身过头。推了推还在愣神的易秋,飞快的开口朝他说道。

“易秋道友,我们先走!”

老陈把这句话说完了之后,就见他朝陈豪使了个眼色。然后就一把抓住易秋的手,拉着他朝朝阳岛中退去。

在感觉到了老陈的这一系动作之后,易秋这才缓缓的有些回过了身来。再一次看了看海岸边的那背影,然后猛的挣脱了老陈的手道。

“等一等!”

似乎没有想到易秋竟有如此动作,那老陈再楞了一下之后立马急促的说道。

“道友,?……”

不过老陈的这一句话都还没有说完,易秋却挥了挥手将他后面的话给打断了。然后就见易秋猛的一甩手,飞快的打出了一道灵气。随即就见那灵气立马冲到了海岸边,然后就一把将赵武天等人卷了起来。

在看了易秋的这个动作之后,那老陈立马就回过了神了来。面色羞愧的看了易秋一眼,然后立马开始帮起了忙来。

将赵武天等人全部拉了过来之后,老陈这才放下了一点点的心来。瞧着易秋喂他们服了一些丹药后,就见他立马朝易秋急促的说道。

“易秋道友,我们快把掌门他们带走吧。”

等到老陈这一句话说完了之后,一旁的陈豪也忍不住开口道。

“事不宜迟!”

在听到了这两人的话语声之后,易秋此时也自然之友点点头。虽然他很想近距离看看金丹强者的大战,但是他也明白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他想要再一次尝尝,刚才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易秋一想到这里,浑身立马就打了一个哆嗦。

当下他也没有继续耽搁下去,直接开口朝身旁两人道。

“走!”

话音一落

就见他直接卷着赵武天等人,飞快的朝朝阳岛内奔去了。看见易秋竟然现行了一步,老陈和陈豪当即也没有犹豫。随即就见他们运起了体内灵气,一下子就飞快的随易秋而去了。

看见那三人终于离开了这里,宁文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出来。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之中穆成天,就见忽然森然一笑道。

“上次的仇可以报了!”

在听到了宁文那森然的话语声之后,穆成天立马脸色一变竟想要逃跑。但是当他刚刚一转身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另外一个淡然之声。

“想跑?”

在听到了这一个淡然的声音之后,穆成天的脸色终于彻底变了。看着突然出现的这光头男子,语气惊慌失措的大声喊道。

“你们想要干什么?”

在听到了穆成天惊恐的声音之后,那宁文立马不屑的轻笑了一声。随即就见他慢慢的腾空而起,朝空中穆成天快速的飞了去。待他和宁武将穆成天包围之后,那宁文这才猛的高声冷笑了一声道。

“新帐旧账,今天我俩好好算上一算!”

“动手!”

这听到了宁文的话语声刚一落下之后,他就立马面目狰狞的疯狂大吼一声道。

“轰!”

只听得一声巨大的轰雷之声猛然响起,天空中立马就爆发了一道惊天的冷意。两把巨大的金色巨剑突然出现在空中,交相辉映的漫溢出了一丝惊天剑意来。

一场恐怖的战斗开始了!

……

“嘶!”

远远的感受到海岸边传来的恐怖气息,易秋立马就忍不住的到了一口凉气来。

这时候他才微微的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冲动而坏事。如果自己现在处于那恐怖的战场之中的话,那下场绝对就是被四散的能量给撕成碎片。

看了看还处在昏迷之中赵武天等人,易秋忽然开口朝身旁的老陈问道。

“刚才那位金丹强者是?”

或许是因为有些心不在焉的缘故,老陈竟然没有听清易秋的话。易秋在微微有些无奈之下,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次。这一次在听清了易秋的话语声之后,老陈脸色的神色立马就激动了起来。正当他想开口给易秋说明的时候,一旁的陈豪却先一步开口说道。

“他是我们的太上长老!”

在听到了陈豪的话语声之后,那老陈立马激动的点了点头道。

“我朝阳门有两位金丹境界的长老,一位是宁武长老、一位是宁文长老。刚刚拦下穆成天的那灰衣修士,就是我朝阳门的宁文、宁大长老。”

在听到了老陈的话语声之后,易秋这么面色惊然的点了点头。

这朝阳门竟然有两位金丹境界的强者,这是他起初根本就没有想到的一件事。

低头沉吟了许久之后,才见他忽然开口说道。

“宁文,宁武。这两位太上长老,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在听到了易秋的话语声之后,老陈却是微微一笑的开口道。

“宁文长老、宁武长老,他们是一对兄弟。他们两人同手出手的情况之下,就是金丹后期强者也可以直接抗衡!”

这话一出

易秋的神色立马为之一滞,久久的都没有说出话来。

老陈这话虽然说的轻巧,但论起分量却犹若千钧。能拥有金丹后期强者的门派,那个不是纵横一方的霸主之宗?再放开眼看看易秋现在身处的这个白雾海之中,能拥有金丹后期强者的门派有几个?

两个!

只有两个!

剑宫和金光门!

但是就算这两个白雾海的顶级大派,却也只是各自拥有着一位金丹后期的强者!

如果宁文和宁武真如老陈所说的,能够对抗一位金丹后期修士。那么易秋立马就可以说一句定话,朝阳门的地位绝对会飞速的上升。

但一想到这里易秋却忽然一顿,随即犹犹豫豫的开口轻声道。

“既然朝阳门有他们两位金丹强者镇守,那为什么……?”

虽然后面的那一些话没有说完,那老陈却听出了易秋其中的含义。随即就见他轻声的笑了一笑,面色微微有些回忆的轻声道。

“二十年!我朝阳门也算白雾海顶级的大派,这一切全是因为有两位长老坐镇。但某一日大长老却突然重伤而归,在闭关之后就没有露面过一次。在时间慢慢过去了几年之后,我们大家都认为他老人家死了。”

说道这就见他微微的一顿,然后语气有些激动的说道。

“那时朝阳门就剩下了宁长老,只剩下了这一位金丹强者。可以说对整个朝阳门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没有了大长老这个多年的搭档与之相配合,宁长老就只是一位普通的金丹中期强者。虽然他老人家做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但也没能挽救朝阳门衰败的命运。”

说道这他的语气也渐渐平缓了下来,看了看身旁的易秋又接着说了一句道。

“他们两位太上长老,修炼的是一本功法。一本两人合练的合击功法!”

有了老陈最后这一句的解释之后,易秋也就跟着明悟的点了点自己的头。合击功法只有两人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只剩下宁武一人的话实力确实会大打折扣。

“那……、”

“宁文、宁武!你们两个老匹夫,这个仇我记下了!”

“阿!”

正当易秋准备易秋说话的时候,远方的却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吼。随即就听见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响起,远方的天空中就多出了一个红点来。呆呆的和老陈对视了一眼之后,易秋这才面色微微惊悚的念道。

“那人败了?”

那一位强大的金丹境界强者,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败走了。

忽然!

易秋心里面涌出了一股久违的冲动!

或许应该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