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190章 麻烦上门!

第一百九十章 麻烦上门!

云道宫

在云深不知处的地方,有一座朴实锦丽的宫殿。

“太上长老!”

对着三位十分平凡的白发老者,朱子叶语气有些微微的颤动。而那话语之中包涵的那一丝意味,或许用恐惧来形容会更加合适。

恐惧?

作为云道宫的执教掌门人,朱子叶原本不应该拥有这样的情绪。但是面对着门内三位太上长老,他确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那朝阳门内能坐上太上长老位子的人,那都是恐怖至极的元婴之境强者。

那可是足以斩断山河的存在!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忽然之间

一位老者淡淡的开了口道,语气悠然而又十分平静。

而在听到了那老者话语声之后,朱子叶倒是立马就浑身激灵道。

“回禀叶老祖!三百三十三个参赛宗门,在之前一刻已全部到来。这其中一流门派有五个,二流门派有四十七个。最后是那些个三流门派,一共有二百八十一个。如今这些前来参赛的门派,都被安排进了天地人三院中。”

“嗯!”

一位红袍老者轻轻应了一声后,就听他微笑着开口询问道。

“小叶!听说这一次盛会,各派冒出不少的天才弟子。不知道,这一件事是否是真的呢?”

而在听到了那红袍老者的询问声之后,跟着就看见那朱子叶微微愣了一愣。随即脸色微微有些尴尬的,抬手朝那位红袍老者答道。

“回禀陈老祖!这一次盛会,各派确实带来了不少天才弟子。”

跟着就见他微微顿了一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在犹豫了半天之后,才听他缓缓开口道。

“和那些惊艳艳艳的天才相比较,门下弟子弱了不仅仅是一筹。”

这话一出

宫殿之中的气氛,似乎都为之一凝。

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红袍老者才忽然开口说道。

“小叶,你先下去吧。”

而在听到了那陈姓老祖的话语声之后,朱子叶立马就躬身慢慢退后离开了。待到那朱子叶慢慢消失不见了之后,一直没说话那老者才悠悠叹息道。

“时不待我阿!虽然这些年来,我们都在努力。希望能培养出哪怕是一位,能够撑大梁的天才弟子。但是这都过去近百年了,似乎一点成绩都看到。”

待到这老者的话语声落下之后,宫殿之中陷入了黯然的沉默。

“其他门派不断的涌现出,各式各样的惊艳奇才。但是我们云道宫,却是一代不如一代。这心里的味道,不好受阿。”

叶老祖的语气微微有些沉重,眼中似乎也闪过了一丝黯然。站在他们这个位子上,有些东西更看的清楚。如果云道宫的情况不能被改变的话,那等待他们的结局定是很悲惨的。

他们五个老东西,现在还能震慑天下。但等到他们坐化之后,有谁还会记得他们呢?

一个门派的发展,依靠的不仅仅是巅峰的强者。或许更多的是,门中源源不断涌现的天才弟子。

只有当这两者都蓬勃的运转,门派的明天才会更加光芒!

一想到这里,饶是叶老祖也不禁脸色一正。

“从现在开始!发动门下所有的实力,全力网罗天才弟子。无论是从小培养起的道童,还是临时加入的修士。只要他的灵根足够优越,只要他不是外来间谍。全力培养,不惜一切代价!”

叶老祖从来都是笑容面目,这次也难得露出了严肃。说大一点,关乎门派生死的问题,即使是他,也做不到那云淡风轻。

而在听到了叶老祖的话语声后,陈老祖和另外那一位老祖。先相互默默的对视了一眼,然后就齐齐的点了点头道。

“没问题!”

“就按照老叶说的做。”

而在听见了他们的话之后,叶老祖跟着就站起身来道。

“我去安排一下这件事。”

话语声刚刚落下,就见他化作一道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时之间

朴实锦丽的宫殿中,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这一次,让那些老东西得意去吧。青黄不接,也只有夹着尾巴做人了。”

陈长老的语气,有那么一些无奈。他的性格本来就有些暴躁,让他夹着尾巴做人的话。只怕他此时的心情,是相当的不痛快。

另一位老祖,和他相交也有百多年了。对他的脾气,自然也算是的十分了解。听出了他话中的无奈之后,这位老祖倒也立马就劝了一句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时间还长着呢!”

在听到了这位老祖的话语声之后,陈老祖倒也跟着就点了点头道。

“嗯。”

能修炼到元婴之境的绝世强者,自然也不是没有脑袋的家伙。这事情发泄一下也就过去了,也没有必要把它往心面放。

这样也只是找不痛快而已。

……

“咚!咚!咚!”

“黄灵谷陈秋前来拜会,往道友们不吝赐教!”

如同那黄古洪钟,震得耳膜都微微作响!

从大门外传来的不屑语气,听着就让易秋的眉头微皱。

“麻烦上门了?”

白雾海三大门派联合,自然也住到了一起。反正每个院落也足够的大,十来个人住下都还显得是空余。

这几天他们都没有外出一步,怕的就是惹上不要的麻烦。但即使是这样,麻烦却还是自动寻了上来。跟着就见他易秋站起了身来,大步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掌门。”

等到易秋走到院落门口的时候,其他人似乎都也基本都到齐了。

掌门赵武天、黄老怪、剑宫三位弟子、金光门两位弟子!

除了一金光门的弟子没有出现,三宗的弟子都全部到齐了。当然他们三位金丹强者,却是一个都没有出现。参赛弟子之间的切磋较量,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干涉。

“又是你?”

忽然之间,剑宫弟子愤怒的开了口。看他的样子,似乎遇上了什么深仇之人。

说话的人是成玄,带着伤的剑宫弟子。

“是你?前几天那个手下败将?”

看着成玄脸上的愤怒神色,陈秋倒是不屑的笑了笑。

虽然说这用剑的小子实力不凡,但是自己却还是稳稳的胜他。所以对上这种手下败将,他根本就是没怎么在乎。

另一边

“成玄!他是?”

看着这成玄似乎认识来人,赵武天立马就开口询问道。

而在听到了赵武天的话语声之后,成玄都还没有来得及回应他,一旁金光门的弟子,就已淡淡的出声道。

“一个来自地院的家伙,前几天已经来挑衅过了!”

作为金光门最出色的弟子,余昊语气也有一些浮动。可见这名叫陈秋的敌人,肯定给了他极大的震撼、

而在听到了余昊的话语声之后,赵武天倒立马就眉头微皱道。

“地院?”

而赵武天这一声低语,似乎被对方听了去。跟着就见他傲意的笑了一笑,语气微微有些不屑的笑道。

“怎么?害怕了?我确实是从地院之中来的,和你这些人有天壤之别。”

这话一出

就是易秋也忍不住微微皱眉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找我们的晦气?”

而在听到了易秋的话语声之后,那陈秋倒立马就冷笑了一声道。

“这你就得问他了!”

“嗖!”

话语声刚刚的一落下,他就挥手指向了成玄。眼看着陈秋竟然把矛头指向了自己,成玄的脸色立马就变阴晴了起来。跟着就见他愤怒的上前了一步,语气愤愤不平的开口反驳道。

“不就是在那交易会上,抢了你一件拍卖品吗?大家是各凭实力,难道这样也算是得罪你吗?”

原来事实,就是这样简单。

陈秋和成玄,原本是素不相识。但却因为一件拍卖品,有过次十分激烈的争夺。看样子是成玄最后获得了胜利,但是那陈秋却愤愤刻进了心中。

一想到这里之后,易秋就淡淡的开口道。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你又何必揪着不放呢?”

而在听到了易秋的话语声后,那陈秋却撇了撇嘴不屑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

这言语之中,是那不屑的蔑视。

对于他陈秋来说,易秋就如同蝼蚁一般。对于蝼蚁,他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嗯?”

自己好言相劝,换来确实这样一句话。下意识的,易秋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不过那陈秋倒没发觉易秋的变化,或许他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吧。跟着就见那陈秋脸色浮现出一丝傲色,指着那成玄语气十分不屑的开口笑道。

“他又是个什么东西?我陈秋看上的东西,是他能够去争夺的?如果他是大门派的弟子,那我到也只有认了。但是他一个三流门派的家伙,他又有什么资格和我争?”

这一番话说的那样天经地义,似乎事情本就应该是这样。

不过很显然陈秋这一番话,却深深的把人给刺激到了。

白雾海三大宗门的弟子,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屈服之色。竟被人轻视入草芥一般,这是他们从未想到过的事情。

刹那间

那一丝久未出现过的狂怒情绪,渐渐的从心底发芽生长了起来。

忍耐?见鬼去吧!

都被欺负上门了,这无需再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