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240章 赎罪

第二百四十章 赎罪

“三长老!”

看着易秋脸上有些消沉的神色,一旁的张衡立马开口安慰道。

“没事。”

轻轻的笑了笑,易秋轻声说道。

“自己找来的事情,我自己还能应付。”

像是再给张衡解释,也像是在自言自语。反正把这句话说完后,易秋神色稍微好了些。

“小秋!”

但是,就是在这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师傅?”

这是宁武的声音!

“到后殿来。”

话毕,宁武的声音又消失不见了。

“前辈!”

就在易秋微微愣神的时候,一侍从忽然走过来恭敬道。

“什么事?”

面对这陌生的侍从,易秋疑惑的开口道。

“前辈,城主大人有请。”

话毕,侍从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城主大人?云顶真人?”

他微微的呢喃了一声,易秋似乎明白了什么,

“前辈,请跟我来。”

看着易秋微微愣神的模样,那名侍从又开了口催促道。

“哼!”

“带路吧!”

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易秋却忽然冷哼了声道。

“是、是、是!前辈,请跟我来。”

刹那间,

侍从脸色猛然一白,立马变的更恭敬道。而把这句话说完了之后,那名侍从有小心翼翼道。

“城主大人,只吩咐我邀请易前辈。”

原来,张衡等人也跟着动作了。

“你们在这等我!”

见此情景,易秋立马轻声吩咐道。

“是,三长老。”

有了易秋的解围,张衡立马尴尬道。

“走吧!”

话毕,易秋直接示意侍从带路。

“是!”

话毕,侍从领着易秋朝后殿走去。

其实也没有走多久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了一扇大门前。

“嘭、嘭。嘭!”

“城主大人,易前辈来了!”

轻轻敲了三下门,侍从恭敬的大声道。

“嗯!进来吧。”

稍稍一沉默,门中传来了云顶真人的声音。

“轰隆!”

轻轻的推开门,易秋走了进去。

“来了?”

当易秋走了大门之后,耳边响起了个熟悉声音。

“参见师傅!”

原来,宁武正在神色平淡的望着他。而在他的身边,云顶真人也灼灼的看着她。那眼神中,似乎包裹这一丝怒火!想想也对,易秋刚才的举动确实不对。

说严重点

都算一巴掌扇他脸了。

“你什么意思?”

看着神色漠然的易秋,云顶真人冷冷的说道。

光是一句简单的话,却包含了巨大的怒火。就是一旁的宁武听了,也不禁微微的皱眉。但是他却没有出言阻止,因为他没有理由帮易秋。易秋此前的举动,确实是太过了一些。

“对不起!”

默默的,注视着云顶真人的双眼。易秋他,忽然弯腰大声的致歉道。

在他心中十分明白,自己刚才是在玩火。如果不是因为师父和云顶的关系,只怕他现在早就死了千百次了。一位金丹境强者的尊严,不是这么容易去踩的。

“给我一个解释!要不然,宁武救不了你!”

沉吟了半响

云顶真人冷冷开口道。

如若易秋不给他一个解释,他必将让易秋血溅当场!

“谢谢!”

对于云顶真人的冷语,易秋缓缓的感谢了声。他当然明白,云顶真人是在给他机会!

“快说!趁我耐心还在的时候。”

对于易秋的谢语,云顶真人只是粗暴的打断道。其实看的出来,他正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是!”

轻轻的应和了一声,易秋平淡的继续道。

“其实原因很简单!”

“我被传言推上了风口浪尖,无数人都将我视为盘中餐。如果我不能拿出威慑他们的手段,那面临的只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说道这,易秋微微顿了顿。然后神色微微复杂道。

“至于震慑他们的手段,我能够拿出什么来呢?”

“变成一个人见人怕的疯子,他们应该就不敢再冒出头了。那些个天之骄子们,可舍不得和疯子拼。”

话毕

易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些无奈。

他的根基太浅了!

朝阳门,不能够为他抵抗什么。所以他,只能够自己应付一切。

“嗯!”

一阵沉默,云顶真人忽然应了一声。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些情绪,看起来内心中似乎犹豫着什么。

“对不起!”

但就在这个时候,宁武却忽然说道。他的脸上带着一丝丝歉意,那语气上都有了一些变化。看的出来,他的心中微微有一些翻腾。

或许是,易秋的话触动到了什么东西。

“师傅,别这么说!选择是我做的,不关您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这该死的秉性在作怪!”

说道后面,易秋竟然微微的笑了起来。不过这笑容中的意味,却让人微微有些默然。

“这些和我没关系。”

忽然,云顶真人淡淡的开口道。

“云顶!你这……。”

“师傅!”

宁武神色一变,立马的大声道。但是说道一般,却被易秋拦住。

“师傅,没事。”

话毕

易秋直视着云顶真人的双眼,显得十分的平静没有波澜。

“给你一个机会,一个赎罪的机会。”

双眼直视着易秋,云顶真人淡淡的道。

“是!”

微微一拱手,易秋立马道。

“五年内,晋入筑基后期!这之后,帮我去做一件事情!”

神色徒然变的十分严肃,云顶真人正式的开口道。

“五年之内,晋入筑基后期?”

神色怪异的呢喃了一声,易秋的语气有一些怪异。

“我不同意!”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宁武却徒然暴怒一声道。

“云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神色微微有些狰狞,宁武冷冷的开口道。

“对不起,我知道这要求很过分。但你应该也知道的,那地方我们进不去。你这个宝贝徒弟,是我唯一的希望。”

面对宁武的质问,云顶真人却是语气低沉道。

“嘭!”

“那又怎么样?难道就让他去送死?”

勃然大怒!

一掌拍碎座下的椅子,宁武状如疯狂的狮子。

“师傅!”

他这样,易秋还是第一次看见。

“不用再说了!”

“这件事情,我不答应!”

神色依旧有些狰狞,宁武大声的咆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