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249章 赶赴齐云山(下)

第二百四十九章 赶赴齐云山(下)

“现在后悔了?”

站在金岩的身后,火灵童子淡淡道。

看起来神色没有什么波动,但语气却微微有些淡漠。

看得出来

他十分生气!

“师傅!”

和之前那个桀骜男子不同,金岩的面色竟憔悴了许多。

而究竟是因为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我现在问你,你后悔了吗?”

语气微微重了几分,火灵童子又开口道。

“或者说,你认为你赢不了他!”

“一个堂堂筑基后期的修士,赢不了一个初期的家伙。”

说道后面,火灵童子的语气都冷了一些。

“师傅,对不起。”

“我真不知道!”

徒然,金岩却大吼了一声道。

一个淡淡的影子,在心中渐渐浮现。金岩的神识波动,竟然有一些混乱了。

“吼!”

一声低吼,金岩竟猛的冲了出去。朝着地面,发动了自己的猛烈攻击。

好疯狂!

“难道敌人真有那么强?”

对于金岩的异样,火灵童子却没有丝毫动作。只是眉头紧皱着,语气有些担心的呢喃道。

说到底,金岩是他最宠爱的徒弟

他没理由放弃他!

“吼!吼!吼!……!”

“大日流转,光芒万丈!”

仰头一阵的狂吼,金岩的背后金光赫然显现。带着十二分威势,金色的太日之光降临大地!

“轰隆!”

只是微微的一顿,一道巨大的轰鸣猛然响起了。携着恐怖的威势,大日光芒发出了极强威力。如此强大的一击,让火灵童子也不禁点了头。

这是他宠爱金岩的原因,天赋当真是极其的惊人!

《大日真诀》

乃是上品的中级功法,威力那是极其强大。就在同阶的功法中,那也是顶尖的存在。

不过,虽然这功法十分强力,但是,它的修炼要求却很苛刻。不少天赋异禀的宗门弟子,都不能将它成功的修炼。

金岩

是宗门近百年来,唯一练成它的弟子。

不知不觉

火灵童子陷入了回忆中。

“师傅!”

就在火灵童子微微愣神的时候,耳边却突然响起了金岩的声音。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眼睛,火灵童子恢复了原本模样。

“都发泄出来了?”

看着金岩略有变化的神色,火灵童子还是淡淡的说道。

“是!”

这一次,金岩的语气足了一些。看起来,他似乎是恢复了一些。

“哎!”

徒然的,火灵童子叹了一口气。

“那个叫易秋的小子,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微微一沉吟,火灵童子开口说道。

“回禀师父,我不知道。”

犹豫了一会儿,金岩默然着道。

“什么意思?”

金岩的话,让火灵童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的修为,只有筑基初期。但是实力,却十分的强大。自始至终,我都没看穿他!”

语气微微一凝,金岩开口说道。

“这样?”

哑然的笑了笑。火灵童子的神色有些恍然。

“这还是当初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金岩吗?”

徒然,火灵童子微微感叹的说道。

“师傅!”

对于火灵童子的话,金岩也说不出来。

这些日子

他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

但是心中的那份焦虑,却始终没有办法驱除。

“哎!”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火灵童子神色默然。

“你应该知道,这件事金阳门帮不了你。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接下这生死的一战。对手还是只是个初期修士,金刚门找不到理由帮你。”

虽然有些不愿意说出来,但是这毕竟是一个事实。

自己确实帮不了他!

“师傅,我知道!”

金岩也不是傻蛋,所以他十分明白。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子,他才会感到那么不安。

没了背后宗门的庇佑,他似乎什么都不是了。

虽然有些嘲讽,但这就是事实。

“火灵道友!”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跟着一阵风起,露出了两个身穿道袍的修士。

“云顶?”

看着那两人的其中一位,火灵童子的语气一冷道。

“你别看着我,不是我找你!”

对于火灵童子的冷意,云顶没有丝毫的意外。但是他却生生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怒火。

这里的主角不是他!

“什么意思?”

很难想象,云顶对他态度竟然如此之好。相比以往,云顶现在的态度确实太好了。

一时间,他显得有些沉默。

“火灵道友!贫道宁武!”

“纨徒的名字叫做易秋!”

就在这时候,宁武开口道。

“是你?”

微微一顿,火灵童子低吟了一声。

“是我!”

轻声应和,宁武神色有一些淡漠。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纵容他这一战?”

良久之后,火灵童子神色微冷道。

“为什么?”

宁武的语气带着嘲讽。

“你应该知道,错不在我们。如果不是你门下咄咄相逼,你认为会有今日这一战吗?”

这件事,确实不是他们的错。

火灵童子沉默了,他不知该说什么。

“师傅!”

看着火灵童子这一番模样,金岩立马急切的开口道。

“闭嘴!”

淡淡的呵斥了一声,火灵童子抬起了头。

“令徒呢?我想见见他!”

直视着宁武的双眼,火灵童子轻声说道。

“见他吗?”

“他应该就快要到了。”

说起来,宁武也不知道易秋在哪。

但是今天却是约定的时间,所以易秋他绝对会出现的。

“是吗?”

低吟了一声,火灵童子移开了视线。

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

“我们下去吧!”

朝身旁的云顶真人,宁武轻声的开口道。

“嗯!”

话毕,两人落下了云端!

“蓬!蓬!”

宁武和云顶落到地面上后,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

“怎么?”

“那小子还没到?”

盘腿坐在地面上之后,云顶跟着就开口说道。

照理说,易秋应该比他们先到才对。

“时间还没到,别急!”

对于云顶真人的疑惑,宁武倒表现的很淡然。只要易秋他不想白白去死,那他肯定就会准时出现的。

“宁武!”

忽然,云顶真人神色凝然道。

“怎么了?”

云顶真人的语气,微微的有些严肃。就是宁武听见了,也不禁心中一惊。

他究竟想说什么?

“蓬!”

随手布置出了个隔音禁制,云顶真人缓缓的站了身来。

“你说,可不可能?有人在埋伏那小子?”

话毕,云顶真人死死的盯着宁武。

“蓬!”

徒然,宁武一下子站起了身来。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惊悚神色。

“不、不可能吧?金刚门说到底也是名门大派,它们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虽然宁武的语气有些怀疑,但是神色依旧十分的不安。

他怎么。

就把这事给忘了?

“希望如此吧!”

怔怔的看了一看宁武,云顶真人忽然叹气道。

希望这只是个猜想。

云顶真人在心中,喃喃的开口道。

但是,在云顶真人的心中,已经有一丝不祥在蔓延了。

在一个时辰之后,太阳升至最高处。

宁武和云顶真人不安的坐在原地,脸上时不时的就会闪过一丝不安。看的出来在他们的心中,此时肯定是充满了紧张。这时间都到了正午,易秋竟还没出现。

难道真出了什么事?

“该死的!”

心中的郁结之气是越来越深,云顶真人都不禁紧了紧拳头。

“云顶。”

就在这时候,沉默的火灵童子忽然开口道。

“干什么?”

对于自己的这个敌对的‘故友’,云顶确实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对于云顶真人的敌视,火灵童子没有去理会。他只是默默的看着云顶,运气平缓的开口询问道。

“你!”

火灵童子这话一出,云顶立马神色一变。死死的盯着火灵童子的双眼,似乎是想要寻找到什么东西。但是这很快,他就放弃了。

因为他找不出任何异常。

“火灵道友,您请放心。”

就在这时候,默默不语的宁武忽然开口道。

但眼神,还是有些不安。

“嗯!”

这一次,沉默的又换成了火灵童子。看了看神色平淡的宁武,他直接就没有继续言语。

这时间还没到,他们可以再等!

“那小子怎么还不出现?难道真的出什么事了?”

至于金岩,一直都在一旁没有说话。

金丹强者的交流,他不能够去插嘴。所以他只有站在一旁,默默的没有开口说话。

“嗖!”

但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天空传来了一声轰鸣。那是一道剑光,正朝他们这边飞快的疾驰着。

“对不起,来晚了。”

剑光未至,话语先至。

在场众人的耳边,齐齐响起了一个平缓的声音。

“嗖!”

剑光猛然落地,露出了人影来。

他正是易秋!

“你这小子可终于来了。”

看着稳稳落到地上的易秋,云顶真人跟着就大声笑道。

心中的忧虑,终于消失了。

“云顶前辈?”

“师傅!云顶前辈!”

听到了云顶真人的话,易秋这才发现他们。跟着就见他神色微微一喜,微微拱着手朝他们笑着。

“前辈!”

微微犹豫了一下,易秋又朝着火灵童子拱手道。

自己看不透他的修为,他应该是位金丹强者。

“金岩道友,别来无恙。”

朝着火灵童子打过了招呼后,易秋这才朝着金岩轻笑着道。

似乎,就像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