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279章 宗门(上)

第二百七十九章 宗门(上)

“拿去!这东西,就是你想要的?”

从储物袋中,将菱角拿出。....易秋十分平淡的,将它抛给了洛蓝。

“就是它,就是它!”

“谢谢前辈!谢谢前辈!谢谢前辈!……。”

从易秋手中接过了那菱角,洛蓝兴奋的有些言语混乱。

“不用谢我。”

“你给我下品灵泉的消息,我自然会拿菱角来回报。”

“两不相欠而已!”

听到了洛蓝的话语声,易秋淡淡的笑了一笑。

这确实没有什么好感谢的。

真要谈论下来的话,易秋更应该谢谢他。毕竟那一个下品灵泉的价值,可不是小小的菱角能比的。

“是,是,是!。”

听到了易秋的话语声之后,洛蓝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所以,他只能连道了几声‘是’,以此来表现他心内的兴奋。

“好了。”

“既然这个交易已经完成,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你自己在这小心点吧。”

话毕

易秋看了看,任然处在兴奋中洛蓝,微微摇摇头,易秋缓缓的腾空飞走了。

那方向

正是百兽岛外围的方向。

“太好了!太好了!”

“最难收集到的炎角兽菱角,现在都已经被我弄到手了。剩下那一些常见的东西,难度就要小很多很多了。”

“有救了。”

……

易秋离去的事情,洛蓝都没有在意。他只是兴奋的站在原地,不断的自言自语着什么。

脸上满是兴奋、欣喜之意。

另一边。

“嗖!”

一道遁光闪过,易秋已经到了百兽岛的岸边。

这一路上,除了一些不长眼的小东西。这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强大妖兽来阻拦。毕竟以易秋此时的实力,除了核心区域基本无敌。在他刻意放出了自己的气息后,根本就没有什么妖兽敢冒出来。

毕竟

易秋此时的实力,仅仅次于金丹之境。

除了那一少部分妖孽般的天才,易秋在筑基境基本找不到敌手。

“算下来,似乎还有一年半的时候。”

在空中缓缓的前行,易秋轻声的呢喃道。

此时的他,已经把他的目光投向了一年后。那个时候,才是他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

“这一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准备一番。毕竟那时候面对的敌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微微沉吟了一会儿,易秋又轻轻的呢喃道。

看的出来

易秋也有一些紧张。

那北疆

可是号称恐怖坟墓的地方!

……

半月之后

易秋已经赶回朝阳岛,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中。除去朝阳门最高层的那几人,基本上没人知道易秋的消息。朝阳门那数十名筑基境的长老,已经习惯了神出鬼没的三长老。

或许在他们的心中,易秋更适合不出现。

这样。

才符合易秋‘传说’中的形象!

易秋在百兽岛苦修的时候,两大门派的就已经结束了。

结果虽然充满了血腥的味道,但是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经过这一次血腥的试炼后,朝阳门完成了根本的蜕变。

战斗

不愧是最佳的修炼之途。

当初朝阳门的实力,一般都算不温不火。筑基之境的长老只有五十七位,练气境的弟子也只有数百而已。虽然看起来,已经十分不错了。但是事实上,这只是表象而已。

评定一个宗门的综合实力,无疑要从两个方面说起。

其一

自然是宗门的顶尖战力!

朝阳门的顶尖战力,就是三位金丹强者。而抛去他们三位不谈,筑基后期强者也要算。然而朝阳门的筑基后期强者,实际上基本处于断层的状态。

除去掌门赵武天。

朝阳门如今的筑基后期强者,就只有一位刚刚晋升的长老。

很明显

筑基境的长老中,朝阳门缺乏高手!就算把易秋这个妖孽算上,数量上也任然太少太少了。

至于其二

就是宗门新生弟子的潜力。

这东西要说明白一点,就是天才弟子的数量。

无疑天赋奇佳的弟子,在修炼上更能走的远。这对宗门的长远发展,那自然是十分的有力。

但是之前的朝阳门,却没有这样的资本。毕竟宗门实力太弱,根本吸引不了天才。就算是从小来培养,也说不准会被挖走。

堰塘无蛟龙,这就是事实!

但是经过了这战火的洗礼,朝阳门却得到了一次蜕变。

不少筑基初期、中期的长老,都在这次战斗中得到了突破。而且不少天赋奇佳的弟子,也渐渐的从中冒出了头来。虽然不少同门都死去了,但活下来的却更加优秀。

虽然说起来有一些残忍,但这确实对宗门是好事。

这一场战斗,让朝阳门强大了许多。

“轰隆!”

“三重玄元功,龙龟贺寿!”

硕大的龙、龟虚影,在天空中悍然降临。携着恐怖的荒古之气,从天空之中压了下来。在巨大龙、龟虚影的下方,还站着一个黄衫衣的男子。

那是。

赵武天?

“吼!”

“金刚战法,惊天大龙斩!”

疯狂的扬起头颅,是一条虚影之龙。

手握着气息强横的镇山锤,赵武天发出了最强的一击。那恐怖如深海的强大气息,在一刹那蔓延到了天地间。

“轰隆!”

龙、龟虚影和虚影之龙,在半空之中悍然相迎击。

这是绝强的冲击!

“轰隆!轰隆!轰隆!”

半空中

掀起了恐怖如雷域的轰鸣。

“呼!”

“咳咳!”

良久之后,强横的冲击终于落了下来。烟雾散去,渐渐露出了原本平静的天空。

赵武天气息混乱的立在空中,徒然之间狼狈的咳嗽了几声。

“嗖!”

“掌门,没事吧。”

见此情景

立在远方的易秋,立马就飞了过去。神色微微有些紧张的,朝赵武天开口关心道。

闹大了?

情不自禁的,易秋在心中郁闷道。

“咳咳!”

“没事没事!死不过去!”

似乎是听到了易秋的话语声,赵武天微微怨言着开口道。

“额!”

“我就知道。”

听到了赵武天的抱怨声,易秋一时间尴尬了起来。跟着就见他神色微微一闷,是十分小声的嘀咕了一句道

“你说什么?”

似乎是听到了易秋的嘀咕声,赵武天立马语气微微上扬道。

“没什么。没什么。”

像是被抓住了什么把柄,易秋立马严肃的摇头道。

“哈哈哈!”

“你这小子。”

看着易秋微微狼狈的摸样,赵武天倒微微大笑了起来。

“不过!你这家伙还真是变态,想不到已经变这么强了!”

跟着,赵武天又开了口道。说道后面,那语气都有了些回忆。

说起来

赵武天也算是一位,见证了易秋成长的人。从当初那不显山不露水的小家伙,一只成长到如今这威名远播的强者。

这真要算起来,也没过去多久。

至少对于修仙这来说,确实是没有过去多久。

“嘿嘿!”

听到了赵武天的话语声,易秋倒得意的笑了起来。

能够得到赵武天的承认,对于他也是件高兴的事。毕竟赵武天本身,就是位巅峰强者。在筑基之境中,基本到了巅峰。除去那些绝世、妖孽天才,基本上也没人能赢的了他。

事实上

赵武天距离金丹境,也只有仅仅一步了。

“对了。”

在得意了一阵之后,易秋似乎想到了什么。跟着就见他忽然开了口,朝着赵武天疑惑着说道。

“什么事情?”

听到了易秋的惊疑声,赵武天立马就回了一句。

“我记得,和金刚门的战斗,应该是结束了吧?”

稍微顿了一顿,易秋轻声的说道。

虽然心中还有一些疙瘩,但是他也已经能直视了。

“嗯!”

“已经结束了!”

听到了易秋的询问声后,赵武天微微的点了点头。在他的眼睛之中,微微还有些回忆。

“结果怎么样?”

听到了赵武天的话语声,易秋倒是跟着就开口道。

对于结果,易秋很想知道。

之前,一直没机会问。

“结果吗?”

听到了易秋的询问,赵武天微微顿了顿。

“其实还不错。”

跟着,赵武天又开了口补充道。

只是,语气微微有一些的感叹。

“还不错?”

听到了赵武天的话语声,易秋的眉头微微皱了一皱。

这话

他没理解。

“是的!”

“就结果来说,其实还不错。”

说到这,就见赵武天微微顿了顿。然后语气忽然放开了道。

“除去三位太上长老不谈。如今我们朝阳门的实力,确实比之前增加了很多。光是筑基后期强者,如今就有五位之多。那筑基中期的强者,也有十多位的样子。虽然筑基境长老的数量减少了,但筑基境长老的实力却增强了。”

说到这,他又微微顿了顿。然后才开口继续补充道。

“至于练气境界的弟子,死伤的数量十分巨大。毕竟和金刚门还有些差距,这一点确实是没法避免的。”

说道这里,赵武天的语气有些低沉。

毕竟是自家的弟子,他怎么可能真忍心?

“是吗?”

听到了赵武天的话语声,易秋微微有一些的沉默。

结果

其实和他心里想的,基本上没什么出入。但是事情真的发生了,易秋还是有一些感慨。毕竟他还是个有感情的人,情绪的浮动这是必然的事。

能有谁,真的逃过那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