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347章 傲慢女修

第三百四十七章 傲慢女修

“额!”

“这个,这个……”

尴尬的笑了笑,摊主有些犹豫。

看的出来,他不想放过这个好机会,但是这人,又似乎没有那么好糊弄。

一时间?? 浩然仙路347

他还真有些犹豫。

“怎么?”

“还在考虑,怎么宰我这头肥羊?这样的话,那我也只有走了哦。”

撇了撇那摊位眼中的犹豫,易秋倒是嘿嘿的笑了笑道。

话毕

直接起身要走了。

“道友,等一下。”

但是

易秋刚刚一起身,那摊主就开了口。

“怎么?”

“还有什么事?”

朝着那摊主笑了笑,易秋明知故问着道。

“两百枚下品灵石!”

“这东西,是我在一妖兽洞『穴』中发现的。虽然我也『摸』不清楚它的来历,但想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东西。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也就不多废话了。一口价!两百枚下品灵石。”

易秋的明知故问,那摊位没有理会。神『色』微微的正了一正,就见他严肃着开了口。

“这样?”

见此情景

易秋轻轻的笑了一笑。

“嗖!”?? 浩然仙路347

“拿去吧!”

一挥手

装有灵石的黑『色』袋子,飞到了那摊主的袖中。然后朝手中的法宝残片,仔仔细细的观察了起来。

“嗯!”

“看来没看错。”

『操』控着体内的灵气,注入到了残片之中。

一股有些熟悉、有些陌生的感觉,在易秋的内心深处缓缓升了起来。

这熟悉的

自然是那法宝的精气。

这陌生的

自然是那土属『性』灵气。

不过易秋的眼光,到真的是没有错。这一块残破的断骨头,真是某一法宝的残片。虽然因为属『性』相冲,对他没有大多用处。但是能掏出一件这么个宝贝,也是一件很令人高兴的事情。

“嗡!”

一声嗡鸣响起,残片忽然大亮。

原来是易秋注入的灵气,似乎让这残片有些恢复了。

“这、这、这……”

望着眼前发现的一切,摊位却苦笑着愣住了。

看到这

他怎么能不明白?

原来那块没什么用的骨头,似乎还真的是件什么宝贝。嫉妒、后悔的心绪自然是有的,但也就仅仅是在心中的转一转。眼前这位青衣修士,明显不是什么善茬。

反正自己也没亏,何必再去冒险呢?

“那小子,快给本小姐站住!”?? 浩然仙路347

朱玲

生来就是那天赋奇佳之才,更因此受到了长辈的宠爱。如此从小到大之下,脾气倒有那么娇惯。

原本前十日的自由交易会,她倒是没有想过前来参加。但是因为耐不住无聊,倒也带着下人出来了。原本她还有些后悔,没遇上什么好宝贝。但刚刚不远处发生的一幕,却让她彻底的兴奋了起来。

这宝贝

还真让她遇上了。

“嗯?”

“你是在说我?”

收起那光芒透彻的残片,易秋倒准备转身离开了。但是那步子都还没有踏出,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娇慢声。若有所思的笑了一笑,易秋转过身淡淡着道。

“就是在说你,快给我站住。”

看着那陌生修士停了下来,朱玲立马娇横着走了过去。

“刚才那个东西,拿出来我看看。”

踩着丝纱如丽的华衣,朱玲直接毫不客气道。

“你说这个吗?”

眼前这陌生女子的无礼,易秋倒是也没有多在意。将陷入平静的残片拿了出来,易秋直接轻笑着抛给了她道。

“蓬!”

“就是它。”

接过易秋丢来的法宝残片,朱玲兴奋的娇声大叫着道。

虽然手中物品的气息,还是显得十分的微弱。但好歹易秋之前的灵气温养,让它稍微恢复了一点的元气。所以在朱玲的神识探测下,也隐约间透出了神秘之处。

神识探查的越深,朱玲神『色』就越喜。

从小就身受门派老祖的宠爱,让她的见识早跨域了一层次。即使是如此程度的宝贝,她心中也多少有了印象。

当即

朱玲是大喜。

“嗖!”

“拿去!”

直接从华丽的衣衫中,掏出了一个粉『色』的袋子。那朱玲理所当然的,朝着易秋娇声言语道。

“哦?”

“看来,准备强抢我的东西?”

见此情景

易秋倒是也没有生气,只是阴阳怪气的笑道。

“轰!”

“放肆!”

“竟敢如此对小姐说话,立马跪下给我家道歉。”

但跟着

女修背后的三个下人之一,却因此变了脸『色』冷言着道。

筑基中期?

“轰!”

“竟然是筑基中期强者?”

“那个白衣女修究竟是什么人,一个仆人竟然都是如此强者?”

“看来那个青衣小子,只有捏着鼻子忍了。想不到如此身份的修士,竟还做的出如此事情!”

“嘘!你想找死吗?”

……

一时间

留意这里的修士们,立马全部都沸腾了,

一个筑基境中期的修士,竟然只是那女子的仆人。要知道筑基境中期这等强者,放其他地方那都是一方霸主。

这女子

究竟是什么来头。

“哼!”

“小子!这种宝物岂是你能拥有的?那储物袋中有几百枚灵石,拿着自己就赶快离开这吧!”

跟着

女子朱玲骄横的挥了挥手,一副打发叫花子的样子道。

“也不知道是哪家弟子,竟养出这么个女子来。”

到这里

他也没了兴趣。

易秋毕竟是位金丹强者,怎么受得住如此的轻视?

一抬手!

“啪!”

“轰隆!”

之前说话的筑基中期修士,被易秋一巴掌扇到了脸上。整个人飞出了数十米,直接陷入了那昏『迷』中。

“哼!”

“你算什么东西?”

淡淡的冷哼了一声,易秋轻声的开了口。

“东西给我吧!”

“我可没心思和你们玩了。”

跟着

望着愣在原地的那女子,易秋淡淡的开了口言道。

“阿!”

“你竟然打我的人?告诉你……”

下一刻

那女子竟尖叫道。

但她的话都还没有说完,易秋就淡淡的抬起了手。

“啪!”

又是一巴掌!

“嗖!”

一道精光闪过,碎骨闪烁飞出。

接过了浮在空中的法宝残片,易秋望了望呆滞在那的女子。

“出门在外,收敛一些的为好。”

话毕

易秋离开了。

“轰!”

“我、我、我!我看见什么了?”

“筑基中期的强者,被一巴掌扇飞了?难道那一位青衣男子,是筑基境巅峰的强者?”

“应该是吧!也只有筑基境巅峰的强者,才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吧?”

……

易秋一走

围观的修士们沸腾了。

一巴掌扇飞一筑基中期强者,光是想想就是一件恐怖之事。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的强者,怪不得从始至终都那么平淡。

“阿!”

这时候

朱玲终于回神了。

『摸』着脸上刺痛的肌肤,神『色』愤怒的尖叫着道。

“小姐、小姐,您没有事吧。”

见此情景

身旁其余两位仆人,立马紧张的开口道。

“该死的家伙,竟然敢扇我。”

“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眼中透出了些怨毒,朱玲神『色』有些扭曲。

从小到大

扇耳光是第一次。

真让生活在蜜罐中的她,怎么压得下心中火气?

“快!快去!快回去!”

“把其他师兄、师姐都给我叫来,我一定要那小子尝到生死之痛。”

跟着

朱玲直接命令道。

那巨大的耻辱感,扭曲了她的情绪。

但是

仆人没有动。

“愣着干什么?想造反了吗?”

见此情景

朱玲直接尖锐大叫道。

“小姐、请息怒!”

“只、只是以那人的实力,除了大师姐没人是对手。”

仆人神『色』一变,立马急忙着道。

“大师姐?”

这三个字一出,朱玲楞了一愣。

似乎有什么不好的回忆,神『色』都多了几分的变化。

“那就去找她!”

跟着

朱玲开了口。

“我亲自过去。”

犹豫了一阵,她又补充道。

跟着直接撇下昏『迷』的仆人,朱玲愤怒的跳着脚离开了。

至此

围观修士们,才缓缓散去。

另一边

“还真是晦气。”

脸上带着一些郁闷,易秋轻声的嘀咕道。

原本只是想逗逗那人,谁知道碰上这么个人。早知道之前就直接离开了,也省的现在心情的这么闹。

“算了!”

“这地方也没什么逛头了,还是早一点回去休息吧。今天都是自由交易会的最后一天了,我也可以开始准备一下明天的事情。我手里面还有不少元磁海域的特产,在这边的话应该会很有一番人气吧?”

跟着

他又想到了其他事情。

之前元磁海域积留的东西,没用的都可以清理一下了。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易秋自然也起了些心思。

不过嘛

也还得整理一下。

虽然有些东西看起来是没用了,但易秋却也没准备将其处理掉。说不定在以后什么时候,还可以起上什么的用处。

一边想着

易秋慢悠悠的回去了。

不过他惹下的一番风波,倒是在那修士中传开了。

一位十分神秘的青衣强大修士,一巴掌扇飞了一筑基中期强者。拥有如此恐怖实力的家伙,估计踏入了筑基境的巅峰。不少活跃于清溪坊市的势力,也都开始暗自的行动了起来。

这么一强大修士

要是能将其拉入自家实力,那肯定是它们心中所愿的。就算是它们这一个念头行不通,但能结实如此强者自然也不错。

无心之举

倒是掀起了一些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