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368章 交易!

第三百六十八章 交易!

“你看这个怎么样?”

下一刻

月灵子却做出了一件,以易秋很精要的事情。

似乎是从他的储物袋之中,月灵子竟掏出了一纸玉卷。

而在那一纸玉卷的中心!?? 浩然仙路368

正浮现着三个赤『色』文字!

赤星指!

“这上面是一门火系的神通秘法,至于它的品阶则是那高级下品。如果用这门神通当做报酬的话,也应该足够让道友你出手了吧?”

话毕

月灵子竟然将它,直接丢给了易秋。

“高级下品的火系神通秘法?”

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睛,易秋捏着那玉卷喃喃道。

跟着

自然是把注意力,都放到了玉卷上。

这样一门强大的金丹神通,对于易秋的意义十分非凡。

和《震雷金身》那样的成长神通不同,这《赤星指》是属于那一种修为神通。

那本身的修为、底蕴越高!

爆发出来的威力就会越大!

虽然

就长远来说

《赤星指》这门神通的极限,自然比不得那《震雷金身》。但是就目前易秋的情况来说,《赤星指》无疑更加的实用。只要能将《赤星指》练到入门,只怕威力就能媲美之前的极限。

而这

也就是差距。

中级筑基境的神通秘法,确实不能和金丹神通比。所以这也是之前他急于,寻找金丹境神通的原因。?? 浩然仙路368

“这门《赤星指》乃是,一位神秘强者的手笔。虽然品阶没能达到中品,但却也是很难得的珍品。相信以易道友你的眼界,自然能分辨出它的价值。”

这时候

月灵子倒是笑道。

他那言语中,到全是自信。

别看他嘴里说的轻巧,

但那也只是谦虚而已。

一门金丹境的高级神通秘法,最垃圾的都比同阶法宝珍贵。更别说他拿出的《赤星指》,可不是一般的高级下品神通。不过那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所以他神『色』才现在那么随意。

这东西

自然是宗门给的!

“不过截杀三星洞一行人。你们是准备让我一人去?”

这时候抬起了头来。易秋忽然笑着问道。

“当然不是!”

意料之中的问题,月灵子摇了摇头。

“你有两个帮手!”

“但具体是谁,你不用知道。到了合适的时候,你自然会看见的。”

自然月灵子的话,也是意料之中的。

“好吧!”

“还有个问题。”

这时候

易秋却严肃着道。

“会不会有元婴强者参合?”

话毕?? 浩然仙路368

神『色』很凝然。

“有!”

十分肯定的,月灵子答道。

“这件事本就是上面的意思,要不然我敢弄出这些事情?如果他们的元婴强者出动了。我们这边自然会有人对付着。难道你还以为那些元婴强者,能有功夫来找你们的麻烦吗?”

不过跟着

月灵子又继续开了口。

易秋担忧的事情,他自然心里清楚。

这种十分关键的问题!自然得让人接受才行!

“既然如此的话,东西拿出来吧!”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应,易秋他倒是爽快了许多。

脸上带着一丝本『性』的笑意,朝着身前的月灵子轻笑道。

“额?”

“拿去吧!”

听到了易秋的话。稍微的愣了一愣。然后轻笑着摇头,拿出了一枚血书。

这种事

怎么能没有保障?

答应参与这件事的修士,都得在那血书烙上心神。凭着那枚血书上的汹涌血气,估计元婴强者都抗不下反噬。

这种东西

才是最好的一个保障。

“嗯!”

接过了那枚血书,易秋仔细看了看。

确认了所有的内容之后,他才缓缓烙上他的心神。

从这一刻起

易秋被紧紧的绑到战船上。

只有斩杀了那叶文之后,易秋才能脱开这件事情。

不过吗?

这不正是他愿的?

“好了!”

“我现在我们也是,一条船上的人了。”

仔细的做完了那一切。易秋递出血书轻笑道。

“呵呵!”

月灵子敷衍的笑了一笑。他正在检查易秋的烙印。

确认了之后

他才小心的收回了那血书。

这东西本身就是一个至宝,他可不敢弄出什么问题来。

“既然道友接下了这个买卖。我这还有一个东西要送你。”

跟着

月灵子笑道。

然后就见他拿出一面轻纱,跟着递到了易秋他的手上。

“这是无影蟾吐出的影纱,可以掩盖住本身的气息。但是这东西却只能用一次,所以行动的时候再用它吧。”

东西给了易秋之后,月灵子才讲解着道。

“能掩盖本身的气息?贵派还真是有心了!”

接过薄如蝉翼的影纱,易秋微微有些欣喜道。

这东西

倒是一个真宝贝!

“哈哈哈!”

“是我们应该做的。”

对于易秋的话语声,月灵子倒是大笑道。

“呵呵!”

“既然如此的话,我就先告辞了。接下了这种事情,也需要准备一下。”

呵呵的笑了一笑,易秋提出了告辞。

“嗯!”

“到了要行动的时候,我自会通知道友的。”

自然的

月灵子点了点头。

“告辞!”

下一刻

易秋也就消失了。

“耗费了这么久的时间,终于把三个人找齐了。到时候我再亲自出手,灭掉那位的嫡系弟子。只要那个嫡系弟子死了,老祖吩咐的事就算成了。”

良久之后

月灵子才轻声道。

那眼中之中,充满了期待。

门中那位元婴境的存在,对这件事可是很关注的。

下一刻

月灵子也离开了。

“原来是这样?”

“三星洞的那群弟子之中,似乎有个大人物的嫡系?”

这时候

半空中显出了一个身形,正是刚刚才离开的易秋。原来易秋竟然没有离开,只是在隐去了他的身形。从月灵子怪异的行动中,易秋早就发现了些异样。

本着位了自己安全的心思,他自然需要多多了解一下。

倒是这临时起意,让易秋有了收获!

事情的真相

不小心对易秋『露』出了痕迹。

“不过仅仅是这样的话,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不过陷入了两派之间的漩涡,也不知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

跟着

他又感叹道。

摆明了两大派的棋局,自己就这样撞了进去。

要知道作为棋子的命运,那往往都是十分悲惨的。

“嘿嘿嘿嘿!”

“谁叫我就是这『性』格呢!”

突然嘿嘿的笑了笑,易秋才真的离开了。

别人都骑到了他的头上,你让他怎么还能够忍呢?

易秋的『性』格

绝对是咬下一块肉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