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29章 南灵宫出面!

第四百二十九章 南灵宫出面!

“黑云道友!”

“不知贵派是什么意见?”

看着气氛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星蓝老祖不禁朝着黑云问道。

“我们?”

听到星蓝老祖的话,长发黑云微微一愣。

眼中神色。

跟着闪过了一些犹豫。

只是。

没再多说话。

“哎!”

见此情景。

星剑老祖微微一叹气。

这个结果。

他自然早就心里有数。

毕竟从正常的思维角度来说,这才是最为妥当的处理方法。

“抱歉!”

倒是下一刻。

炎龙老祖也抱歉的开了口。

考虑了这么就,他也有了决定。

“还请诸位道友谅解一番,丹霞谷根基还是太浅了。”

微微顿了顿。

炎龙老祖微微有些复杂道。

炎龙老祖担心的。

自然是三星洞元婴境强者狗急跳墙。

丹霞谷好不容易情况有了一些改进,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冒进而陷入危局。炎龙老祖毕竟才刚刚才踏入元婴境。随便找一位元婴强者都不会弱于他。

所以。

稳妥些的好。

“抱歉!”

在这个适当的时候,黑云老祖也开了口。

和丹霞谷一样。

黑魔山也没这个底蕴去赌一把。

“哎!”

情不自禁的。

星剑老祖再次轻声的叹道。

两方势力代表都表了态,这件事就明显有了结果。

除非是。

他们想单独行动。

不过很明显。

这种事情不大可能发生。

“既然如此的话,说说其他事吧。”

“就算我们不准备将它们斩尽杀绝,但总归还是要它们付出些代价吧。”

这跟着。

星剑老祖又言道。

第一个方案,已经被否决。

那后备的第二个方案,自然就可以拿出来了。

“这个自然。”

听到这里。

炎龙老祖立马轻笑道。

分疆割土。

他等的不就是这个吗?

“这样吧!”

“我们先各自派出门中的金丹之境修士,然后到三星洞麾下领地先打一打秋风。”

下一刻。

星源老祖忽然道。

“打秋风?”

这话一出。

其他人都微微愣了愣。

这种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让大家都微微有些诧异感。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别告诉我你们当年,就没有做过这些事。”

只是瞥见其他原因的神色,星源老祖却撇着嘴挤兑道。

“额!”

“这个。……”

……

这话一出。

其他人瞬间神色一滞。

然后十分自觉的。没有再参合进去。

打秋风?

这种事谁没做过?

“那就先这样定了。”

“我先去挑选几个合适的长老。正好让他们也松松心中郁气。”

见此情景。

星源老祖立马拍板道。

跟着一起身。

竟然就像立马开始行动。

这一幕。

让他们哭笑不得。

这好歹。

也是为中期元婴。

只是这德行。

还真是有些不符他的身份。

只不过。

大家也都没阻止。

因为星源老祖的提议,未尝不是一个好决议。毕竟否定了斩草除根的计划,就代表他们已没什么事可做。那所谓的打打秋风,就是消磨时间而已。

他们占据了上风,所以他们可以等。

但是

三星洞不能。

相信此时。

他们也该有些动作了。

别看大家都刻意回避着这个话题,但是在场的哪一位心里能不清楚?

倒是跟着。

星源老祖准备离开了。

只是!

“等等!”

一个飘忽的苍老之声,忽然在大殿之中响起。

然后。

在他们面前。

多出了一个金袍的老头子。

看起来。

虽然有一些邋遢。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生出点点轻视。

那一刻。

所有人变了变色。

他们都是什么人?

一个都在站到了巅峰的元婴强者。

但是站在这个邋遢的金袍老者面前。他们心里却都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相互对望。

神色不禁的变得震惊。

“你先坐回位子上去吧,我有些事要对你们说。”

金袍老者望了望在场的人,然后朝大门的星源老祖道。

没有什么回答。

但是星源老祖却缓缓坐了回去。

“前辈是?”

沉默了一阵。

星剑老祖这才轻声开了口。

“我来自南灵宫!”

听到星剑老祖的话,金袍老者跟着应道。

“南灵宫?”

“嘶?”

……

金袍老者话语声刚落,响起了一声声的震惊。

南荒第一派。

名副其实、没有丝毫争议。

别看青峰派、黑魔山、丹霞谷,都是各自大州最为顶尖的宗门。但就算是它们三大派加在一起。估计都不够南灵宫正眼瞧一瞧。这南荒十一州真正强大的宗门,其实加起来也就只有四个而已。

这四个门派。

都聚集在排名前二的大州。

至于排名在后的九个大州,根本就不能够和它们相比。

“不久之前三星洞找到了我们,让我们出面解决你们的争端。这是他们之前交给我的东西,你们可以先拿过去研究研究。”

下一刻。

金袍老者淡淡道。

一卷烫金的百年紫竹玉简,出现在了星剑老祖的面前。

“别介意我说句题外话,里面的内容我看了看。光从诚意这个方面来说,或许内容能让你们满意。”

倒是跟着。

金袍老者随意的笑道。

他的身份只是一个调解人。换句话来说就是他们没仇。

所以。

态度还不错。

“我先看看。”

朝着自己这方的元婴强者看了看。星剑老祖跟着朝着压低声音着道。

其他人。

自然没有人反对。

伸手握住了玉简。

星剑老祖的神识缓缓的探到了其中。

整个过程。

他的神色没多大变化。

只是。

“呼!”

抽出神识的时候,不禁舒出了口气。

“大家都看一看吧。”

递出了手中的紫木玉简。星剑老祖轻声开了口道。

十分自然的。

一个个都接过仔细看了看。

那神色

倒是很多种多样。

不过兴奋、激动的成分。看起来要占得多那么些。

“嗯?”

“你是叫做星剑吧?”

倒是趁着这个空间的功夫,金袍老者随意的坐了下来。

然后看了看星剑老祖,然后忽然开了口问道。

“没错!”

疑惑的应了应声,星剑老祖小心道。

金袍老者的这一番话,让他摸不着什么头脑。

“不用紧张!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子!”

“我和元成子是很要好的朋友,听他说他和你的关系也不错。”

倒是跟着。

金袍老者开口解释道。

“元成子?”

“原来是这样子,他现在还好吗?”

倒是听到了金袍老者。星剑老祖猛的欣喜道。

情绪

都涨了几分。

正如金袍老祖所说。

星剑老祖和那位元成子乃是过命的交情。

“你说他吗?当然很好!”

“前期日子冲破了最大的瓶颈,现在也成了万人之上的人物。”

找到了相同的话题,金袍老祖也来了兴。

语气。

都热情了些。

“冲破了最大的瓶颈?难道是元婴后期吗?”

只是听到了金袍老祖的话,星剑老祖立马神色一滞道。

那位元成子。

之前就是中期巅峰的修为。

“没错!”

“这一次也是因为他的关系,三星洞拿出了更大的诚意。”

笑着点了点头。

金袍老者跟着朝着星剑老祖道。

“原来是这样!”

金袍老者这话一出,星剑老祖恍然大悟。

紫木玉简中。

记载着乃是三星洞的诚意。

但是。

却太丰富了。

大到三座外州灵山福地。小到一枚枚下品的灵石。

数量极其庞大,价值十分惊人。

估计拿出了这么一份东西,得掏空三星洞七层的家底。

正常的情况。

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掏空了七层的家底,那还不如放手一搏。

“这是我的传讯玉符,没事大家可以聊聊。既然你是他的朋友,那你也是我的朋友。”

“哦,对了!我叫元心子。”

拿出了一枚蓝色的玉符,金袍元心子跟着轻笑道。

“一定!一定!”

有些激动的接过那枚玉符。星剑老祖跟着开了口应道。

倒是这时候。

其他人也看清了玉简内容。

“这个诚意。你们还满意吧?”

见此情景。

金袍老祖语气一淡道。

“满意!满意!”

下一刻。

炎龙老祖激动道。

黑云老祖也在旁边跟着点了点头。

这个结果。

他们之前都没有想到。

不过这一切。

却是沾了星剑老祖的福。

之前他和金袍老祖的交谈,两人都没刻意的隐瞒什么。

兴奋头过了之后。

黑云、炎龙都在心中默默做了决定。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告辞了。”

下一刻。

人直接就消失了。

来得快,去的也很快。

望着金袍老祖消失的地方,众人却奇怪的沉默了起来。

“这些东西分分吧!”

到了最后。

还是星剑老祖开口道。

他说的。

自然是那些诚意。

这之后

很是顺利的分割。

十层的东西。

青峰派占据了七层半,黑魔山占了其中两层。至于丹霞谷拿的最少,仅仅只是拿到了半成。

只不过。

没有任何不满意。

因为这个分配,算是很公平了。

这次的事情。

青峰派做了多少、黑魔山做了多少、丹霞谷做了多少。

大家心里面都清楚,眼红什么的都没用。

出了多少力,拿多少东西。

这一点上。

青峰派也没使坏心思。

他们拿到了够多的东西,完全超出了之前的想象。

名利动人心。

只是必要的时候还得忍住。

现在他们三派之间的关系,完全能创造出更多的利益。

隐性的

才是最有价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