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然仙路

第431章 五炎山

第四百三十一章 五炎山

南荒十一州

排名第二的名字叫做雪州。

大约七八层的区域,都笼罩在冰雪之中。

至于剩下的那一片区域,才是绿茫茫的无尽林海。

相对于其他大州的环境来说,雪州这地方显得更独特一些。?? 浩然仙路431

另外值得一提的事情是。

雪州比南州整整大一倍。

算起来的话。

是十一州里面面积最大的。

此时的易秋。

正和白熊老祖待在一起。

都坐在一件鸟形的飞行法宝之中,还差一点就要进入了雪州的地界。

“这地方,还是真是神奇阿!”

透过侧边的窗子,易秋望着不远处。

左边乃是茫茫的绿『色』林海,只是往右就渐渐变的雪白。

这种奇异景『色』。

就是易秋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被这景『色』吓了一跳。南荒十一个大州之中,就属这个雪州最奇怪。”

白熊老祖原本是闭着眼睛的,只是这时候才忽然开了口道。

“五炎山在什么地方?”

听到了白熊老祖的话之中,易秋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跟着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开口道。

一路上。

这个类型的话题,易秋问下七八次。?? 浩然仙路431

倒是易秋的心情,白熊老祖也理解。笑着摇了一摇头,跟着伸出了手指。

“左边!”

指着左边的茫茫林海,白熊老祖轻声的笑道。

“这雪州的环境十分的奇怪,很多地方都是光秃的一片。也只有被林海覆盖的地方,才有几座像样的微型山脉。”

倒是跟着。

白熊老祖又轻声着道。

这种怪异的现象,不仅仅是他好奇。

无数元婴修士都很好奇,只是却没人把谜给解开。

所以久而久之。人们也习惯了。

这一次。

易秋没有再回答。

望着茫茫的无尽林海,易秋陷入了沉默之中。

目的地离得越近,他心情就越复杂。

包裹了很多。

让他的情绪很难平静下来。

“嗖!”

光拉长了尾巴。

飞行法宝也终于进入了茫茫林海。

……

雪州。

湛蓝的天空。

有两个穿着灰袍的修士,正在天空中飞快疾驰着。?? 浩然仙路431

左边那个。

看起来年纪十分青少。

至于右边那个。

那明显是年纪已经踏入了中年。

甚至于、

发丝都有些白『色』。

此时的他。

神『色』倒是有一丝犹豫。

但跟着。

就也安定了下来。

“小云!”

声音。

十分的威严。

像极了久居上位的人。自然而然的有那气质。

“父亲大人!”

年轻人之前的神『色』还有些无趣。但这时候却已经变得小心起来。

很明显。

对中年人他很怕。

“我之前说的话,现在还记得吗?”

下一刻。

中年男子淡淡道。

“平时你那些不入流的秉『性』,你是我儿子我也懒得计较。不过等会到了五炎山的话,你最好乖乖的给我收起来。别说这次我们是去求人的,就算不是我想你也该清楚。要是得罪了那位强者的话,宗门的面子估计保不了你。”

没等自己儿子说什么,中年男子跟着一厉道。

“父亲大人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没脑子的人。”

眼中闪过了一丝不以为然,青年却还是大声的保证道。

这一路上。

同样的话说了七八次。

他又不是不知道五炎老人的厉害,他自然不会傻到去招惹那种存在。

“嗯。”

或许是得到了儿子的保证,中年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走吧。时间不多了。”

话毕。

那遁光一耀。

两人的速度再次增加了些。

……

五炎山。

坐落于无尽林海。

那是一个被林中小溪环绕的小山。

严格来说。

还当不得黑魔山千一。

其实照理说。

这种小山不会十分的出名。

但是五炎山凭着它的特殊身份,硬生生的被无数强大修士熟知。

那五炎山。

乃是五炎老人的居第。

五炎老人。

那是一位传奇的人物。

元婴之境巅峰的绝世强者人物,算是秦皇小灵界的最巅峰存在。

虽然他

只是一名散修士。

但是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句啊。这一界比他强的还真没有几个。当初五炎老人纵横南荒的时候,甚至还斩杀了一位巅峰的强者。同样是元婴境巅峰的巅峰强者,五炎老人却生生的把他给斩了。

这样恐怖的战绩。有几人能做出来?

反正如今的五炎山,地位变得越发往上。

即便是南灵宫那样的四大宗门,也同样对此处抱着最高的礼数。

“嗖!”

“嗖!”

两道踏着遁光的人影,进入了五炎山的地界。

仔细一看。

正是易秋和白熊老祖。

早在距离五炎山近千里的时候,他们就从飞行法器中走了出来。

听白熊老祖所说。

这似乎是个默认的表达尊敬的方式。

“看见了吗?就是那里。”

“被一圈溪水环绕的地方,那个有些像狮子的小山。”

这到了地方。

白熊老祖也就开了口指道。

“噢!”

应了一声。

易秋顺着放心了过去。

很是平常的小山。也只有数百米高。

被一层茂密的常青木盖着。看着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咦?”

“那是?”

目光顺着往下。

条件反『射』的朝着下方湖水看去。

但跟着。

易秋语气变了变。

围绕在溪水的左右,那密密麻麻的灵芝。

拳头大小的朱元果、蓝紫『色』的百年须参、人脸娃娃一般的婴果……

“那是五炎老祖的『药』圃。他老人家也是位丹师。不过你看见的那一幕,不过只是些幻术而已。那『药』圃处的真正地点,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

倒是望见了易秋的神『色』,白熊老祖跟着开口解释。

第一次来的时候,他也被吓了一跳。

里面的东西,全都是珍品。

其中的很重珍惜灵材。甚至难以用灵石衡量。

不过这趣味。就有些……!

想着想着。

白熊老祖神『色』怪了些。

“额!”

白熊老祖的最后一句,倒是易秋微微的一愣。

这种趣味。

额!

“快落下去吧。”

倒是跟着。

白熊老祖轻声开口道。

然后。

行动了起来。

见此情景。

易秋随着落到了地面。

在他们的不远处,有一座青石小桥。

整个围绕着五炎山的小溪,就只驾着这一座普通小桥。

如果是最礼貌的方式,那自然是从上面过去。

这自然。

他们两也不例外。

“什么人?”

只不过两人才刚刚走到桥上,耳边却响起了一个淡淡声音。

这声音?

白熊老祖侧侧头。

望见了青石小桥下的一首简陋小船。

船上。

有位灰袍人。

“在下林州黑魔山白熊道人!”

一拱手。

白熊老祖轻声道。

“这是在下的一位故人。”

跟着。

又指易秋道。

“拜见主人吗?都和我来吧!”

倒是听清了白熊老祖的话,灰袍人这才平静的开了口。

身形一闪。

瞬间到了青石小桥上。

这时候。

易秋才看清了他。

十分平常的面貌。十分平静的神『色』。

倒是从他的身上,

易秋却感觉到了一些元婴强者的气息。

联想起之前他的呢喃声,易秋倒是神『色』微微一滞。

一位元婴之境的仆人,真不愧是那样的存在!

倒是下一刻,那人一转身。

顺着前面的小路,慢慢的走上了山。

不一会儿。

到了一处山腰平缓地带。

那里。

有座小房子。

篱笆桩、青竹栏。

一间土黄『色』的小茅草屋。院落中还有一个石桌子。倒是在那石头桌子左右,还有两三个褐『色』的石凳。

“坐吧。”

进了小茅屋之后,那人就坐了下来。

见此情景。

易秋神『色』跟着顿了顿。

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被白熊老祖拦住了。

跟着。

他坐了下去。

只留下易秋一人,怪怪的站在一旁。

“这是纯心酿,道友尝尝吧。”

拿出了一壶青『色』的酒坛子,灰袍人淡淡的开了口说道。

跟着。

到满了一杯

“咕噜。”

端起了那杯纯心酿,白熊老祖一饮而尽。

面『色』。

微微有些红。

“道友你的实力应该清楚吧。平常小事主人不会见你的。”

跟着。

那人轻声道。

“五炎池!”

“是为五炎池来的!”

倒是那人的话语声刚落。白熊老祖就跟着开了口。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不急。

想要见到五炎老祖的话。必须得过灰袍人这一关。

“五炎池?”

白熊老祖的话语声刚落,灰袍人倒是立马怔了怔。

如果是那种程度的话,倒是足够询问主人了。

跟着。

陷入了沉默。

然后拿出了一枚小竹鸟,对着其中轻声说了什么。

然后。

抛上了天空。

“先等等。”

望着渐渐消失的小竹鸟,灰袍人轻轻的开了口道。

“咕噜!”

“还真是美味阿!道友你还要吗?”

一口饮下了杯中的纯心酿,那人又朝着白熊老祖着道。

“不用。不用。”

听到话。

白熊老祖客气道。

对于酒。

他倒没多少喜好。

至于灰袍人。

自然没有再理会白熊老祖。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易秋的神『色』依旧平静。

只是目光。

却多多少少有些波澜。

毕竟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的心中自然很多情绪。

不一会儿。

那只小竹鸟飞回来了。

化作了一道赤『色』的云烟,直接融入了灰袍人体内。

闭着眼睛。

黑袍人微微沉默了下。

“老祖他不想见你们。”

只是接下里的话。

却让易秋、白熊老祖神『色』猛的大变。

不想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