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章 重生

第一章 重生

七月的炎州,天气还是很闷热的。树上的不知名的小虫子不停的叫着,即使是到了夜里,也不见有什么凉爽下来的打算。

临云城的西南方向,一道人影慢慢走了过来,身体有些僵硬,走进了看,却是一个书生,哆哆嗦嗦的走着,还一边念叨着,看起来这个赌是该赢了的。却原来,临云城的西南方向是一个大概方圆十几里的乱葬岗。从临云城建城以来,不管是贫穷人家,或者是大富大贵,只要还是临云城的居民,基本上死后都是葬在这个地方,即使有区别,也只不过是地方大小的区别罢了。

所以城里很多少年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打赌看看谁敢在晚间的乱葬岗上通过,虽说只是起哄的成分居多,但是这个年纪的少年,基本上都是很要面子的,所以隔三差五的就有那么几个人相伴着晚上去乱葬岗上走一遭。

然而像今天这样一个人走过来的,却也是极少极少的,若不是家中母亲生病急着等钱医治,他也不会独自一人走到这里来。只是为了一两银子的赌注,然而这一两银子,却是有可能是母亲生的希望呢。

天气越来越阴森了起来,天色也越来越黑,月亮几乎躲在了云层里面不再出现,四周压抑的感觉越来越强,书生看了看四周,裹紧了身上的长袍,匆匆加快了速度向前走去。很快就走到了城门口。却完全没有发现,他的后方,电光一闪而没。

洛丝丝有点迷茫的看着现在这个状况,浑身上下都是伤口,衣服上沾满了泥巴。伤口还都是焦黑焦黑的,似乎是被雷电打过了似的。

洛丝丝完全搞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她的脑子里面也多出来一些明显不是自己的记忆。她明明是在冲击金丹,似乎有人冲进了洞府,之后发生了什么,洛丝丝也只记得自己心中的最后一个念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之后就是现在这样了,她忽然出现在了一片乱葬岗中间,从她那微薄的记忆中,她能记得,自己现在这个身体却是三百年前城中洛家的小小姐,因为中毒暴病而亡,之后就一直埋在这里,而三百年后的今天,阴差阳错之下,她却成为了旱魃,关于旱魃,洛丝丝最起码知道一句话,那就是旱魃一出,赤地千里,最少在他们那个时代的人心里,旱魃算得上是很厉害的。而经过半天的研究,洛丝丝终于发现了一个值得安慰的事实,那就是,她的空间戒指也随着她一起过来了。

要知道,曾经就是因为这个戒指,所以洛丝丝才会在冲击金丹的时候被人冲进洞府,目标其实就是这枚戒指。最起码,那群忘恩负义的家伙也别想得到这个戒指了。

当然戒指里面的东西也都跟了过来,不过让洛丝丝感到郁闷的就是,那旱魃的千里赤地似乎也跑到了戒指当中。现在她的戒指已经完全不是原来那个无限大的空间了,最起码不是她都能去的了,虽然看上去也仍旧是很大,但是,却明显只有方圆十里左右是安全的了,除了这方圆十里以外,其他地方都已经是火红一片,正是应了那句赤地千里。

而除了戒指的异样之外,洛丝丝完全感觉不出来自己有什么不同,除了身体素质似乎比以前好了很多,脑袋里面存着其他人的一部分记忆和一点报仇的执念以外,几乎完全没有什么别的不同,而且这枚戒指也好像只余下了隐藏气息和储物以外,其他所有的功能都已经封闭了,洛丝丝只是庆幸,幸好隐藏气息的功能还存在着,要不然岂不是一出现在众人面前就会被发现自己是旱魃。

从这具身体的记忆里面,洛丝丝发现这个世界却是一个修行的世界,基本上可以算是全民修行了,只是修为的高低不同罢了。

而这具身体的记忆,也渐渐模糊起来,留下的那些记忆也开始变淡,生活的本能虽然还刻在脑子里面,但是其他那些具体的事件,却开始慢慢模糊,脑海中最深刻的除了丫鬟端来的那碗毒药,就是无边的痛苦和黑暗,而最后留下的,就是一片闪电。

回忆着记忆里微弱的东西,若丝丝能感觉到这具身体的遗憾,默默的在心中承诺会帮助她报仇后,变先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毕竟报仇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三百年前的事情,即使当事人还活着,也并不是随便就能查到的。

洛丝丝思考了许久,看来这具身体是刚刚化身为旱魃,而脑海中那最后一丝意识也肯定是因为旱魃出世时的那道天罚的闪电,而完全覆灭,只留下心中的那一份执念,这样,洛丝丝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个旱魃出世都带来了大灾难,毕竟心中充满仇恨并且只剩下执念没有其他意思的一具身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时完全无法预计的。

而洛丝丝是在冲击金丹的时候受了暗算,而手上的这个戒指,估计护着她的一丝魂魄寻找到了这具和她磁场完全适合的身体,要不然,就她所了解的,夺舍重生基本上没有个几百年的磨合是不可能完全融合的,而现在,自己却完全感觉不到和这个身体无法融合,反而是完全感觉就像是在用自己的身体。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洛丝丝起身从戒指里面拿出一件样式和身上的衣服几乎一致的衣服来,这就不由的庆幸自己喜欢收集各个朝代的衣服了,从古至今,从内至外,乃至像COSPLAY之类的衣服,都收集了很多,虽然身上的可能是三百年前流行的款式,可能现在早已经大不一样了,但最起码比起身上原来的到处都是泥土和划痕的衣服来说要好了很多,对着。空间戒指虽然只剩下了方圆十多里的地方,不过还好,她原来收集的和戒指里面的大部分东西都堆在了这里,杂乱无章的从地上到空中到处都是,也幸亏这空间戒指是和自己的意识绑定的,否则要是和其他普通的空间戒指一样,还要靠法诀来打开才真的会被郁闷死呢。

就着路边上的小水坑里面洗了洗脸,实在是没有办法挑剔,把脸上的那些泥痕洗掉一些,然后取出一瓶矿泉水,仔细的把脸对着从空间里面拿出来的镜子洗了个干净,毕竟矿泉水也不多了,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这种东西,所以能省还是要节省一点的。

又把头发梳理了一下,也不知道这个年代都是什么样的一个打扮,不过洛丝丝看着自己这个似乎只有七八岁的身体,想了想,还是把头发简单的编成两个辫子,垂在胸前。辫子的末端只扎了两朵小小的珠花,隐隐约约的透出一点粉白来,和衣服倒也相映成趣。

看了看自己,并没有什么不适合的地方,洛丝丝这才拿出一个小小的包裹,做出一副行走了很多路的样子,朝城市的方向走去。走了几分钟,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转身向右方走去,绕过乱葬岗,走到城市东门的小路上,这才慢悠悠的挎着小包,向着东门行去。

天色也渐渐开始亮了起来,东门的门口已经有很些人在等待着进门了。多数人的手上或身上都或多或少的背着些东西。看着这些人的衣着打扮,洛丝丝放下心来,看来是猜对了,这个世界毕竟是修行的世界,三百年并不算长,她身上的这一身衣服还没有过时。

天色越来越亮了起来,坐在门口休息的三三两两的行人都站了起来,一个接一个的开始排起队伍来了,洛丝丝也忙站到队伍中间,一边集中注意力聆听着四周的人们在谈论的话题,虽然大都是一些诸如林家的媳妇儿又生了个大胖小子,或是王家的姑娘前些日子有人上门提亲之类的没有什么大意义的八卦,但也是偶尔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的。最起码,让洛丝丝可以针对脑海里面那些简单的记忆和这个世界结合起来,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世界和三百年前除了多了些八卦也就基本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而洛家更是发展壮大了许多,不过幸好的是,随着家族势力的变大,洛家主家已经逐渐的迁往京都,而留在炎城的不过是些旁系的弟子,而这个身体当初可以算的上是家里的宝贝,但却是基本不怎么让她出门的,这样也好,起码不用担心被认出来,毕竟对于修行的人来说,谁也不敢保证三百年前的事情就一定没有人记得了。

等到天色完全的亮了起来,城门也就打开了,洛丝丝随着人群慢慢的往里面走去,虽然记忆中有着一些城市的情况,但是洛丝丝毕竟还是从另一个世界的现代社会之中来的。心里知道和真正身处其中那就是两个感觉,一个犹如是在看着一幅画卷,而另一个,却是进到了画卷里面。洛丝丝看的眼花缭乱。

城门口把守的士兵也并不是和想象中的一样每个人过去都要检查一下,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笔直的站在那里,任由大家进出,只有极少数时间会走到人群中,四处扫描这。

即使知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洛丝丝还是心中有点忐忑,毕竟她还从来没有进过这个城市,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进去,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而时间就在她忐忑中过去,她随着人群也渐渐的走到了城门下,顾不得感叹城门的雄伟壮丽,走进了看更是比在远处。看更能给人深深的压抑感。洛丝丝紧了紧冒汗的手心,低眉顺眼的和前面的人一样,略略低着头,朝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