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1章 顿悟

第十一章 顿悟

看着收藏和推荐一点一点的增加,真的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让我有写下去的动力,所以大大们,多来点收藏和推荐吧。

洛丝丝看到飞了出去的欧雨晨就是一惊,待到看到她轻轻的落在地上以后才放下心来,毕竟都是小孩子,虽然说她本身动机不对,但是却也不希望会出什么事情。

欧雨晨虽然说没有受伤,但是毕竟还是被吓到了。知道今天想要得到那个蝴蝶发夹基本是没有什么可能了,欧雨晨狠狠的瞪了洛丝丝一眼,不甘心的转头走了。

洛丝丝有点讶异的看着欧雨晨就这样转头离开了。难道她不想要这个发夹了,本来说有点愧疚打算送给她了的。洛丝丝小声的嘟囔着。

接着就听到了轻轻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洛丝丝四面看了看,却是一个人都没有,耳边又忽然响起了带着笑的声音“小丫头,别找了。我就在你前面,往前走十米然后向左拐就能看见了”

洛丝丝带着好奇心往前走去。前面明明是去课堂的小路,四周也只是一些园艺盆栽,然而拐过一个弯以后却出人意料的出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即使是那么久以来的经验告诉自己,这应该就是阵法之道了,但是了解和在现实中看到,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感觉。知道是一回事,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洛丝丝是直接的就呆住了,眼前出现的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路边上能够出现的,如果不是闻到了地面上草的香气,洛丝丝都要以为自己是一不小心在路上就进入了赤地了。

一间明显很简陋的小茅屋就忽然出现在眼前,虽然看上去很是简单,但是洛丝丝偏偏就有种感觉,这个屋子已经和周围的环境和天地几乎已经要融为一体了,说是几乎是因为洛丝丝还是能从这里发现有点不协调的地方,但是却不能弄明白是哪里不协调。洛丝丝就这样陷入了沉思,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慢慢的离开,能看见很多不同的光点,洛丝丝明白那就是天地灵气,然后就感觉自己正在努力的一点一点融入天地灵气之中,虽然这个过程很缓慢,但是成果很快就出来了,而洛丝丝的意思就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个过程一点点进行,而意识已经是完全放空了,无悲无喜。

就在洛丝丝完全陷入空灵的意识以后,茅屋里面的人忽然就咦的一声,然后就见一个青年男子从那茅屋里面走了出来,那男子一身黑衣,围着洛丝丝转了半天,抬手在她边上设了一个禁止。这才回到了茅屋里面去。

而这个青年赫然就是那个把蝴蝶发夹给了洛丝丝的金辰,金辰走到了茅屋里面,里面却还有这一个男人。却是长了一张娃娃脸,偏偏修真的人皮肤那叫一个号,活脱脱的是唇红齿白,若是只看他的脸,看上去就好像是个十七八岁的奶娃儿,然而只要看见他的眼睛,就能很明显的发现,这更本不可能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该有的眼睛。

金辰走到男子身边,躬下身去,“师尊,她确实是进入了顿悟状态了,弟子已经为她设置了禁止,在她醒来之前,想来是不会有东西打扰到他的了”

若是洛丝丝在这里,一定会感觉到奇怪,不是说金辰已经拜入了青云派却又为何在这个地方称呼一个男子为师尊,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非常的尊师重道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就像现在,洛丝丝他们在学院里面的老师都只是尊称一声老师,这样的老师只是传授他们一些基本的常识,而且每一个科目都有不同的老师,也就是说,他们都有很多个老师,但是师傅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一生也就只有一个师傅,而师傅对弟子也绝对是倾囊相授的。而且拜师的时候,可不仅仅是师傅挑选徒弟,徒弟同样也在挑选着师傅,若是确定了师徒关系,那就是一种很稳定的纽带关系了,所以青云派的弟子在这里叫一个娃娃脸师尊,才会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不过幸好洛丝丝并没有看到。

等到洛丝丝从顿悟的状态中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过去了,金辰早就已经离开了。但却不是回了青云派。而是去取一样东西。

洛丝丝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眼前一张石桌,石桌前一个男子背对着她认真的泡着茶,这样的意境,洛丝丝也不知道该怎么插话进去,可是不说话似乎又很不礼貌。

洛丝丝正犹豫着,眼前的男子却说话了“丫头,既然回过神了,就过来吧。”

洛丝丝慢慢吞吞的走到石桌前面坐下,兀自还在低头想着自己之前进入的状态,记得以前顿悟不是这个样子的,这一次顿悟好像就是自己的灵魂完全是一个旁观者了,顿悟的好处几乎都让身体得去了,难道说这个身体里面的灵魂还没有离去?洛丝丝忽然就觉得有点毛骨悚然,难道说哪一天这个灵魂还会忽然出现吗?

看到洛丝丝还在走神之中,那个男子也不说话,仍然是慢慢的用流水般自然的方式,把茶继续泡好,然后放了一杯到洛丝丝的面前,另一杯放在自己面前,然后放了第三杯在一边。

既然想不出来,洛丝丝也就打算暂时先不去研究,现在担心这个还太早了一点,再说了顿悟的时候洛丝丝还是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现在这个身体里面可是没有任何意识的。所以就干脆把原因归入到时旱魃体质的问题里面去了。

看着眼前出现了一杯茶,洛丝丝也没有多想什么,端起茶来一饮而尽,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对面还坐了个人,感到尴尬了起来,反倒是忽略了对面那个人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

看着眼前的娃娃脸的男人,洛丝丝很自然的把他归类到了学长师兄的范围里面去了,既然自己顿悟的时候是他保护了自己,那么就很肯定的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恶意。

喝完了茶,洛丝丝这才想到自己似乎顿悟了很长时间,不由的有点着急,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久没有回去宿舍,另外三个人是不是该着急了。

想到这里,洛丝丝匆匆和坐在那里的男子打了个招呼“多谢师兄的帮忙了,我要先回去了。改日再谢谢师兄了。”

而就在洛丝丝转头准备离去的时候,后面传来男子清冷的声音“小丫头,你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拜师?”洛丝丝惊讶的转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