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4章 顾青峰

第十四章 顾青峰

金辰看着惊讶的洛丝丝“明天还要和师兄师姐们见面,而后天则是要去藏书阁一天,对于门派里面的一些基础常识总归是要知道一些的。”

“门派?什么门派”洛丝丝有些奇怪的反问?

“不是吧你,”金辰惊讶的抬头,“刚刚你难道都没有听礼仪官说的那些话吗?连师父都拜完了,你居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门派的。”似乎有点受不了洛丝丝的迟钝,金辰抚这额头。

洛丝丝涨红了脸,“开始的时候一直都在紧张啊!后面不就被他们送的礼物给惊到了吗?再之后的话···再之后的话不就没有人说过什么门派之类的了。”

金辰无奈的把洛丝丝拖回小院里面“看来我还是得给你普及一下常识了。要不出去了却连师父到底是谁都没能弄清楚,那岂不是糟糕。”说完也不顾洛丝丝那不知是尴尬还是生气红着的脸,径自坐在了桌子边上,甚至还主动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才优哉游哉的讲述起他所谓的常识来。

却原来,顾青峰确实叫顾青峰没有错,但是却同时也是青云派的青峰真人,由于是顾家天分最好的一个,从小便拜在青云派门下,修行速度也是很快,现在也不过是三十五岁的年龄,修为却已经是金丹后期,马上就要到元婴期了。而会出现在学院里面,也是因为其还担任这学院的名誉院长的职责。

而季仙子则是离云派掌门之女,这离云派与青云派,是炎州两个最大的门派,而季仙子和青峰真人更是从小便定下的亲事,青梅竹马的长大朝夕相处。只待顾青峰突破元婴级别,两人便要完婚。

而洛丝丝在顾青峰名下排第七。上面除了金辰这个六师兄意外,还有三个师兄两个师姐,大师兄叫做金石,据说这个名字是因为当时拜师是,这个金石大师兄很是实诚的把自己的头都给磕破了,并且性格也顽固的像个石头,因此而得名,然而虽然性格固执,但是对于自己的师弟师妹们确实照顾的很,若是有什么问题发生,那也绝对是二话不说先护短,典型的就是师弟师妹们肯定不会做错事,若是错了,也一定是别人的错导致他们犯错。幸而几个师弟师妹都是心性纯良的人,否则依他护短的个性来说,就能出现几个小霸王了。

而二师姐名号为金颜,容颜极为特殊,虽然不是长的很漂亮,但是一举一动却总是能够给人一种魅惑的感觉。平常虽然有些冷酷不爱说话,但是却唯一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管看到什么好东西,如果那样东西适合自己人用,总想着千方百计的弄来,就因为这个,捅下来无数篓子,常常是三天一小禁,五天一大禁,被关禁闭,罚面壁似乎都已经习惯了,每一次都说知道错了,下次却坚决不改正。

三师姐确实一个典型贤妻良母,名叫金衣,原来是她的名字就叫做锦衣,只改了中间那字,取后面一个字,便叫做金衣了,她最大的爱好便是做饭和绣花,就连使用的武器也是一把绣花针,偏偏天赋极好,就是只做饭绣花也能不停的提升自己。而他们一门师兄弟姐妹里面,衣服大都是由三师姐制作的,就连洛丝丝拜师那天穿的那件也是一样,是特地为洛丝丝拜师大典而赶制出来的。

四师兄叫做金典。最近确不在城里。说是去隔壁的洛水城进货去了。一般修行的人都不会愿意去做个商人,这样会占用他们大量的修行时间,而她这个四师兄偏偏反其道而行,最为喜欢做生意,不仅喜欢而且生意还是做的不错的,商业街上面有一小半的店铺可以说都挂在了他的名下。

而五师兄叫做金云正在闭关,据说是冲刺金丹期最为关键的时刻了。是个刻苦修炼的练武狂人。

而最后一个则是金辰了。唯一共同的地方大概就是那一脉相承只青峰真人的护短了。

所以明天的师兄师姐见面会,出来正在闭关的五师兄金云意外,其他几个师兄师姐都会赶回来,而前面的三天时间,不仅仅是通知了许多的宾客上门,最主要的却是给师兄师姐们传递消息,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回来。

洛丝丝一边听着金辰的介绍,一边在心里想像着师兄师姐们的样子,她前世便是孤零零的自己一人,而到了这里也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独自生活,早已经习惯把一些事情自己背负着,现在却忽然有人告诉他,尽管闯祸吧,出了什么问题都有师兄师姐们担着,这样的感觉让洛丝丝的眼泪忍不住就掉了下来。

而一边解释一边自说自话的金辰,看见洛丝丝忽然掉出了眼泪,不禁有点手忙脚乱。连声劝着,还时不时的从储物囊里面掏出些零食来,哄着洛丝丝,而掉了一会眼泪,洛丝丝也回过神来,自取了帕子搽了眼泪“我只不过是担心明天师兄师姐们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又一边去看金辰为了哄她不哭逃出来的满桌子零食,一边用小手开始往自己的储物袋里面装“师兄说我要是不哭这些就给我的,可不许说话不算数”

终于是止住了洛丝丝的泪水,转眼就听到他哭的理由这么的无厘头,再看那边早已经放下问题和担心开始往自己的袋子里面努力的装着零食的洛丝丝,金辰是在是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得保证说明天师兄师姐一定会喜欢她的,之后又在洛丝丝的一连串六师兄用什么来保证之类的问题中差点落荒而逃。

幸而没有多久就到了吃饭的点,洛丝丝却已经吃零食吃到饱了,对于送过来的饭菜一点食欲都没有。只少少的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然后开始不停的打这哈欠

而金辰看见洛丝丝这瞌睡的样子,也就赶紧哄着小丫头睡了,逃难似地冲回了自己的院子,还在心里不停的决心着,下次绝对再也不好心了。原来小孩子是这么难哄的呀。却完全没有想到,只因为是自己的小师妹所以才被他理所当然归类到了自己人的份上,因此才这么有耐性,若是外面的孩子这样恼人,他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说不定还要吓上别人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