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23章 拿出点诚意来

第二十三章 拿出点诚意来

既然人家其实并没有妨碍她什么,洛丝丝也就不去理他,不管是什么事情,目的最后总是会暴露出来的。

洛丝丝从储物袋中取出那个暖玉盒子,就在拿到盒子的时候洛丝丝便已经发现了,这盒子上面的图案,和那个装着龙凤玉佩的盒子的图案很明显是出自同一个地方,是同一种风格的图案,虽然不能肯定是不是有什么关联,但是洛丝丝还是决定要仔细的研究研究。盒子并不大,约莫只有十几厘米,四周雕刻这玄奥的花纹,洛丝丝捧着那花纹研究起来,总觉得那花纹和中国古代的象形字非常类似,那个到底是什么图案呢。

“是战牛。”边上传来低沉的声音。

洛丝丝抬头看去,却是坐在她对面的那个黑衣男孩,他仍旧是用哪种闲适的姿态微微向后靠着坐在那里,若不是这人接着说话的话,洛丝丝怕事也不敢确认就是他发的言。

“远古时候,人们的信仰是多种多样的,战牛是远古部落维尔维部落所信仰的水之侍者的坐骑。那上面两个弯起是牛角,”顺着他的话,洛丝丝再向图案上看去,果真便能隐隐约约看出一个战牛的感觉来了。

只是那个图案四周雕刻这许多奇妙的花纹,因此若是不知道的人很难看出其中的感觉来。

洛丝丝看向那个男孩,但是后者仿佛一只就没有开过口似地,显然是没有打算继续帮她解释下去。洛丝丝也不打算询问,既然知道是什么,总归能找到典故的,即使实在找不到,那不是还有个师傅在那里么,师傅不就是传到授业解惑的。

便也不在去管那周围的图案,洛丝丝准备打开盖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这倒不是说洛丝丝对盒子的上下盖子没有好奇心,二十盒子上下两个盖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值得研究的。盖子表面十分平滑。一眼望去完全可以确认没有什么研究价值。打开盖子以后,里面却是一粒灰不溜秋的种子。非常的不起眼。

洛丝丝有些泄气的垮下了肩膀,虽然肯定不是什么便宜货色,但是自己完全不认识,而且那卖相实在是没有什么让人惊喜的感觉啊。

洛丝丝泄气的看着那个种子,不知道什么东西就不知道该怎么种,那不就代表自己什么都没得到么。

却听见对面忽然“咦”的一声,那黑衣男孩已经坐直了身子,仔细的看着洛丝丝手中的盒子里那颗种子。

像,真的太像了,皇甫澈第一眼看到洛丝丝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想法,洛丝丝实在是太像自己见过的那个人了,虽然他也没有见过真人,而只是画像,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看到一个这么像的人,毕竟那张画像是几百年前的东西了,而他发现那张画像不过是机缘巧合,而且画面上那个小女孩的眼神很明显要调皮的多,而洛丝丝明显文静了很多,小的时候,皇甫澈完全没有什么伙伴,辛苦的训练占用了他太多的时间,而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他最常做的就是和画像上的小女孩聊天。虽然现在他已经长大,不需要用这样的方法来排解寂寞,但是画像上的小女孩陪着他度过了太长的时间,样子早就印在心里了。因此一眼看见洛丝丝才会这么的惊讶,一直跟着她也是向确定一下。

但是看见那个女孩蹙眉苦思的模样,心里就忽然划过一丝不忍,忍不住就告诉了她那个图像是远古时期的图腾。

说完以后却又有些后悔,是不是太唐突了些。不过小女孩显然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很快就打开了那个盒子。盒子里面是一个种子。

“居然是云锦的种子。”皇甫澈有些惊讶“这可是好东西,虽然说到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如何种活它了,但是就仅仅是这种子周围的自然气息便是很好的放松心神的辅助物品了。若是能种活的话,它的果子直接吃亦可增加修为,不论是炼丹或是炼器,加入云锦过的汁液都能够提高成功的概率的。”

洛丝丝漂了一眼皇甫澈,再漂一眼盒子,“这里面东西有这么大的功效,那怎么可能送给我。”她自然知道,若是这么珍贵的东西,自己收下了可就欠下一大部分的人情了,或者之后还可能有什么等着她呢。

皇甫澈笑笑,安抚道“那到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不过是稀奇了些。若是能够种活,也许真的有像我说的那么珍贵,不过最起码五百年内不曾听闻有人种活过这云锦树,因此也不过是有些诶稀奇的玩意罢了。”

既然没什么大碍,洛丝丝便把东西刷的收了起来,抬头对这皇甫澈甜甜一笑“你干嘛一直跟着我,好像这些东西都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吧。”

皇甫澈一愣,随即哂然。“还以为小女孩会转个弯子呢,结果这么直接的就问了出来。随机送出早就想好的答案“不过是觉得你长的和我一个故人很像。”

切,洛丝丝斜斜的看他一眼“这么老套的搭讪,你太过时了吧。”

皇甫澈有些无语,这还是第一个说他搭讪的人呢。他那张温和笑脸,端的是人蓄无害,看见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泛起亲切感。所以即使他平常不愿意与人交流,但是他的风评还是不错的吧,这么这个小丫头却说他是在搭讪。

洛丝丝一边鄙视这皇甫澈,一边寻找石琳,把三个人都找齐了以后,便走到二师姐金颜走去。随后便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告辞了出去。

走到大门口,洛丝丝远远的看着和随着他们之后就告辞出来的皇甫澈,做了个鬼脸。转头和金颜说着什么。

过了半响,金颜转过头看着皇甫澈,仔细的打量半响,才笑笑“皇甫家的小子,想追求丝丝,就拿出点诚意来,老套的搭讪就可以免了,我们丝丝已经认识你了。”说完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渐渐远去。

皇甫澈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前。虽然说确实有点意思,但是完全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回事呀,那个丫头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