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27章 火爆的萝莉

第二十七章 火爆的萝莉

洛丝丝拿着手里的书,在图书馆门口等了一会,石琳也从图书馆里出来了,见洛丝丝早早就等在外面了。

“丝丝,这么快就找到了。”

“恩”洛丝丝扬扬手中的书,和石琳相伴着一起回了宿舍,而那一段事情,洛丝丝也就没有说出来惹人担心,最主要的是,洛丝丝能感觉到,皇甫澈对她确实是一点恶意都没有。

每天里课程并不多,基本上就是两节课,洛丝丝只听基础课,关于技巧的课程,洛丝丝只去听过了两次便不再过去了。大部分的技巧其实都还没有她前世知道的那么的详细。

剩余的时间,洛丝丝便把精力放在各式各样的书上面。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洛丝丝都看了不少。

洛丝丝把生活固定在上课下课宿舍食堂四点一线。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眼看休息日又要到来。洛丝丝收拾了东西,坐着来接她的马车回了家。到家的时候,天色才刚刚暗了下来。

秋天早已准备好饭菜,洛丝丝吃过饭,遣退了下人丫鬟,布置了阵法,进入赤地,在学院里面的五天,洛丝丝都只是用精神力进入的赤地,但是精神力进入毕竟和本体进入感觉不一样。

洛丝丝才一进入赤地,小小便蹭到了洛丝丝面前,叼着她的裤脚,使劲的往右边拽。

“小小,你干什么呀,别拽我呀。”洛丝丝惊呼

“吱吱,吱吱”小小不停的拉着洛丝丝向右边走去。

实在耐不住小小的磨人,洛丝丝只好跟着它往右边走去,小小把洛丝丝拖到云锦树下面,挨着树根蹭了起来。

洛丝丝看着小小那赖皮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随手抱起小小“小小,这是怎么了?”

小小吱吱叫着,洛丝丝顺着小小向上面看去。欣喜的发现,那云锦树居然已经开花了,一朵朵小白花点缀在绿色的叶子里,显得分外的可爱。

云锦树居然开花了,随着洛丝丝的视线,一朵小百花飘了下来。小小嗖的一声,从洛丝丝怀里跳出去,抱起那朵小白花,吱吱的啃了起来。

洛丝丝笑着拎起另一朵飘落下来的小白花,花朵并不大,约是一个拇指指节大小,花虽然不大,却散发这清新的香气。这香气闻着便让人心神振奋。洛丝丝拿着小白花,有点失神的想着,开花了,那接下来是不是就该结果子了呢。

洛丝丝决定去四师兄金典那里问问看到底是什么典故。

第二天一早,洛丝丝起了床,春天带着两个小丫头进来,侍候这洛丝丝洗漱,换上一身石榴红绣金边群,米白色小马夹。春天给盘了两个辫子,洛丝丝便向着拍卖行出发。

清早的街上人还不多,洛丝丝拉开马车的帘子,看着外面的街景。马车拐过前面的弯,拐进了一个小巷子,哗的一下,马车忽然停了下来,洛丝丝在马车里面也被忽然停下来的马车顿了一下,稳了下来以后,洛丝丝正准备掀开帘子,外面却传来的说话的声音。

“小娘子如此年轻美貌,何必给人当个下人呢,要不跟哥哥回去,保证吃香的喝辣的。”却是个醉汉疯癫的声音。

接着响起的便是赶车老何怒斥及春天气恼的声音“哪来的狂徒,什么车都敢栏。”

那边声音却又响了起来“小娘子何必动气呢。不过是个小户人家的丫头,跟着我可是吃香的喝辣的,说不定连你家小姐····”

洛丝丝知道,她的马车并没有按照正常的制式来制作,外表看起来很是随意,而里面才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思布置的。因此在外表上看起来,这马车很是寒酸。大概也就是这外表,让这纨绔认为自己不过是个小门小户。

听到这里,洛丝丝掀开帘子,看着外面那个醉酒的男子怒喝“住口,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和我说话。”

那醉汉看了看洛丝丝身上冰丝的衣服,再看见一脸凛然的洛丝丝,有点觉得心虚,然而脑地里面还是有些糊涂“嘻嘻,小娘子是哪家的呀,改天我好提亲去。”

洛丝丝冷冷一笑,这话却是唤起了她心中不好的回忆来。真真是错把老虎当病猫了,虽然说自己重生以后却是脾气变好了许多,但是却也只不过是没有被惹急了罢了。

看着那一脸嬉皮笑脸的男子,洛丝丝伸手进到储物袋里面,再出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着几粒黑色的小丸子。啪的扔出去,地面开始摇晃,那男子也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清醒过来。很明显,这个小女孩根本就不是自己惹的起的,求饶声阵阵响起,然而洛丝丝现在却是沉浸在了不好的回忆里面,脸色苍白,只机械的扔出一个又一个的雷震子。

春天和赶车的老何很明显也被吓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任由洛丝丝不停的扬手,在爆炸声中继续扔着。

洛丝丝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个男子早已经被炸得尸骨无存,及至有人扳过她的身子。取下她手中的雷震子。

皇甫澈听到爆炸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洛丝丝脸色苍白,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不停的从储物袋里面扔出雷震子来。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皇甫澈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倒不是心疼那在外面几乎是稀有品种的雷震子,而是看着那个一脸冷色的女孩感到心疼。

“丝丝,丝丝”皇甫澈取下洛丝丝手中的储物囊,不停的摇晃这洛丝丝

却不见洛丝丝又转醒过来的迹象,脸上仍旧是那一抹令人心惊的冷笑。

想了想,皇甫澈伸手一巴掌打在洛丝丝的脸上,脸上的疼痛终于让洛丝丝清醒过来

讶异的看着眼前大大小小坑坑洼洼的地面,有些不敢相信,“这不会是我干的吧”

洛丝丝转向身边的人“你怎么忽然出现在这里的。”洛丝丝对于今天的事情的记忆只到看见那个纨绔为止,后面的却是完全没有印象了。

等到听到皇甫澈给她解释过一遍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后,洛丝丝有些心虚的吐吐舌头,在看了围在四周的城卫对,有点不知所措了。

皇甫澈却是恍如没人似地,叫醒春天和老何,问清要去的地方,优哉游哉的赶着车继续像拍卖会出发。而车里面的洛丝丝却在研究,到底为什么会忽然陷入失神状态,这个感觉可是很不好,难道是本体的灵魂并没有消散吗?可是她现在修为不够,因此也并不能查看,这样的问题自然也不好问别人。对于自己为什么会忽然变成火爆萝莉的理由,洛丝丝也只能等待以后去发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