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49章 典当

第四十九章 典当

欧雨晨其实还算得上是谨慎的了,毕竟她没有只相信一家拍卖行的话,然而连续四五家都是这样说法的时候,也就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若是欧雨晨这么两天的时间内能够想清楚而不去做这件事情的话,也许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洛丝丝一贯是别人不惹他她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的人,然而接连发生的后续就让欧雨晨完全没有时间去想到这件事情到底有没有什么蹊跷的地方去了。

因为就在欧雨晨回去的第二天,炎城就传出了留言来,而这流言说的,正好就是那天的事。这传说事件,说是事实也不完全是,但说不是事实吧,就连欧雨晨自己也没法说找出哪里说的不对,而欧雨晨能够知道这个传说还得得益于欧家家主把他叫去大骂了一顿,这事情传的人尽皆知,自然这么大的消息是瞒不过欧家上上下下了,而欧雨晨之所以不知道,那是因为他一直在想着到底要这么样才能弄够那些灵石,再说了,也不会有人跑到她面前去问那事件的真实性,人总是喜欢八卦的,因此这个事件也就越传越离谱了。

更有甚者,已经有传言说欧家因为即将要攀上一个大门派,所以已经不太把皇室放在眼里了。也有的说欧家据说是得到了一样上古秘宝。

这一项一项传言传了出来,欧天耀开始感到了威胁,若是照这样发展下去,欧家恐怕会成为众矢之的,而在仔细的打听过了以后,欧天耀发现,所有着一切的源头,居然是自己那个爱惹祸的女儿。自然是非常的生气。而欧雨晨则是在几个长老的决断下,被禁足了五个月,五个月再过去,可就是过年了,这过年的时候,欧家可是准备把东西给进贡上去,看起来,欧家也是打算把欧雨晨到时候直接送上青云门的了,毕竟他们欧家在欧雨晨这个年龄段的说起来也就是她最适合了。

而被禁足的欧雨晨,对于洛丝丝就更是恨了,即使是禁足,她也仍旧是想了法子跑了出去。

同样是这家店,欧雨晨可以说是已经把所有的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了

这些东西往桌子上面一放,也算得上是壮观了,然而一个一个算下来“一共九千中品灵石”

这数目可是大大出乎了欧雨晨的预料。本来在她的预计中,这些东西,能得个五千中品灵石就已经不错了,而现在得了九千的数,在加上她的一些私房钱,已经是有了一万二千的中品灵石,距离五万还差的三万八千的中品灵石。

欧雨晨那了灵石装起,问道“听说各个家族都可以用信誉来典当吗?”

听得这话,柜台里面的先生抬起头打量了欧雨晨半响“原来是欧家的雨晨小姐啊!”

随后又低下了头“是有这么个规矩,不过呢,这的是家族里面主了事的才能用信誉典当,小姐你这个年龄”先生摇摇头“怕是得不了什么灵石的”

那先生叹道“欧小姐若是急着要用钱,自去向欧家主取了便是。何必出来典当,老朽近期还是不曾听过欧家有这方面的危机的。”

欧雨晨咬咬牙,这一次出来已经是千难万难了,禁足的这几个月,怕是她已经没有办法出来了“我典当一份主仆契约”

那先生又抬头看了一眼“那便请小姐拿出来罢”

欧雨晨摇摇头,“身上没有,但是我现在签,典当我自己的主仆契约,作价几何?”

那老先生似乎有些惊讶,抬起头打量了她半响,“若是欧家小姐的话,老朽可以做主,给你个最大的价格,一般普通人典当一月可得五十下品灵石,普通修炼者则是一百,若是你欧家小姐,这样吧。一月可得五百下品灵石,只看小姐要得多少灵石,便签上多少个月即可。”

欧雨晨数了数,一个月是五百下品灵石,一年则是六千下品灵石,也不过是六百中品灵石,若是想要三万八千中品灵石,则需要典当了自己六十年,虽说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六十年并不长,但是欧雨晨打的却是另一个主意。契约签的是六个月后开始,而那个时候,她已经是青云门的弟子了,一般人怕是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情而对她做些什么,毕竟那个时候,若是强迫他便是扫了青云门面子,而若是一个连青云门面子也不给的,或者说是让青云门都有所顾忌交出她的人得了去,那便也算得上是她的机缘,这也是她过于自信了,总认为奇迹就该在她身上出现。

“便签上七十年,从六个月后开始可行?”

“然是可以的”那老先生点点头,招了小伙计来取了契约。欧雨晨签下了,是要打到卡里呢,还是给您现的灵石。

“自然是现的”欧雨晨可不想因为灵石卡而被发现身份,毕竟她现在要去做的事情可不能短期内被查出来。

这么多的灵石自然不是个小数目,即使是全部换成了中品灵石,那也是堆了很高起来的。见欧雨晨储物袋似乎是放不下这么多的数目,顺便还给取了两个储物袋出来给一起装了进去。

这边洛丝丝自然也没有感觉奇怪,毕竟那么多的灵石,她也一下拿不走,而小容量的储物袋也并不是什么难以弄到的东西,和这么多的灵石比起来,自然是不会让他感到奇怪的。

拿了灵石,欧雨晨仍旧来到那个破旧的小屋里面。仍旧还是那个人,欧雨晨取出手中的灵石“这个是代价,上次的事······”

“没有问题。任务马上挂出去,至于什么时候完成,这得看什么时候有人接了。一个月内若是没有人接或是没有人完成,我们自然会派人去完成。”

欧雨晨自然不会说些什么,什么样的地方就有着什么样的规则,她自然也不会违反,而且她现在也没有时间了,晚一分种回去,被发现的可能便大一分,欧雨晨匆匆转头回去了,也并没有发现那老人脸上的一丝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