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54章 藏宝

第五十四章 藏宝

这边洛丝丝用手里的木棒狠狠的敲晕了这个杀手以后,随手把木棒往赤地里面一扔,那边金典也把另外两个打晕了。把三个人扔到一堆。洛丝丝也没打算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来,再说也完全没有必要知道些什么了。这不过是个动手接任务的人,当然,即使是这人偷袭了自己,但是洛丝丝还是下不了手杀人。顺手把这三个人打包给带走了,虽然下不了狠心杀人,但是洛丝丝也同样不想这几个人回去以后继续给她找麻烦。那最好的办法就只能把这三个人一起打包带走了。

等到老鼠醒过来的时候,眼前就是一个笑嘻嘻的小女孩,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肯定是被抓了,可是为什么没有被杀呢,难道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吗?

自然不是,洛丝丝原本也只是打算把这人先关起来放上一段时间,省的出去给自己找麻烦。但是,这个时候她却看到了这人手上的一把匕首。那匕首上面抹着的毒药无色无味,她自然没有发现,但是她却看到了这匕首上面的花纹,这花纹古朴深邃,她虽然对于这个感觉的图案见过没有几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印象深刻,一个是那对龙凤玉佩,而另一个就是那个装了云锦种子的盒子。,第三个就是在这个匕首上看见了,一般人可能会觉得这图案最多也就是稀奇的图案,但是洛丝丝偏偏能够感觉到这图案有些奇怪的地方。这大概也就是来源于她那强悍的第六感,虽然说读心术并不能读到物品这上面来,但是读心术升级以后的第六感却是很有用的。

所以在老鼠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洛丝丝坐在她的面前一副悠闲的样子,当然,若是金辰或是其他人在,洛丝丝自然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这并不是说她想瞒着或是不相信他们,而是在关心自己的人面前会不由自主的现出小女孩的样子来。而现在自然就没有这个顾虑了。

见到面前的这个杀手醒来了,洛丝丝笑嘻嘻的拍拍手“感觉这么样呀?”

老鼠惊讶的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可以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随即他便明白过来,想来是吃了专门针对向他们这种修炼人士的软骨散之类的了。老鼠叹了口气“姑娘想知道什么”

“这匕首······”洛丝丝随手转了转手上的匕首“是从哪里得来的?”

老鼠无力的抬头看了一眼,随即脸上露出些讶色来。

洛丝丝自然是看到了老鼠脸上讶异的神色“你是觉得我该问你和刺杀有关的事情吗?”

老鼠脸上的表情很好的回答了洛丝丝的话

笑着摇了摇头“这事也用不着问你什么,我早已经知道来龙去脉。”

老鼠瞪大了眼睛,看起来这小姐已经是都知道了,不过是谁这么大能耐,就算是自己这接任务的人,也不知道幕后雇主是谁。而只不过是接任务收钱罢了。

想到这里,老鼠更是谨慎起来,即使是对方把自己杀了,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事情,而现在留着自己,恐怕也就是因为自己还是有些用处的,而这用处自然就在这把匕首上面了。老鼠转了转眼睛。

“哼”洛丝丝瞪了瞪眼。她自然也看见了老鼠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神“你若是不说实话,我有的是办法,可并不一定要你活着说给我听。”

老鼠打个哆嗦,他也听说过有些大门派里面掌握着不少的逼供的法诀,却是有些事可以直接搜魂的,也却是用不着他活着说。他自然不会觉得洛丝丝这样说有什么不对,在他想来,若是没有真的见过或是知道,这女孩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那些东西明面上都是代表着邪恶的势力。一般即使是普通的正派弟子对这些恐怕也是不知道的,而他若不是机缘巧合,也是没有机会知道这些的。

想来想去,老鼠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毕竟算起来,说实话能够活下来的概率也大一些“这把匕首是我在一次任务中得到的。”

“任务?”洛丝丝笑了笑“和今天一样的任务吗?”

老鼠一个哆嗦“是···是的。”随即赶忙接话下去“那个任务目标据说刚刚从一个古墓里面出来,我们七个人围攻他,也还是占着他受了重伤的缘故所以才险胜了一点。但我们七个人也就只有我和另外一人活了下来”老鼠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一张地图来,双手递上“另一人由于受伤过重,因此取了那些珠宝珍藏之类,而这匕首和这张图一起,便归了我。”

只听“吱”的一声,老鼠手上的那块牛皮样的东西便已经不见了,而老鼠却只看见一团白色的虚影,待到注意去看的时候,就发现那张地图已经出现在了洛丝丝手上,而洛丝丝肩膀上面也多了一个身影,却是一只个小狐狸,毛茸茸的尾巴不是在洛丝丝脸上扫过。

洛丝丝抚了抚蹲在自己肩膀上面的小狐狸。“凝幽做的可真好。”洛丝丝一向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小狐狸斜着眼看了她一眼,洛丝丝都能看出来她对于洛丝丝只打算夸奖她一顿的不满来了。

洛丝丝笑笑“好啦。等会给你一个吧。这哪里是个狐狸了,简直就是个馋猫。”这东西说的却是云锦过了,洛丝丝自从第一次收获了云锦过以后,后面的便不再收下来,而是一直让它们长在树上,而小小和凝幽最喜欢吃的东西莫过于这个了,不过两个家伙倒也乖巧懂事,没有经过了洛丝丝的允许,即使是站在树下面流着口水,也不会自己跑去偷吃,而得到洛丝丝允许的凝幽,头也不回的一个闪身,进到了赤地里面。这个功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洛丝丝只知道她是忽然有一天就发现两个小家伙居然可以自由进出赤地了,这可让她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