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62章 明示

第六十二章 明示

终于把事情都处理完成了,家里老人过世了,这个一整套的流程也不轻松啊。不过小枂这半个月确实很是难过,再加上累,等到什么都完成了才发现,收藏还是不怎么多啊!大家都给我些收藏和推荐吧,有打赏的也打赏小枂点。小枂在这里一鞠躬,再鞠躬。

洛丝丝拿起瓶子看了一眼,果真是什么都没有了,气鼓鼓的瞪着皇甫澈“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皇甫澈笑嘻嘻的看着洛丝丝,眼神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却不说话。洛丝丝让他的眼神看得心慌,脸色渐渐的红了起来,春天很有眼神的出去。

皇甫澈走回书桌边上坐下,正色道“丝丝,我不相信你什么都没看出来”

洛丝丝呆呆的看着他“什···么,看··出来··什么”话说的有些结结巴巴,脸更是低了下去抬都不敢抬起头来。她虽然早已经大约是知道了皇甫澈对她的感觉,但是也没有料到这人会在这个时候这样明确的说出来。要知道,她的年纪可是才刚刚十岁呢。即使这人对她有些想法,也不该这个时候表达吧。

皇甫澈看着头越来越低的洛丝丝,耳垂上面一片通红。心情出奇的好了起来,说实话,即使是心理面能感觉到洛丝丝对自己同样是有些感觉的,但是把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心里面可还是没有底的,只是见了洛丝丝这样的表现,想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的。皇甫澈向后靠了靠“我想,对于你,我有了一份原本不该有的执着,那么你呢,你又是怎么想的”皇甫澈专注的看着洛丝丝。

洛丝丝低头暗恼,这样的问题,叫她怎么回答,再想到自己的体制,洛丝丝的脸色青白起来。她的体制真的有办法解决吗?

看着洛丝丝脸色忽然苍白起来,皇甫澈担心起来,他有自信而且看着洛丝丝之前的表现并不是拒绝他的样子,但是这样苍白的脸色还是让皇甫澈紧张了起来,他当然不知道洛丝丝在担心什么,但是明显的能看得出洛丝丝脸上的担心的神色。猜到大概是还没有准备好,或者这个事情和她那查不出来的身世有关,皇甫澈毫不掩饰眼中的关心“你在担心什么?”

“我···我···”洛丝丝还真的说不出来,难道说要她说自己是旱魃么,恐怕会吓到人吧,再说了,也不一定会相信啊。自己的体制现在到底是什么,洛丝丝还真的说不出来,赤地每一次升级,她的体制也会随着改变,至于现在到底是什么样,还真的不好说。

皇甫澈抬高洛丝丝的脸“你不讨厌我,对吗?”

洛丝丝看着他眼里流露出来的那点紧张,微微的点点头。

“那就够了”皇甫澈轻轻飞抚摸着洛丝丝的脸颊,“不管你担心的是什么,都交给我解决吧”

皇甫澈放开洛丝丝,坐回到桌子后面“我知道你现在不会相信我,不过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在过几天,我处理完手上的这些事情,我们去寻宝,嗯”

知道如果不找些事情来给他转移注意力的话,洛丝丝又会胡思乱想了,皇甫澈干脆把洛丝丝的注意力转移到藏宝图上面去,反正那藏宝的地方其实并不是什么很稀奇的地方,青云门没有了具体怎么进入的地图,可是皇甫家还是有的,只不过是懒得凑这个热闹,所以干脆不予理会了。

洛丝丝捧着脸呆呆的想了半天,她不敢冒险,让另一个人知道自己的体制,即使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是喜欢自己的,就连是那么宠爱自己的师父,尚且不敢告诉,更何况她对皇甫澈还只不过是好感的程度,虽然不讨厌,但是也说不上是爱上了。

想不出来的问题洛丝丝就不去想了,反而果真听话的研究起宝图来,若是这人真的有那份心思,那么也得等到他长大了再说,现在,既然自己并不反感他,那又何必拒绝。

春天听到里面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了,才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推开“小姐,饭菜已经做好了,是摆在这里,还是前厅?”

洛丝丝站起身,活动活动僵硬的手脚:“还是摆在前厅吧,正好走过去也可以运动运动。”

春天应声去了,洛丝丝把桌子上面的书收拾了一下,这是她前世带来的习惯,每一次看完书总是会把东西都收拾好再去做下一件事情。

转过头,见皇甫澈倚在门口笑看着她,洛丝丝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原本没有挑明了说,她可以当做不知道,也不觉得不自在,可是挑明了,却总是觉得浑身都不是自己的了,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

故意不理会她,洛丝丝向着门口走去,越过皇甫澈打算走向前厅,然而路过皇甫澈身边的时候,他却很自然的牵起了洛丝丝的手。洛丝丝满脸通红的挣了几下,愣是没有挣脱,也只好由着他拉着自己,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努力装作不在意。

自从冬天来了以后,洛丝丝就不曾再吃过那些零食点心做饭食,生活标准大有提高。冬天做饭的手艺又有见长,饭菜味道清清淡淡的,是洛丝丝偏爱的口味。每一天都是三个菜一个汤,这个却是洛丝丝要求的,东西多了她吃不完也是浪费,做起来也麻烦。所以干脆规定只要三个菜一个汤,虽然正餐并没有很多的菜,但是一天到晚小点心和开胃的小食物就没有断过。

而今天,虽然也是三个菜一个汤,但是却摆放上了两个碗筷。皇甫澈心情很好的坐下,春天给两人添了饭,站在洛丝丝身后侍候着。

她虽然偏向洛丝丝,但是也能看到皇甫澈对洛丝丝的好,而且看小姐今天和皇甫澈牵着的收,春天也知道这就是默许了,虽然不知道已经到了那个程度,但是春天还是很识相的没有问。只是在摆放碗筷的时候,很自觉的多加了一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