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66章 神秘的房间

第六十六章 神秘的房间

今天一个大学好朋友结婚了,感叹啊,当初我们上下铺,每天也是黏在一起的,现在她居然到了结婚的时候,感觉真的很不适应呢,昨天忽然告诉我请我吃饭,结果到了好半天才发现,居然是婚礼,让我手忙脚乱,红包都差点没来得及准备。该说我太迟钝,还是人家保密性太好。滴汗啊!哎,不管怎么说婚还是结了,宝宝都在肚子里面两个月了,还是要祝福她的。大家一起帮我祝福她吧。小枂还是想喊一句“黎星,祝福你”

跟着皇甫澈朝那个方向大概走了十几分钟,一栋房子赫然出现在了地平线上,豪华的阵容,几乎比青云门大殿还要豪华,琉璃绿瓦的墙面起码有五丈高,华丽的大门,外面是两个三米左右的石狮子。墙一直延伸下去,仿佛看不到便,洛丝丝吓了一跳。

皇甫澈拉着她像那边走去,“那位前辈是个要求完美的人,这草原上的宫殿,耗时近百年才终于建成,其他的三个地方反倒都没有这么复杂的设计。这里是作为日常起居的时候用的,所以才这样设计的”

洛丝丝感叹的看着这一片宏伟的宫殿“即使是这样,也太奢侈了吧”

走近了看,视觉效果更是震撼,人站在墙下,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洛丝丝和皇甫澈慢慢的靠近大门,大门缓缓的打开,面前是一尘不染的白色大理石台阶。

洛丝丝小心翼翼的走上去,皇甫澈反倒很是大方,拉着洛丝丝径直往一个方向走去,穿过月亮门,后面是个小庭院,正房是两层小楼,左边大概是婢女住的地方,右边是厨房。庭院里面是鹅卵石铺成的十字小路,路的两边都种满了鲜花,各式各样的颜色,洛丝丝也叫不出名字来。

皇甫澈把洛丝丝带上二楼迎窗的一间房间,放开她“你今天就在这里住着,我就在隔壁,不用害怕,有什么事情喊一声我就过来了。”说完放开她转向隔壁去了。

洛丝丝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皇甫澈对这里异常的熟悉,她的心思沉浸在了赤地里面,自从到了这个宫殿,赤地的那种呼唤的声音似乎又出现了,而这一次不仅仅是她,就连小小和凝幽也发现了不对劲,离开了赤地。

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洛丝丝自然是不想独自一个人去探索的,躺在**,赤地的呼唤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大,洛丝丝穿了衣服站起来,下了楼去,她甚至能感觉到就是这院子里的某个地方在呼唤她,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让她焦躁起来。

她绕着院子里面转了几圈,明明可以感觉到的,但是就是找不到是在哪里,洛丝丝还是回到了楼下靠右边的那间房,就是在这里感觉最为明显。但是到底是在哪里,这里面布置的很简单,只有一个蒲团安静的放在地上,房间里面再没有其他东西。

洛丝丝走过去,想掀起那个蒲团,然而不管她如何用力,那个蒲团就是纹丝不动,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就是不愿意起来,这蒲团就好像是黏在地上的一样,和这间房间完全合为一体了,没能把蒲团拉起来,洛丝丝气馁的一屁股坐上去,却不小心转动了蒲团,洛丝丝眨眨眼,站起来,把蒲团向刚才的方向转动起来。

蒲团转动到底的时候,对面的那堵墙忽然动了,慢慢的向右边滑开,露出大约可供一人进出的通道。通道里面很黑,洛丝丝现在的修为当然是能够看到里面的,但是里面通道似乎很长,洛丝丝一直都没能看到尽头

洛丝丝正打算进去,忽然一人握住了她的手,洛丝丝惊得猛的转头一看,却是皇甫澈。原来在洛丝丝刚刚下来的时候,皇甫澈便醒过来了,一直跟在洛丝丝的后面,却没有料到,洛丝丝一直都没有发现她,反而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皇甫澈也不敢打扰她,担心会惊吓到她,眼看洛丝丝发现了密道打算进去时,皇甫澈不得不握住了她的手。

转头看向皇甫澈,洛丝丝急急的说道“皇甫澈,里面有东西在召唤我。”

“召唤你?”皇甫澈皱了皱眉头

“真的,我总感觉有个声音叫我要到里面去。”洛丝丝急迫的说道,说完便想甩开皇甫澈的手往里面冲。

见得这个状况,皇甫澈也只能无奈的拉着她往里面走“还是我带你进去吧”

里面其实算是一条走道,不过很是黑暗,没有一丁点的光亮,到了她这样的修为即使没有光亮,也能看的见的,通道略略有些朝下,很长,洛丝丝感觉一直在往前走着,这条路好像没有尽头。

等到皇甫澈松开她的手,眼前忽然亮了起来,是一个四面墙都是由白玉组成的房间,和所有人的房间都一样,屏风后面是床,前面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有文房四宝,墙上镶嵌了几颗夜明珠,把整个房间照得明亮异常。墙角上摆着几个大盆栽,翠竹从那里面冒出头来,洛丝丝能够看得出那几个花盆恐怕也是灵器,

洛丝丝四处打量这,她有些恐惧的发现,皇甫澈好像对这里异常的熟悉,不管是外面的环境,或者是里面的院子,甚至是地底下的这间房间,一一桌一椅他都好像很熟悉,其实若是她曾经到过皇甫澈的房间,就能发现这里和那里的布置几乎是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墙上的那张画了。

看着墙上画中那个小女孩,洛丝丝有些梗咽“这里····是那里,那个···那个是谁?”

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这样一幅画,那画里面的人明明就是她,或者说是她现在的身体,那画里面的女孩和这里的主人是什么关系,皇甫澈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的熟悉,

洛丝丝越想越觉得不安,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串联了起来,但是又偏偏有那么一点地方无法接上。

皇甫澈拉着洛丝丝坐下,扳回洛丝丝的脸,不让她不停的盯着墙上的那张画看。“我慢慢将给你听,你别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