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73章 代价

第七十三章代价

听了欧雨辰的话,洛丝丝呆住了,有些吃惊的看着欧雨辰,似乎自己并没有怎么惹着她吧,几次冲突都是她自己先挑起来的,自己虽然不怕事,但是还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甚至于上次的杀手事件,自己也不过是当她只是小女孩的任性而已,并没有做什么报复之类的事情。而只是很冷静的冷处理了。可是现在,这这么多人面前,难道说自己真的做了什么事情要让欧雨晨愤恨到要杀了自己的地步么。

看着被禁锢住了欧雨晨,洛丝丝有些想不明白。“欧小姐,你就真的如此恨我吗?我真的不明白。”

欧雨晨哼了一声:“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善良的样子来了,我可不吃你那一套。”

“装出善良的样子?”洛丝丝看了她一眼:“我真的就不明白了。”

欧雨辰愤恨的说道:“你也不过就是装作善良柔弱的样子,凭什么你这个样子就能得到所人的关心,连父亲也要我让着你。你到底有哪一点好了,每个人都觉得你比我好,凭什么什么好东西都是你的。”

虽然欧雨辰说的完全不连贯,但是洛丝丝还是大概听懂了。这听懂了让她有些无奈。若说东西,不过就是那个之前的蝴蝶发簪,后来几次针锋相对可没有因为东西的了。

洛丝丝拿出那个蝴蝶发簪:“这个东西即使不是我的,也不一定是你的吧。”

“哼,如果没有你,那一定就是我的。”欧雨晨道。

听得欧雨辰这样说,洛丝丝知道她似乎已经陷入了某种偏执之中,叹了口气:“这个发簪也算是别人送给我的,我不能给你,我给你一个和这个等价值的东西吧。

欧雨晨傲慢的看了一眼洛丝丝:“你以为我稀罕你不要的东西吗,总有一天,不管是东西还是人,我都会抢回来的。”

洛丝丝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是一个发簪,还有你说的 人,我到底是抢了你什么人了。”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欧雨晨越说神色越是狰狞:“如果不是那,那澈哥哥就是我的了,如果不是你,我就不用把所有积蓄都花掉还???还???”欧雨晨说道这里的时候话语模糊“如果不是你,我在宴会上就不会出那么大一个丑,成为笑料。你又凭什么进入青云门。”欧雨晨的语气阴森起来:“只要你死了,你所有的 东西,我就都能抢回来了。”

听了这话,洛丝丝更是哭笑不得,欧雨晨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想象之中,主观上所有的罪过都怪在了洛丝丝身上。

其余诸人都站在边上看着洛丝丝和欧雨晨的对话,听到那句不管是东西还是人都要抢回来时候,金典和皇甫澈眼神中闪过一丝冷光,瞬间消失。

金辰看着金石瞪像他的冷眼,摸摸鼻子,后悔告诉他们送了个蝴蝶发簪给有意思的小姑娘了。

众人都没有注意到皇甫澈一闪身出去了。

洛丝丝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金石扬了扬手制止了她:“欧家家主来了。”

欧天耀这一次感觉真的是糟糕极了,虽然知道女儿和青峰真人的小徒弟不合,但是他可是完全没有料到欧雨晨居然会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一时之间,欧天耀真的有种恨铁不成刚的感觉,你就是找个没人的时候,不管这么折腾,即使是杀了那个叫做洛丝丝的也没有关系,可是大庭广众之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是不给青云门一个交代,恐怕是躲不过去的。

走进青云门的营地,欧天耀就发现四面都是不善的眼神,等到走到关押这欧雨晨这个临时帐篷的时候,看见几个人的 眼神,欧天耀的神色更是不佳了起来,看着那里眼神愤恨的欧雨晨,欧天耀真的恨不得没有生过这么个女儿。

欧天耀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门口又走进来一个人,正是皇甫澈。见欧天耀在里面,皇甫澈不由得笑了:“欧家主是要来说情,这个情分可不好说。”

“不过是小孩子一时的顽皮,贤侄还请不要放在心上。”欧天耀神色一转,这个时候不出点血是不可能的了,谁让自己最宠爱的就是这个欧家最有天分的女儿呢。“自然,我们欧家肯定也是要做出些赔偿来的。”

众人都不答话,眼神却是看向洛丝丝,那意思分明就是,你女儿惹的是谁,就该找谁去,洛丝丝见众人看向她,心里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明明白白的让欧雨晨死是不可能的 了,总归是让欧家吃点苦头就放过去,至于后面嘛,两边人几乎可以说是已经接下了死仇,除非欧天耀一脉不当欧家家主,否则和青峰真人名下几乎就是解不开的结,自然若是以后即使发生什么,只要不是在明面上,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欧天耀生气的正是欧雨晨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刺杀的行为。若是暗地里下手,怎么要好遮掩一二,他还不知道其实欧雨晨已经出过一次手了。只不过眼看洛丝丝一直都不离开青云门,而杀手那边总是说要等她离开青云门才能动手,她又担心错过这次还不知洛丝丝什么时候才会再出现,干脆先下手为强,只是没有选对时机而已。

洛丝丝转向众人:“自然是由师兄们做主。”

金石笑了:“她既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自然看师妹想要怎么惩罚了。”

洛丝丝歪着头想了一会,既然没有办法消灭,干脆什么都不做:“我只要她道歉就好了,至于其他的,我想欧家主会有所表示的。”

金石转头看向欧天耀,他原本其实并不像绕过欧雨晨,如果要彻底毁了欧雨晨也不是没有办法,反正明着看来是欧雨晨先出手的,青云门就算是要了她的命也算不得什么。只不过在看到皇甫澈的颜色以后改了主意。虽然说并不完全明白皇甫澈要做什么,但是还是明白了皇甫澈的意思,狠狠的敲他一笔。

金石自然是不善于这个的,谈判的事情就交给了金典,经过一番长谈,金典和欧天耀相携出来,虽然欧天耀脸上还是笑着,不过心里可是在滴血,他几乎付出了欧家这次既得利益的一半,而这一半只能从他这一系的人身上拿出来,外面要给的东西不说,最让他心痛的是这一次进入秘境的名额,活活被刮下来一半,也就代表着,欧家嫡系这一次能进入秘境的人数大大减少,即使不一定进去就能活着出来,但是这样刮肉的行为也让他心里滴血。

拉着欧雨晨走到洛丝丝面前,欧天耀冷冷的命令着欧雨晨:“道歉。”

“凭???”欧雨晨刚刚说出一个字来,欧天耀瞪了她一眼。

欧雨晨两眼看着天花板,不甘不愿的说出道歉的话来,“对不起、”

洛丝丝也不在意,反正不过是个过场,欧天耀冷冷的拉着欧雨晨向外面走去。

“等等。”就在欧天耀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