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82章 联系(二)

第八十二章 联系(二)

看见洛丝丝好像认得这里的路线,金颜和金辰自然是很自觉的把理由归纳到了戒指里面那个了然和尚去了,其实这样算也没有错,因为了然和尚最开始确实是想要指导一下来着,只不过由于洛丝丝自己就能认识,所以没有发声,而他到现在都还在奇怪洛丝丝是怎么发现的规律呢。

祭坛走进了看才能发现其实很小,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用的祭坛,不过五十厘米左右的大小,走到眼前看就能发现,这祭坛是一个八卦的样子。这里的一切都有那么明显的那个世界的痕迹。虽然说洛丝丝觉得在那个世界和自己有联系的人基本已经没有了,但是毕竟在那里出生在那里成长,在那里开始自己的修行之路,最开始为了努力生存,再后来担心体质被发现,等到渐渐可以按下心来的时候,洛丝丝发现自己开始想念那个世界,这大概就是思念故乡的感觉吧。

洛丝丝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五色的祭坛,金辰早在靠近祭坛的时候就开始啧啧感叹,居然是用五色石打造的祭坛,而且是这么大一块完整的五色石,果真是奢侈的过分啊,取出一把匕首,金辰试图在祭坛上面挖下一块来,洛丝丝还没能来得及阻止,金辰已经被弹了出去,瞬间离开了安全范围。然后又出现在了过道的另一边。

等到金辰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走过来的时候,洛丝丝发现他的脸色很是奇怪,就好像看见了什么无法理解的东西一样。金辰脸色奇怪的看着洛丝丝:“那个祭坛里面好像是一个活人。”

“什么?”洛丝丝一震“怎么可能,明明从她这里看祭坛里面什么都没有。”

金辰的脸色更古怪了:“我原本是打算挖一块五色石回去用用的,可是,当我的匕首放到祭坛上面的时候,我真的看见了,那里面有一个活人,甚至还朝我眨了眨眼睛,然后我就被弹出去了。”

“怎么,怎么可能,师兄你故意吓我的吧,这东西都存在了无数的年月了,怎么可能还有活人。”洛丝丝根本就不相信,修行之人也不过是能够延长寿命而已,最起码洛丝丝从来没有发现过或者说是只在传说中听到过那与天地同在的圣人,而这个从无数年前就存在的秘境空间,又怎么可能会有活人的存在呢?而且那不过是个五十厘米的祭坛,怎么看,也是放不下人的。

洛丝丝试探的把手放到祭坛上面,没有,什么都没有啊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向金辰。却讶然发现,金辰的后方,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个人影。

“师……师兄。你背后???”

“背后”金辰转头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啊”

洛丝丝转向金颜“师姐,你看到没有?”

金颜闻言向金辰背后看去,随即呵止了洛丝丝想要向前的动作:“别动,她好像靠近不了我们所在的路线。”

金辰似乎也有所感,猛的转过头去:“就是她,刚才就是她”

这一下也由不得洛丝丝不相信了,不过幸好,那个人影似乎靠近不了洛丝丝他们所站着的这个地方,只是停在边上,似乎想要过来却过不来的样子。

那个身影靠近了,洛丝丝能清楚的看到是个女人,脸色苍白,嘴唇红艳,看上去有些像是日本**,穿着一身先秦时代的衣服。白衣飘飘更加显得诡异,那个女人似乎是笑了一下,洛丝丝揉揉眼睛,没错,那个女人诡异的笑了,看着那个笑容,洛丝丝忽然觉得恐怕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看到那个女人走了过来,忽然脑海里面的声音出现,是了然和尚:“快,快到祭坛上卖弄去。”了然的声音似乎很着急。

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洛丝丝连忙看向金颜和金辰:“师兄师姐,快,我们要上到祭台上面去。”金颜在那个女人飘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准备,听到洛丝丝的话,迅速的拉起金辰和洛丝丝跳上了祭台,果然,那个女人似乎突破了道路的限制,然而到了面前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没有人在了,似乎是感觉不到祭坛上面的气息,只是在周围四处环绕着,然后渐渐的隐去身形慢慢远去。

洛丝丝松了一口气,不停的在脑中呼唤这了然和尚,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了然和尚好像再次消失了,一点回应都没有。

金颜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女人远去的方向。

“那是什么东西?”洛丝丝看着金颜问道。

“我曾经听说过一点,据说有人会把活着的修士用秘法炼制成为活死人,这样的活死人没有任何的思想知觉,只是对于生气有着很强的感应,当然,攻击起来也是不分敌我的,只要是活着的人,它都会进行攻击。所以虽然说这样的活死人能够自行修炼而成长,但是由于这个弊端,根本就没有人回去炼制,再加上炼制的方式太过于残忍,谁也不想自己哪天一个不小心被人练成活死人,所以那方法就在大家的有心下失传了,大概是被人毁掉了。”金颜看了看刚才那个方向,有些并不确定“我也只是曾经看过这方面的记录,所以也没办法确定,不过如果刚才那个是的话,这个塔里面怕是有些古怪。

随即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刚才那个女人身上的服饰”

洛丝丝转头,“那个女人身上的服饰有什么不对的吗?”

金颜转头看向金辰“你不觉得那身服饰有些熟悉么?”

金辰仔细的想了想:“是了,那衣服似乎是一个失传的门派的弟子服,据说那个门派中从掌门到弟子都必须统一服饰,是为了方便阵法的组合,并不像我们一样随意穿着,好像叫做玉仙门。”随即仔细想想,肯定的说道:“没错,就是那个门派”

“那个门派怎么会失传?”虽然说一个门派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并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情,但是在这里忽然出现则是很奇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