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98章 古怪

第九十八章 古怪

第二天一早,洛丝丝很早就起来了,虽然今天是她寄出去的东西拍卖的日子,但是洛丝丝一点都没有打算要去看看,今天可是约了其他三个人一起聚聚。

结果是除了自己其余的人明天都要离开了,她倒是不急着走,估计是短期内也不会离开了,依依惜别了半天,洛丝丝手上又多了一大堆东西,都说是马上离开了这些东西用不着了。

告别了出来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原本准备去看看拍卖的卖出了什么样的价格,但是这个点偏偏是卡上不下的,回去吧有点早,去看吧估计是还没拍卖完呢。

一边走,一边洛丝丝就似有似无的和春天聊着些什么。“春天,你说我们要不去你的家乡看看?”

“可千万别。”春天道:“那地方据说很是邪门,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可没法交代。”

洛丝丝想想也是,这个时候金辰不可能有时间陪自己去,可是如果自己去的话,估计回来就该吃排头了。

就在这样纠结去和不去的想法中,洛丝丝才终于回到了家,一进门,就看见金辰已经早早的在那里等她了,

“师兄怎么这么早就在这里等我。”洛丝丝推出半步,抬头看了看天,天色好像还很早吧。

金辰拍了洛丝丝的额头一下,“事情做完了啊,自然回来的就早了。”

洛丝丝怔了怔,“拍卖会完成了吗。”

“我可是只要负责到拍卖会开始就可以了,至于它完成不完成和我可就没有太大的关系 了。”

而接下来的话反倒让洛丝丝诧异无比,都快要怀疑是不是金辰在自己身边派遣了间谍了。“听说有个小村子里面有栋房子闹鬼,师傅让我们有空去看看。”

洛丝丝愕然的看着她,昨天才和春天说道这闹鬼的问题,而今天金辰就和自己说要去鬼屋看看,他们说的是一个地方吗?

金辰看着一脸讶然的洛丝丝“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洛丝丝点点头。“有,当然有。”把春天说的东西给金辰一说。金辰也吓了一跳。

“这个消息是师傅那边传过来的,说是已经有好几个门派过去了,而我们正好离那边近得很,所以让我们也过去看看。”想了想,接着说道:“春天说的那个村子叫什么名字?”

洛丝丝也愣了一下,把春天叫出来一问,果真是一个地方。

“若是那个地方真的像春天说的那样,光光我们两个去肯定是不成的了。”金辰沉思了半天“我还是联系一下师傅,看看到底在派谁过来吧。”

洛丝丝点点头,她可是很爱惜自己的小命的。当然这样的事情不会往前冲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洛丝丝拿出了盒子里面的那只小金辰,研究了起来,虽然春天说的那只金蚕已经九变了,但是毕竟还是金蚕,只要还是这个物种,那肯定就有一些一样的地方。

打开盒子,金蚕似乎感觉到了亮光,蠕动两下,便不在动弹。洛丝丝看着金蚕无精打采的样子,不会就这样死了吧。试探的伸出手嘟了一下那只金辰,就感觉手上一痛,接着就是血液大量流失。

血液的流失让洛丝丝感觉到眩晕,即使是透支了修为也最多是感觉到无力而已,但是血液这东西,在身体里面可是有定数的,失去了对于身体的影响也更大些,洛丝丝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就是,原来即使是修炼了失血过多也是会挂的啊。

洛丝丝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前就是春天担心的脸。见洛丝丝醒了过来,春天连忙端了水过来,洛丝丝喝了两口,才开口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虽然她还记得是因为金辰晕过去的,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还真的没有什么印象了。

春天紧张兮兮的叫了人去叫大夫来复诊,转头对洛丝丝说道:“奴婢回去的时候就看见小姐晕过去了,金辰少爷请了多少人来看,也没能看出个结果来,后来还是皇甫少爷来了,建议说请个世俗界的大夫来看看,那大夫说小姐是失血过多所以才晕了的,虽然说我们都有点不相信,毕竟那个时候小姐晕倒在那里,可是一点血都没有看见的,不过喝了那大夫开的几服药以后,小姐的状况就好了些,所以才信了。”正说着,金辰后面跟着皇甫澈就一起到了。

洛丝丝看见皇甫澈还是感觉有点不自在的,把自己晕倒前的事情一说,皇甫澈就摇了摇头:“不对啊,一直以来,金辰都不会吸血的,这种小东西需要的是纯能量,但凡能量里面有一点点杂志,都是不要的,所以根本不可能去吸血 ,”

洛丝丝一怔,是这样的吗?那这个金蚕为什么要血?

“你把那只金蚕拿出来看一看。”皇甫澈一下就抓到了重点。

“可是???”洛丝丝哭丧着脸,金蚕不见了啊,而且我也完全感觉不到身体有什么问题,似乎醒过来就没有什么大碍的。

皇甫澈皱了皱眉头:“怎么会?”

“真的”洛丝丝保证“我完全感觉不到啊”

说着的时候,那个大夫就已经过来了,给洛丝丝把脉过后,不禁啧啧称奇,明明一天以前还是气血不足之状,但是怎么一天过后,完全就已经恢复了健康状态。大夫虽然无法理解,不过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她的身体是没有一点问题的了。

至于答案,三人商量了一番,看起来只能到那个鬼屋去看看了。金辰无奈的笑了:“原本说师傅会直接过来,我们还能偷个懒慢慢过去,不过看起来又得赶路了,这事情堵在心里,总让人闷得慌啊。”

“呵呵”洛丝丝笑了一笑,看来还真的得赶路了,她心里是完全憋不住事的,再加上她现在也很是忐忑不安,那金蚕真的是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世界上原本就没有存在过那只金蚕似地。几乎是把自己存在的痕迹完全的抹去了。这件事情真的很是古怪。若是这古怪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洛丝丝肯定是好奇的,但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洛丝丝现在的感觉就是不安,是的,非常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