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08章 谁的眼神

第一零八章谁的眼神

皇甫澈苦笑一声,“你也不问问我怎么受的伤?”

洛丝丝瞪她一眼:“一个一个问题问啊,你先回答我怎么会把那金蚕送到我这里来的。”

干笑了两声,皇甫澈才开始说了起来,原来那只金蚕并不能算是完全的金蚕,皇甫澈这一次参加龙舟赛为的也就是它,这金蚕是由金蚕和另一种还未能查明的动物杂交出来的,虽然说得到的这只是经过了再次繁衍的,原本的那个没能得到,不过也算是达到了目的。就是没能查清楚到底是谁把金蚕坐了这个作用,皇甫澈自己也没有想到金蚕居然就这样融入了洛丝丝体内,没错,是融入,洛丝丝当时以为金蚕消失了,其实不是这样,只是蛰伏在了洛丝丝体内而已,经过蛰伏期,金蚕再孵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认洛丝丝为主了。皇甫澈取得这只金蚕可不是为了让它认主,目的其实是一个远古遗迹,因为他们怀疑那远古遗迹和这金蚕多少有点关系,而不知道是谁透露了金蚕的事情,在离开京都的时候他们就以已经被跟踪了,所以他想办法把金蚕给了洛丝丝,而现在,金蚕也没有了什么作用,因为那只被俘获的九变金蚕显然是一个更好的研究对象,甚至已经研究出了一些端倪。

洛丝丝听完这些,便?已经没有了什么兴趣,说起来那遗迹什么的,现在自己也是去不了的,再说要完全的研究出来遗迹的地点什么的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就见皇甫澈神秘的一笑:“虽然说那远古遗迹我们暂时去不了,不过现在有个地方确是可以去的。”

“去哪里?不想动呢”洛丝丝有点无精打采,平时她算是个宅女,基本上不喜欢出门,不过当被限制了出门的时候,却又想要出门去转一圈,这不知道算不算是人的劣根性。等到能够出门的时候却又懒得动。

洛丝丝懒懒的站了起来,跟着皇甫澈走了出去。

皇甫澈带着洛丝丝一路往山上走去,洛丝丝看了看四面的景色:“这不是去净地的路吗?”

皇甫澈笑了笑,“没错,师祖他老人家想要见你。”

“见我?为什么?”洛丝丝感觉很是奇怪,说起来似乎从一开始皇甫澈就比她还更像是青云门门下,可是他明明是皇甫家大少爷,现在看起来就更像了,洛丝丝试探的问了一句:“皇甫澈,你为什么也叫师祖?”

皇甫澈夸张的看了她一眼:“你不知道吗?皇甫家和青云门原本就是一家,皇甫家不过是为了方便在世俗界做生意所以才干脆弄了个世家出来,我老爹和你师父是师兄弟啊。”

洛丝丝看着一脸惊讶神色的皇甫澈,懊恼的想撞墙,皇甫家和青云门的关系本来就没有什么人知道好不好,居然还做出一副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的表情来。

正说着,便已经到了地方,洛丝丝并没有来过净地,而且他也知道,没有长辈的传唤,弟子是不可以到这里来的,以免打扰了长辈的修行。

跟着皇甫澈熟门熟路的走到其中一间屋子旁,里面早早的就传来的进来吧的声音。推开门进去,就看尽玉灵子正微笑的坐在蒲团上面看着他们两。

洛丝丝走过去,“见过师祖。”

玉灵子笑着让她起来,站到一边,眼神却看向皇甫澈:“小子,又跑出去惹祸了?”

皇甫澈笑嘻嘻的走上去:“师祖啊,这次可怪不得我,要说还不是你要的那金蚕惹的祸不是。”

听了这话,洛丝丝才知道,原来是玉灵子让皇甫澈去取的那金蚕。

玉灵子听了皇甫澈的话,瞪了他一眼:“你还没有惹祸,啊,金蚕呢?上古秘境也都知道了。你小子还说没有惹祸。”

“您老不也准备把上古秘境透露出去了吗,我这不是就帮您提前了一下。”

玉灵子瞪了他一眼,招呼洛丝丝:“来,丫头,过来。”

洛丝丝听话的走过去,玉灵子掏出一个小玉瓶来:“你拜师的时候我不在,来,这是师祖给你的见面礼。”

洛丝丝恭敬的接了下来。“多谢师祖”

“丫头,在九变金蚕那里,?你可感觉到了什么?”

洛丝丝不太明白的看向发问的玉灵子。

玉灵子干脆问的更加明白一些:“在那里你有没有感觉到召唤?”

“召唤?”“对”

洛丝丝仔细的想了想:“只有一次,我似乎能感觉到那里面的金蚕对我没有恶意,而且那房子一直在呼唤我进去,不过后来就没有了,那种感觉似乎是幻觉一样,并不太真实。”

玉灵子皱起了眉头:“果然,果然,看来我估计的没有错啊。”

随即叹了一口气,和皇甫澈说道:“你带着丫头出去吧。”

随后才转向洛丝丝:“丫头,那里面的?丹药你平常可以用来修来。”

果然什么洛丝丝没有问,反正金蚕现在在她体内,她迟早都会知道的,所以也就乖乖的跟了出去,走出去的瞬间,洛丝丝回头看见师祖玉灵子似乎被什么事情困扰了,犹自低头沉思不已。

皇甫澈带着洛丝丝向下走去,一边解释:“那瓶子里面应该是补天丹,那丹药可以直接化作灵气,增长修为,而且便于吸收,使用丹药凝练修为比从外界吸收不纯净的灵气来说要快的多了。”

“哦”洛丝丝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传讯玉简忽然又亮了起来,洛丝丝拿了出来,是春天。里面只有一句话:“小姐,快点回来一趟。”

洛丝丝收了玉简,和皇甫澈说了一声,两人迅速的向下走去,不多时就已经到了,春天早已等候在院子门口了,见到洛丝丝来,春天立刻走了过来一脸焦急:“小姐,那个眼睛又出现了。”

洛丝丝开了院门,三人走了进去“什么眼睛?”

春天看了看皇甫澈,低头回答道:“小姐,在那个院子外面,我曾经感觉到有人在看我,一开始我一直以为是那只金蚕,可是恐怕并不是,因为金蚕已经被抓了,而那个看我的今天又出现了。”

洛丝丝猛的抬头:“你确定?”

春天点点头:“确定,和那天看我的是一个感觉,而且那眼神一直跟着我,我进了青云门,才放弃。”

洛丝丝回想起当天的情形来:“难道说那个召唤我进去的并不是那只金蚕,而是隐藏在暗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