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一三 对话

第一一三对话

第一一三对话

内海和外海之间似乎有个透明的罩子遮挡,洛丝丝其实觉得这大概是两个大陆的分界点吧,罩子的这边是风平浪静的内海,而另一边却能感觉到时时刻刻都存在这危机。船长听了船,要在罩子边界上面休息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早上才是正常的出发度过内海的时候。

虽然说停下来休息了,不过也只不过是让大家调整一下,无论怎么休息都是在船上面,不过能够停下来缓一缓还是让很多人心里松了一口气的。

洛丝丝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反正她随时都是可以进入到赤地里面去的,不过其他那些人倒都是对于停下来休息明显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第二天一早,船便再次发动了,穿过前面的屏障的时候,洛丝丝却完全没有感觉到有什么阻碍,只不过船的晃动似乎是要明显了一些。看来那个大大的屏障只是阻止了海水风浪,对于其他的东西都没有阻止的迹象啊。

越过了那个屏障,洛丝丝又有心情出来看海了,外海和内海明显是不一样的,而且这船一离开内海便升起了一个保护层,透明的光滑笼罩着整艘船。不过即使这样也是能看到海平面的,外海的海平面明显和内海不一样,内海是蓝色的海平面,但是外海却是如同宝石一般的暗蓝色,颜色深邃的让人有掉进去的想法,不时的还能看到有路过的海族,不过不知道是为什么,却是,没有任何一个海族攻击这艘船。洛丝丝感到很奇怪,不是说海族和陆地种族是敌人吗?不过随后这个疑惑便得到了解释,皇甫澈指着船舷两边那两颗发着淡淡光辉的石头:“这个就是和海族达成了协议的证明,海族族人是不会攻击有这样标识的船只的。一般来说,有这样标志的船代表了和海族达成了利益的交换,所以一般来说也都是几大家族或是门派下面的船。”

洛丝丝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她:“这个,不会就是皇甫家的船吧。”

皇甫澈笑了:“没错,没想到你就这样就猜出来了,不过现在可不能说是我家的船,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表哥啊。”

洛丝丝笑了:“是,表哥。”

皇甫澈顺便给洛丝丝讲解了各个家族船只的不同,像皇甫家的船,标识就是放在船舷两侧,而且一边有一个,这也是很多其他世家所没有的优势,大部分的世家都只有一个标识。

洛丝丝也很识趣的没有去问到底为什么皇甫家有两个标识,很明显是秘密,她自然不会好奇的询问。

不过皇甫澈透露的另外一个消息就让洛丝丝很有探究的了,这个船上面不止有他们几个人是修行者,还有另外两组,而且目地很可能是和他们一样的。

这个洛丝丝就觉得很奇怪了,要知道,这船上面是不允许任何人用神识来感应的。而且也设置了相应的阵法,就连玉灵子都不能再船上面利用神识来探知,皇甫澈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你怎么知道的?”洛丝丝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把心里想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皇甫澈笑笑,避过这个问题:“你猜猜是哪两组?”

探究的看了皇甫澈一眼,今天的皇甫澈似乎有些奇怪,原来似乎不是这样的,自己问什么他大概都是会回答的,当然不该问的自己也不会去问就是?了。怎么今天反倒是像是在考验她?洛丝丝想了想:“这船上面只有几组人比较奇怪,一个是六号房间里面的那对祖孙,自从他们上了船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们出来过。另外我们对门的那对小夫妻还有他们带着的老仆人也不简单。再有就是那个瘸子,虽然说他是一个人上的船,不过我总感觉她和十二号房间的姐妹两是认识的。”

洛丝丝歪着头想了一会:“如果说是那两组比较可能是和我们一样的目的的话,我觉得应该是六号房间里面的和那对小夫妻。”

“这么肯定?”皇甫澈奇道。

洛丝丝暗自偷笑,恐怕他们对于自己的第六感也只不过是以为是感知能力比较强一点,自己凭借读心术的第六感基本上还是能感觉到每个人是什么样的。

随后又开口说道:“那个瘸子和那两姐妹应该是对船上面的某一个客人有一些企图,我觉得他们的目标不是在另一个大陆。”

皇甫澈听了这话可以说是真的有些惊讶了。“你怎么知道的。”

洛丝丝笑了:“其实这些仔细观察都能够有蛛丝马迹的,比如说那个瘸子,虽然说每一次那两姐妹出现的时候他表现的都很正常,但是最大的不正常就是他太过于正常了,一般来说一个人身体上有缺陷以后,肯定会有那么一点点自卑,但是那个瘸子在两姐妹出现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却是正常人一般情况下的反应,而且这些反应每一次都很标准,简直就是实现排演过的标准教材了,可是在其他人的环境下,却很明显没有那么的标准,对于一个不注重标准的人来说,不可能在不认识的人面前,忽然就这么的规范了不是。”洛丝丝顺手从空间里面取出几个果子,一个递给皇甫澈,一个自己咬了一口:“还有,不管是不是第一次出海,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尤其是年轻人,那对小夫妻和那祖孙两个却很奇怪,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从来不曾露面。”

皇甫澈忽然接了一句:“说不定他们都积极的在修炼呢。”

洛丝丝点点头:“是有可能,可是你看,那祖孙两个扮演的角色明显就是非常宠爱孙子的老人,那么在这样的宠爱下长大的小孙子,不可能对于外界没有好奇心,同样的,也不可能完全像是不要命一般的节约时间修炼,还有那对小夫妻,明明表现出来的新婚燕尔般的甜蜜,但是在那个老仆人面前却又有一点拘谨。如果那个真的是仆人,完全没有必要啊。”

皇甫澈惊讶的看了洛丝丝一眼:“我从来不知道你居然观察的这么细致。”

洛丝丝尴尬了。这些其实都是小灵在那里念叨的啊,她只不过是靠第六感感觉这些人不对劲,所以告诉了小灵,小灵出来一看,就给了这么个结论,结果居然被误认为观察细致。。.。

P?S:手打全文字,的域名神-马=小-说的全部拼音了,非常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