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15章 是福是祸

第一百一十五章是福是祸

所以洛丝丝和春天现在就在演武场里面,这里面确实很热闹,洛丝丝和春天并没有向前坐,而是在中间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做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似乎离开了青云门,离开了炎城那个熟悉的环境,洛丝丝就开始恢复了前世的生活习惯,或者应该说那个原本独立警惕的洛丝丝回来了,大概是知道出门在外可没有那么多的人来惯着自己了,所以前世的一些警惕的好习惯又回来了,比如说座位,洛丝丝一向都是找到中间的位子,这样的地方不显眼,并且离门也不远。

他们两个人现在正看着台上面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在打斗,不过看了这么半天,洛丝丝也算看出点心得来了,其实说白了,也不过就是这样的打斗大概都是只能凑个热闹的,真正有水平的估计都不会上台了,想想也是,这上台让人当猴子似地瞧热闹真的是没有什么意思啊。

不过他们觉得无聊,其他人可不觉得,从那些叫好的声音来看,很明显,出了她和春天,其他人大概都不觉得无聊。洛丝丝很想就这样出去,可惜的是他们现在暂时不能离开,因为台上面的比试一开始,大门就被关上了,不能出去,洛丝丝无奈的看了一眼比试,和春天小声的说起话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春天这段时间有点心不在焉,对于很多事情都打不起精神来,即使是做事情的时候也会不时的走神一把、洛丝丝问了好几次也没能问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不想用读心术,毕竟没有谁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的,反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所以洛丝丝也就乐得装作不知道,这会儿春天又在神游了,洛丝丝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但是很明显是好事情,最起码春天神游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笑的。

等到这一局都已经比试完成了,要离开的时候,春天才恍恍惚惚的反应过来,大概也发现了自己的行为不太妥当,所以也很是不好意思的跟着洛丝丝离开了。

洛丝丝也没有了什么看热闹的心情,两个人慢慢的向自己住着的客栈走去,说话间到了客栈门口,却意外的发现,这客栈门口居然围的慢慢的都是人。

洛丝丝和春天挤进去一看,一个老人坐在地上哀声叹气,边上一个年轻男子正揪住另一个神色匆匆之人说着什么,问了四周的人才知道,大概是那神色匆匆的男子出门的时候比较着急,不小心碰到了那个老人,结果老人就坐在地上了,然后那个年轻的男子不知道从那个地方窜了出来,说是老人的儿子,一口咬定那神色匆匆的男子撞伤了他的父亲,所以现在是要求赔偿呢。

洛丝丝可算是惊讶一下,看眼前的老人明显没有什么事情,而那男子如果坐在地上的老人真的是他的父亲,这个时候应该是要送他去医馆而不是在这里吵闹的吧,很明显这是碰瓷啊。洛丝丝哭笑不得的觉得这世界怎么就这么小呢,在另外一个世界居然也能碰上碰瓷的,要说她前世的时候运气还真不怎么地,一共碰到过三次碰瓷的,第一次作为围观观众,却不小心把自己的脚给扭了,第二次是直接撞上了碰瓷的,虽然没有赔钱,不过也是吓了一大跳的,第三次则是干脆成了证人,进了警察局里面做了笔录,所以她对于碰瓷才会这么熟悉。。

扭头看见春天一脸同情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老人,甚至打算过去抚着额他,洛丝丝连忙拉住了春天,这周围这么多人围观却没有人上前,很明显,大家可能都是知道怎么回事的,虽然说不去阻拦,但是也没人为那碰瓷的说上几句话,春天若是一上去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故呢。

洛丝丝一边拉住春天,一边传音和她说了个大概,不过他们不找事情可不代表事情不找他们,那两个争论着什么的人还是一边说着一边向他们走了过来。众人后退,但是那两人似乎是有目标似地,直接就奔着洛丝丝而来。

一边还喊着要找个人主持公道。这反倒是让洛丝丝起了疑心,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老人,洛丝丝也不后退了,干脆的等着那两人走到跟前。

“姑娘一看就是个好人,可得给我主持公道啊,这人撞了我的父亲,居然不打算负责。”其中一人走到洛丝丝面前道。

洛丝丝眨眨眼睛,并不答话,那个行色匆匆的人也来到了洛丝丝的面前:“这位姑娘,我很明显没有碰到他的父亲,但这人不依不饶,在下有事情代办,姑娘还是说句公道话劝劝这位仁兄吧。”

洛丝丝仍旧没有开口的打算,这件事情她完全没有看到,即使是想说话也无话可说,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打算说话。

却没有发现春天后面的手偷偷的放出一缕真气,那老人忽然刷的一下跳了起来,众人轰然大笑,看那样子根本就别说是撞到了,活力十足啊,那个争论中的年轻人听到众人发笑,先是一愣,随即和你那老人匆匆离开了。

那个行色匆匆的人向洛丝丝一拱手:“多谢姑娘仗义出手,在下办事回来再去向姑娘道谢。”随即匆匆离开了。

洛丝丝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人离开的方向,转头看向春天:“我们呢现在可不是在炎城,由得你怎么折腾都行,在这里还是小心出手的好。”

春天神色惶恐了起来,她不过是看不惯那人的泼剌,所以出手教训一下,怎么的小姐反倒是生气了,跟在洛丝丝后面进了房间,春天便跪了下来。

洛丝丝叹了口气:“你可知道你到底错在哪里了。”

春天仔细的回想了半响,方才低声应道:“奴婢不该随意出手的。”

洛丝丝无奈的摇摇头:“其实如果是在炎城,不管惹上了谁,都总有办法摆平的,可是我们现在不是在哪里,而是在这么遥远的地方,那几个人明显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你随意出手一来让人看出了虚实,二来怕是也给了那人找上我们的借口。”

说罢又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福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