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24章 过桥

第一百二十四章过桥

众人还是很谨慎的,不过瞬间就已经定了下来,每个一段时间就试探一次,这桥反正是最后一刻钟是能够安全的通过的,他们只要不停的用东西试探,就能够大约的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安全的通过,这里毕竟还算得上是门派驻地,虽然是上古以前的,所以这桥能够通过的时候必然是安全的,否则的话岂不是对于自己的弟子来说也是危险。

洛丝丝现在想的是,这桥到底是怎么出现的,明明方才大家来的时候是没有的,甚至很多人都看到了金彩桥出现的状况,所以虽然不能摸上去,但是洛丝丝还是靠在了桥边上仔细的看着。经过刚才的事情,桥边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而刚才的那几具白骨也被人弄了回去,大概是恐惧或是什么,众人都离得远远的站在湖边上。

所以洛丝丝可以很方便的走到桥边上。

其实不管怎么看,洛丝丝都没能看出什么不对来,这桥除了能看出材料以外一点异常都没有,当然,洛丝丝自己也是没有勇气上去看看的,既然在小灵那个时候这桥就已经有了固定的通过时间,不管说是有没有改变,但是就能体现出一点来,最起码这个地方不简单,要是到,相对于现在来说,上古时期天地间灵气更为纯粹,所以修为高深者也更多,哪个时候门派里面的东西自然也是不简单的。

洛丝丝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小灵,赤地不是说只有我猜能用吗?你怎么会有曾经的主人的。”

小灵的声音里面都带了笑意:“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够发现呢。”调侃了一把洛丝丝,小灵接着说道:“其实我应该不完全算是这个戒指的器灵,因为我现在为止恢复的记忆中关于戒指的并不多,而是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曾经在各个地方旅游的记忆。想来那个人应该是在后期得到了赤地,并且能够启动赤地的一部分功能。”

“咦,还可以这样的吗?”

“是啊”小灵接着说道:“后来应该是把我炼化到赤地里面了,或者说是原本我就是赤地的器灵但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而出去过。”小灵 的声音又这那么一点的惆怅,不过随即转了过来:“不过等我得到了全部记忆就能知道了。”

小灵笑了:“姐姐我们还是说回来吧,赤地虽然说只有你能用,但是因为我会沉睡,所以应该也是曾经遇到过不同的主人的,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赤地不过是个普通的储物戒指,最多就是有那么十平米的空间。完全是和普通的储物戒指一样 的,里面自然也不可能生存货物。”

小灵想了想,接着说道:“不过也不是每一个戒指的主人都能够把我唤醒的,偶尔有人唤醒我我便多了一份记忆,只不过我被唤醒的次数越来越少,间隔时间越来越长。”

“不过”小灵坚定的说道:“我能感觉到姐姐你和赤地的联系,而且似乎这里面还有些东西存在,那些东西即使是我也不敢去触碰的。”

洛丝丝惊讶的咦了一声,小灵到底是一开始就是赤地的器灵或者是后来炼制进去的,对于洛丝丝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在她看来,小灵和赤地就是一起的。

大概是感觉到了洛丝丝心中的关心,小灵的口气放松了下来:“其实这些事情还是要等到我完全恢复记忆的,现在还是仔细的看看这边的困境吧。”

洛丝丝的精神大半还是放在桥上面,小灵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拿了东西诸如衣服之类的往上面放了,洛丝丝也跟着看结果是如何的。

那衣服似乎确实有点效果,衣服只是远远的扔了过去,然后看着那衣服从到达了桥的范围以后开始一点点的消失。

众人便明白这是还不能过去,而这段等待的时间,所有人都已经大概知道了来龙去脉,而那些莽撞的企图得到些精金和七彩石的人,也只能感叹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赔了小命进去。修行途中死别也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所以即便是熟悉之人也不过是略略感伤一下便掠过了。

洛丝丝好奇的看着那件衣服慢慢的消失,有点好奇,大概是知道了洛丝丝在想什么,小灵说道:“其实很明显的,这个湖里面的死气很浓厚,只不过原本应该是都禁锢在湖的范围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才有了一点泄露,外面的死气大概是这样来的,至于这桥,应该是到了一定的时间能够开启阵法隔离死气。”

洛丝丝忽然好奇的问了一句:“小灵还记不记得过了桥是什么地方?”

“嘻嘻”小灵笑着回答道:“姐姐猜一猜吧,那个地方你肯定是喜欢的。”

想了半天,洛丝丝还是没有能够想出来,小灵才笑着掀起了谜底:“其实过了桥不过是灵药远和灵兽谷罢了。”

呃,洛丝丝呆了一下,原来是灵药和灵兽。

小灵接着补充道:“可不要小看这里面的灵药和灵兽,虽然不知道灵兽存活下来的有多少,但是灵药肯定留下来的不少。尤其是那些需要年份的灵药,其价值可以说是不可估量的。”

洛丝丝现在的思路已经转到了灵兽上面去了,那个地方又灵兽?

这个时候已经试探过了五六回了,洛丝丝念头一转,径自走向了玉灵子

“师祖,这门派里面有没有可爱一点的灵兽呢,咱门青云门后山可爱的可不多 了。”洛丝丝一脸天真。

她现在肯定不能直接说出小灵曾经来过这里这些事情,只能是暗自提醒,想来各个门派都会在灵兽和灵药的各个不同地段布置好阵法的。

反正洛丝丝这话也是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的,也并不怕有心之人听了去,还没有等到玉灵子回答,那边忽然又有人喊道:“可以过去了。”

洛丝丝也是一脸惊喜的往那桥上看去,那桥上歪歪扭扭的趴着一件衣服,倒是没有消失的倾向,只不过有前一次的教训,众人倒是没有一蜂窝的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