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26章 顾玉清

第一百二十六章顾玉清

所以不止是洛丝丝,还有很多的人都在最顶上这个进不去的灵药园里面溜达,大家都想着看能不能想办法进到里面去。

洛丝丝也在努力的想着办法,当然,她不仅是自己在想办法,同时也在逼迫这小灵想到进去的办法。小灵虽然说有一些记忆但却也说不出到底是如何才能进到里面去,这就好像说是一个大大的蛋糕摆在你的面前,但是无论你如何都吃不着一样,那阵法也不伤人,若是有人进去,就好像迷宫一样最终总会绕出来,若是有人企图暴力破解,多大的攻击就反弹多大的攻击回来。

一时间众人也没有什么好 的想法。

在小灵还没能找到如何进去的情况下,洛丝丝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这期间却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原本那些灵药园估计大家打着的注意都是慢慢的使用,可以一茬接一茬的收获,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把原本的阵法破解以后,那园子里面的灵药就开始一天天的灵性减少,若是摘下来用玉盒装好的还好说,那些种在地里的却是很明显,大家也只能放弃了搭建传送的想法,而是把所有的灵药都收了起来,用玉盒保存好,大一些的门派传送阵都是使用阵基的,虽然说有一些损耗,不过那阵基却是可以回收再次利用的,这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败笔了。

灵药的收藏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什么样子的药材应该如何收藏,那个部位是有用的,都是很有讲究的,洛丝丝跟在边上也多多少少的学了不少,虽然说她有赤地这么一个宝贝在根本就不用担心灵药的储存问题,但是如果她以后拿出灵药的时候一看就是没有按照正确方法储存的,却还是能够让灵药保存着灵性,岂不是徒惹人怀疑。

当然,洛丝丝也完全没有放松,很是叫春天取打听 了一些八卦回来,平时出门大多是和师傅师兄门一起,所以还没有注意什么,这一次出门才知道,原来女修士其实也真的是很八卦的,洛丝丝自己是个小丫头片子,这里的女修士可没有她这个年纪的,即使出去 了也不过让人当小孩捏上几下,可是春天不一样了,最起码没有人知道她是自己的丫头啊,出门去串个门什么的还是很方便的,尤其是尚武大陆上面的门派,青云门和他们隔着一个海呢,根本没有什么竞争的理由,所以也乐得和春天聊聊八卦,从尚武大陆的风俗民情到那个门派有哪些杰出子弟,都属于八卦的范围之内。

洛丝丝这些日子很无聊,所以也只能靠着八卦来散散心了,想来也是,那些重活什么的自然有别人去做,收藏灵药之类的也不是她能够胜任的,破解阵法吧,就更不是她所能够做的了,再加上年纪不大,所以大家也只不过以为她是出来历练的,即使是有什么问题也不会来找他啊。

人闲了下来就会很无聊,无聊就会找点乐子,所以现在,乐子就找上门来了,当然并不是找到了洛丝丝,而是春天,这也是洛丝丝始料不及的。

要说春天有什么好,洛丝丝也说不出来,不过作为大丫头来说,基本上是很胜任的,再加上虽然洛丝丝给她的功法并不是青云门内的功法,但是却也算得上是顶级功法了,而且是很适合她的,所以修为也并不低。

这个麻烦估计就是这样惹下的,春天总是在洛丝丝的指示下打着联络感情的牌子去探听八卦内容,所以免不了四处走动,有聊天的对象吧自然就有人看着不顺眼,这个红衣服的姑娘顾玉清就是其中之一。

“春天,你给我出来。”可以说是一声惊雷,洛丝丝正和春天说着八卦呢,门口就想起了这样的喊声。

洛丝丝就觉得有些奇怪了,以春天的性格来说不应该会惹到别人才对的啊,怎么会有人找上门来。

再看春天也是一脸无奈的样子,但是放人家一个姑娘在门口喊叫也不是办法,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就已经有人开始围观了。

洛丝丝只能拉着春天走了出去。抬眼看去,那姑娘穿着一身火红,大大的眼睛樱桃小嘴,看上去倒是个爽利性子,估计也是让人宠着的,也符合刚刚那句风风火火的叫喊。

看见春天出来,顾玉清用手中的鞭子指着春天,怒道:“你敢不敢和我打一场,是不是看不起我,要不怎么我一说你就躲了。”

春天现在也很是无奈,这姑娘到底是为什么缠上了自己,似乎这些天并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吧:“顾姑娘,我修为不到家,算是我输了可好。”

那顾玉清一脸愤怒:“你这个胆小鬼,简直一点骨气都没有,真是不知道???”

话说了一半却没有继续下去,洛丝丝现在开始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貌似春天也不太明白啊、不由得推了推春天,示意他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春天无奈的点点头,她家小姐的八卦之火又被燃烧了起来,:“顾小姐,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请先进来,若有得罪之处,我在赔罪可好。”

春天可不打算就在这外面被人当做八卦看了,小姐想看也就算了,外人她可没有那么好心了。

顾玉清大概也觉得呆在外面有些丢人,哼了一声气冲冲的把鞭子别在腰上,随着春天进了青云门驻地,外面众人见没有热闹可瞧了才渐渐退去。

进到里面的顾玉清虽然还是怒气冲冲的样子,不过看起来似乎好了一点。

也不等人端上茶水来,一坐下就直接的看向春天,“洛春天,你可敢和我打一场,我知道你不想让别人瞧见,不过我们私下里打一场便是。”

春天听了这话更加无奈了,:“顾小姐,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你到底为什么想和我打一场,再说论起修为来我肯定是不如你的,何必这样为难我。”

那顾玉清却不理他:“只要你和我打一场,我把修为压制到和你一样,若是你输了,则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若是我输了,大不了也答应你一个条件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