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42章 博得郡

第一百四十二章博得郡

皇甫家的效率还是果真不错的,不过是上午才发出去的讯息,刚刚到晚饭的时间,洛丝丝就收到了最近一段时间关于在这个大陆上面好几个洛家的消息。

洛丝丝挨个辨别着哪个洛家和自己这个身体有着关系,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如果得到了洛家的消息以后自己该如何处理,是直接上门去,还是从侧面打听一下到底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

皇甫家传递过来的消息很完整,基本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大的动向都已经完整的被查询出来了。

洛丝丝挨个看着这上面的 介绍,选出几家可能性最大的来,打算让皇甫家详细的查一下具体的事项,特别是关于他们家族里面人员的各个方面。

消息很快就传回来了,而在洛丝丝看来,最可能的两个地方恐怕是需要她自己去看一趟了。毕竟对于一个家族来说,里面的人员本来就是很多的,很不容易排查的。

而且她这个身体的亲人到底是谁,这个是她一点都无法肯定的事情,虽然大约是有原本的记忆的,但是很多事情还是必须自己去了才能得到肯定。

不得不说想到就去做事一个很好的习惯,洛丝丝通知了大家一声便打算出发了,第二天一早,洛丝丝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等着她出发的春天,知道他们是担心她自己一个人上路不安全,所以也没有拒绝好意,只不过刚出了城,洛丝丝又发现了一个熟人,,丁二,等在他们出城的位置上面,笑嘻嘻的结果了赶车的任务,让春天到马车里面和洛丝丝呆在一起,好吧,他们只是担心自己。洛丝丝只能这样说。

虽然说春天的到来让她感到终于有人能够和她聊上一会儿了,但是她却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解释一个早就死了几百年的人现在出现了并且打算去寻找亲人,想来这也是个难以理解的问题。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而只是听说的话,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该相信或是不信的了。

不过即使是仍旧在忐忑中,他们还是到达了这次的两个目的地之一-博得郡。

相当于一个市的大小,虽然说没有炎城那么热闹,不过这个地方也算得上是一个漂亮的地方了,富有特色的建筑物很好的转移了洛丝丝的一部分注意力。即使春天并不知道她的小姐到底在焦虑的是什么事情,但是并不妨碍看到洛丝丝能够分出一部分注意力的高兴。

住的地方是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丁二很是自动的就把马车赶到了这里,洛丝丝也没有发表什么自己的意见,毕竟对于她来说,这儿完全不熟悉,既然有现成的地方,她肯定是不反对的。

皇甫家查到的情报在洛丝丝住下后便到达了,是丁二亲自拿过来的,洛丝丝结果信,便干脆的躲到房间里面去呆着了。虽然说这样一次调查下来,估计大家都隐隐约约猜到了她的身份,不过她可不打算现在就说开。

接下来她在书信上面看到的消息,却让她无可奈何的笑了,大约不过是个俗套的故事,一个温婉的正房,一个可怜的小三,结果也没有什么可以疑惑的,不过是正房被那个总是泪水连连的小三打败了,就连唯一的嫡女也被害死,而小三却完全是很安全的进入了家族,不仅占了位置,还生下了孩子,而那正房虽然没有死去,但是也被送到偏僻的地方,以此了却残生。

不过估计唯一没有算到的,恐怕就是那正房夫人的身份了吧,洛家一直以为那正房夫人没有什么身份可言,失去了丈夫的宠爱就无所依仗,而那总是诉说这自己可怜的小三,不仅仅是世家女儿,可以给洛家带来利益,也更符合家族里面老人的需要。却万万没有想到正房夫人有这那样的身份。

而在洛丝丝想来,后来的搬走,和这个身体的娘亲必然也是有着一些关系的,她虽然并不完全知道是什么样的关系,但是能够把一个世家而且是和皇室有关的世家驱逐到另外一片大陆上面,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皇甫家也没能查到具体的原因,但是这更说明了事情并不简单。

不过洛丝丝还在报告上看到了一个让他厌恶的名字,她也许从来不知道这个名字到底是谁,但是在看到名字的那一眼,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情绪,她讨厌这个名字,汪萍心。

很明显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小三,虽然说她现在过的同样不如意,但是洛丝丝能感觉到这个身体遗留下来的愤恨,即使是灵魂已经离开ia,但是那种感觉烙印在大脑深处。

而且对于洛家,洛丝丝也是讨厌大过于欢喜的,没有找到之前或许还有些觉得忐忑,但是现在就只剩下了厌恶。

但是不管如何,总归是一段因为,洛丝丝现在也只是打算了却了这段因果,而且她能感觉到,这个身体的母亲还活着,或者说就在某个地方等着她的女儿。

原本洛丝丝是打算叫上春天直接到洛府走一趟,不过很明显,春天气嘟嘟的走了进来,回答了洛丝丝问题:“丁二说,明天皇甫少爷要过来,到时候他会上洛府拜访的。”很明显是打算明天带着她一起过去,想来是怕她到了那里受什么委屈。

不过春天的表现倒是真的很可疑,以前也不见她曾经有过这么小儿女的样子。反倒是叫洛丝丝笑了出来:“明天去便明天去罢,你这是又和丁二吵起来了?”这话说到后面已经带上了调侃的语气。

春天呆了一下,也没有反应过来洛丝丝在调侃她:“还不是那家伙太没有颜色了。”

春天这一路上已经和丁二吵了大大小小不下十几架了,只不过没有一次胜利的,丁二虽然说很好说话,但是也很固执,对于某些事情完全不理会春天的争执,不管 你说什么,他就是稳稳的一句不说。偏偏春天最为看不得他这样的表情,两个人便时常吵上那么一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