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四十四 有特色的长老夫人

第一百四十四有特色的长老夫人

会做小三的长老夫人?”

噗的一声,洛丝丝含在嘴里的那口茶直接就喷了出来,这也太直接了吧这边确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那个皇甫家的?”洛丝丝曾经在秘境听到过关于尚武大陆皇甫家的消息,也知道皇甫家的天才之类的传说。

皇甫澈点点头,“该说是旁支的一个后辈,不过是天分好了一点,所以我父亲干脆把她树立起来当做挡箭牌,宠爱了一点,所以宠坏了,一身的矫脾气。”

洛丝丝木然的点点头,她暂时还在消化这个消息。

皇甫澈看洛丝丝呆呆的样子不由得觉得自己的想法真的是英明神武,若是一次性把所有关于皇甫家的事情告诉她的话,恐怕这个丫头是反映不过来的,还是一点一点的透露比较好,而且趁着现在能够打个预防。

洛丝丝转个念头又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点理所当然,这样一来很多不合理的事情都有了解释,比如说炎城的皇甫家虽然也是世家,但是人口却少的可怜,再比如说那个但是皇甫家和青云门明明是一家,这样做到底是有什么意图呢。

洛丝丝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到,不仅想不到,也不打算去想,毕竟就算有什么意图对于她这样一个小小的青云门弟子来说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这些事情在她现在看来确实是和她没有什么关系,午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用过午饭后,洛丝丝就开始准备上门拜访的礼物,虽然说皇甫澈说只要直接过去就可以了,但是洛丝丝觉得礼貌上还是要做到的。

当然,只是表面上,她可没有打算多么用心的准备。

等到午饭消化了一段时间,二人才带着春天和丁二慢悠悠的上路了。如果说去到洛府的路上洛丝丝一直在担心用什么态度来对待的话,等到了洛府以后她的心里反倒是一片清明,什么感觉想法都没有。

因为皇甫澈是正式递了名帖,或者也是因为洛家是皇甫世家的下属世家,也有可能是皇甫澈纨绔的名声太大了,所以洛丝丝他们进来的时候,是看到了皇甫家的家长站在正门口等待这他们到来的。

皇甫澈现在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她认识中的那个皇甫澈,如果不是确定上了马车以后这人一直都在自己边上,洛丝丝是绝对不相信边上这个一脸纨绔样,吊儿郎当的人是那个皇甫澈的,即使是皇甫澈曾经说过自己的纨绔名声,但是很明显,洛丝丝没有很好的完全理解纨绔的意义。

也正是因为如此,皇甫澈一脸嬉皮笑脸的拉着她直接走进了洛家,洛丝丝都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

丁二倒是时常看到皇甫澈这样的表现,但是春天就完全不能适应了,甚至比起洛丝丝来还要呆一些,如果不是丁二不时的注意一下,还不知道春天打算发呆到什么时候呢。

一直到众人都坐下了,洛丝丝也被拉着在皇甫澈边上坐下方才恍惚过来,看到自己坐的位置,再看看一边的皇甫澈,洛丝丝决定不发表什么意见了。

皇甫澈显然没有客气的打算,连寒暄几句都没有打算,而是很不客气的评价了诸如这椅子不够华贵啦,茶水不合胃口,甚至连开门的那个下人长的不符合审美观之后,才决定切入正题。

当然,如果不是这些人从一开始正常的神色,到后面已经是很勉强的把笑脸挂在脸上了,洛丝丝肯定不会觉得这些评价不对,因为皇甫澈对于每一个评论都用了很多的论述来证明其正确性。对于这个恶劣的嗜好,洛丝丝没有打断。

而切入正题的皇甫澈也完全没有客套的打算,一点都不委婉的满脸兴趣直接问了出来:“听说你们家有个很,哪有这样说的。看到下面几个人尴尬的脸色,想来心里面也觉得不太舒服吧,虽然说从请报上,洛丝丝知道这件事情最近传的是沸沸扬扬,但是恐怕没有谁会直接就这样说出来,还是当着人家的面问出啦的。

在看皇甫澈一脸兴趣的样子要求把人叫出来看看,下面几个长老大概也觉得很是丢面子,脸上也不好看了起来。

洛丝丝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悄悄的扯了扯皇甫澈的袖子再怎么说一会让人恼羞成怒了可不好。

皇甫澈瞥了一眼洛丝丝,听话的转了话题:“把你们家那个叫什么洛天放的长老叫出来一下,我有事情问他。”

如果这句一本正经的话不搭配上脸上那八卦的表情,肯定效果不错,不过加上那八卦的表情,再加上这句话要叫的主人公是那传言的主人公之一,这就不得不让人觉得有什么问题了。

洛天豪很是谨慎的问道:“皇甫少主,不知天放可是在那里做错了什么?”

皇甫澈摇摇头:“怎么会,我就是有点事情问他一下罢了。”

很可惜,这句话说得实在是没有人愿意相信。不过既然皇甫澈不说,也没有人敢逼问,谁不知道这个少爷很是纨绔,有些时候颇有无法无天的架势,他们不怕一个有为的世家少爷,怕的就是这种干脆不管天高地厚的少爷偏偏有个好的靠山家世。

不多时就有人去请了洛天放过来,等待的这段时间洛丝丝也想到了,想来那个人所谓的还了人情真正的应该是外面这个留言了吧,通知自己只不过是顺带的说一声而已。

洛天放很好奇皇甫家的少主找自己到底什么事情,他已经被架空权利很久了,久到完全不记得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自己是什么模样了,甚至已经不记得在另一个大陆上面那个曾经飞扬的洛家了,现在的洛家只不过是一个小世家而已。

他有时候也后悔,也怨恨,但是一切都不可能重来了。颓然的跟着前面的人走到议事大厅,这个地方他有多久没有来过了,换若隔世。

进入大厅的洛天放先是行了个礼,就听见曾经是旁支而现在是家住的洛天豪说道:“天放,皇甫少主有事问你,你好好回答。”

洛天放怅然一笑,抬起头看了一眼。却忽然看到坐在上面的那个女孩,眼睛猛的长大,喉咙里面一时发不出声音来,只是荷荷的干叫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