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147章 怪异

第一百四十七章怪异

能够给出这样的嫁妆,怎么可能是洛天放当时说的小门小户。

而有这么一份嫁妆的事情,他们居然完全不知道。那么里面的东西到底哪里去了,众人几乎不用思考也就能够知道了。

洛家大长老捂着心口道:“原来,你之前修炼的速度,靠的就是这个???什么天才???怪不得这些年越发的平凡了。”说完颓然的看了皇甫澈一眼,留下一句告退以后,便直接离开了。

剩下的几个长老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洛天豪作为一家之主倒是必须呆在这里。

洛丝丝知道其实他们离开也是打算给个空间缓和一下,不过这恐怕只能是想象了,自己可没有缓和的打算,若是真的是他女儿,可能还有点血肉亲情,可惜现在这个身体里面的是自己,对于这种背弃之人,可是十足的讨厌,又怎么可能原谅。

洛丝丝敲了敲桌子,把注意力吸引过来,她是真的不打算呆在这里了,原本还想问问当初到底是谁给自己下的毒,不过看这个样子也是没有人能够知道的了,这样一个愚昧的家族呵。“我三天后来收回我娘的嫁妆,洛家主,我们就先告辞了,看起来你是有事情要处理啊。”

不等洛天豪说话,洛丝丝扯着皇甫澈就离开了。

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离去,洛天豪把注意力放到了洛天放身上:“天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概是见到了他们的离开,几个长老也直接走了进来,看都没有看晕在一边的汪萍心一眼,只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洛天放身上,大家都在等着他的解释。

洛天放颤抖这手拿着那张嫁妆单子:“这是???当年???的??嫁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能不承认了,这个时候他心里是怨恨的,既然都已经离开了,那为什么还要留下这么多的祸患,为什么居然还有人知道当年的嫁妆的事情。一边想着,洛天放怀疑的眼神就投向了汪萍心。这件事情只告诉了她一个人,如果说有人说出去了,那就只能是她了。洛天放很干脆的忽略了洛丝丝这个当事人的存在。

大长老看着罗天放:“既然当初有嫁妆,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整个洛家没有一个人知道。”

洛天放转过头狠狠的看着坐在上面的人:“那是我的东西,为什么要让你们知道,既然嫁给了我,那东西就都是我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么,那些东西给了你们,我还能剩下什么。”

“你???”大长老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当时也是因为大家都觉得那人孤苦无依,所以后来洛天放的休妻再娶,众人都没有什么意见。若是这些果真是嫁妆,那么,也许洛家的没落,原因在这里。

见了洛天放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大长老也已经无可奈何了,“这些东西还剩下多少,都取出来,三天后皇甫少爷会带人来取。”说完也不顾洛天放的反对,干脆的让人摘了他身上的储物法宝,又想到刚刚洛天放看汪萍心的眼神,加上了一句:“这个女人是不是也知道。”

洛天放狠狠的淬了一口:“如果不是这个女人说出去,谁会知道这个秘密。”

大长老叹了口气,把汪萍心以及其子女身上的储物法宝都收了下来,“这几天你们还是呆在房里反省一下吧。”随即也不再理会四人,让人把他们带下去锁了起来。

这才转头看向其他人:“那个女孩,应该就是当年本该死去的那个女孩了。”

洛天豪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她叫洛丝丝,但是如果是当年的那个女孩,年纪上面就不对,更何况怎么会和皇甫家有关系,但是看那相貌,又确实是。”

众人也只能无奈的讨论了起来,他们知道,若是这一次没有能够好好的善后,对于洛家来说肯定是个很大的打击。

出了洛家的大门,洛丝丝就开始一言不发,她实在是有点无语,这个家族似乎很是不着调来着。大概是读心术的关系,洛丝丝能够很好的感觉到善意,同样也能很快感觉到恶意,在那个地方,一直都让洛丝丝觉得难过,浑身都不对劲,所以离开以后她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皇甫澈倒是没有问什么,看到洛丝丝一直在思考的样子,反倒是把洛丝丝拉到一家酒家里面坐着,就等着她思考完。

洛丝丝从自己的思绪中缓过来,看到皇甫澈看着自己,也就是笑笑,她其实一直都没有想过隐瞒什么,只是从来不觉得这具身体是自己的,所以一直不觉得那是自己的遭遇,而现在既然都倒了这个地步,还不如干脆的说出来,而且其实她自己知道的也并不多,因为这个身体并不大的时候就被毒杀了,至于为什么没有死,洛丝丝只推说不知道,把自己是另外一个灵魂掠过去,说自己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在荒郊野外了,而且时间已经过去了几百年,然后把当时在那个别院里面得到的关于母亲的一些信息也都说了出来。

皇甫澈听到后来,脸色已经黑的不像样子了:“这些事情怎么不说?”

“原本以为和洛家永远都没有什么联系了,结果???”洛丝丝笑了笑,把欧雨晨替别人传话给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所以才想着来找找看,那里料到这样就遇上了。”

“你是说。有人请欧雨晨给你递话,并且主导了留言的传播?”皇甫澈摸摸下巴。“这件事情可能不简单,既然你自己都没有打算查洛家,怎么会有人知道你和洛家的关系。”

说完干脆的道:“三天后取回你母亲的嫁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来让人查,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洛丝丝这个时候也觉得有点问题了,若是以前她可能不知道,但是现在她可是知道的,旱魃不是那么容易产生的,甚至产生的条件是很苛刻的,小灵曾经说过,当初她的身体还是没有完全成型的旱魃,所以赤地才能用灵力洗礼慢慢的转变回来,而当初是谁把自己的尸体埋在那样一个大凶之地,又是谁想要自己变身旱魃的,这恐怕不是个小阴谋。甚至很有肯能牵扯出许多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