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看到洛丝丝在看那自感得意的双胞胎兄弟,肖老笑着说道:“是福家兄弟两,福家勉强算是个小世家,也不知道怎么养的,这两兄弟派头大的很,又是双胞胎,总是同进同出,大家都把它们当热闹瞧,只它们自己,总觉得自己是文武双全,每每用鼻孔看人。

洛丝丝再转头仔细看着那两人,福家两兄弟感觉到洛丝丝的观察,更是骄傲的抬起了头,洛丝丝转回头偷偷的笑着,果真是用鼻孔看人呢。

她转着眼睛打量那两人的时候,第二件藏品也已经摆了上来。如果说第一件是在观赏上占了先的话,这第二件则是实用上面占了先。

这一次洛丝丝倒是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拍卖品上面,反倒是开始研究大厅里面各种人的反应。

拍卖的东西很是有规律,东西的价值也逐渐递增了起来,时间很快过去,很是迅速的就轮到了她递上去的东西的拍卖,

这么大的一块金精,虽然说不是从来不见,但是也算得上是罕见的了,所以说竞价的人还是不少的。

看着价格一点一点加上去,洛丝丝觉得心情很是不错。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洛丝丝正在自得的看着那块金精的价格一点一点的上去,在想着要不要自己加点价格抬抬价,又觉得这样不太好。

这个时候,上面的包厢里面开始出价了,洛丝丝惊讶的看着肖老,她一直以为上面的包厢不等到最后是不会出价格的,怎么会这个时候就出价。

肖老会意的看了看出价的包厢,大概估计了一下和洛丝丝说道:“看来是有家族的晚辈历练回来了,所以才需要用到金精炼器,当然也不排除那个家族打算储存起来,毕竟这样大的一块金精不多见。”说完笑笑的看向洛丝丝:“看来今天这价格不会低了。”

洛丝丝也在笑,不过不是因为金精的价格上去了,而是小灵忽然说了一句话,而这句话让洛丝丝笑得露出两个小酒窝。

福家两个兄弟转头看见洛丝丝笑脸,一下子呆住了。

洛丝丝很是得意的看着台上,小灵刚刚说的话是,“下一个拍卖品一定要买下来。”

要知道,小灵的眼光是很挑剔的既然她都说了一定要买下来,估计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看起来自己的运气真的是不错的,基本上每一次出来都能够碰到一点好东西。

其实应该说是小灵的眼光好才对,其实这世界上有多少东西都因为没有人能够认出来所以被掩盖住了。

知道了后面的东西是自己需要的,洛丝丝更加是注意自己这一次拍到了多少的价格,价格越高后面就越有把握。当然赤地里面也是有灵石的,但是如果是有这么一个金精还能拿出这么多的灵石来太过于引人注意了。

所以可以再拿出少量灵石来。

下一个东西很快就拿出来了,洛丝丝眨眨眼,再眨眨眼。不是吧。这东西

??洛丝丝不得不说是无语了。

又是一个葫芦,而且这个葫芦可不像最开始看到的那个葫芦那样晶莹剔透。反倒是歪歪扭扭,表面上更是坑坑洼洼,灰蓬蓬的颜色不管从那个角度看都不算是珍贵,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会被鉴定为珍品。价值甚至比起金精还要高。

拍卖师开始介绍,洛丝丝也很仔细的听着。却原来这葫芦本身并不算是多么的稀奇,大概是由一种木头制成的。但是年代可以锁很是久远了,所以木头本身才会显得颜色灰暗。

这葫芦有一个最大的功效,可以运用灵力引出葫芦中的水来攻击,只是这攻击力并不高,倒是可以打个措手不及,即便是这样,这东西也可以列入灵器的范围了。

听了介绍,小灵不屑的在洛丝丝耳边哼着。“什么眼光啦,万年香木居然是不知名的木头,真是没有眼光。”

“这还有来历?”洛丝丝好奇。

“对啊,等你拍到了我在告诉你,免得你得意忘形,被别人看出来。”

小灵不说,洛丝丝也没有办法,只能等拍下来再说。

这东西虽然说有些稀奇,年代又有些历史,但是表面上看起来明显的很难看,一般人不说是女孩子了,即使是男的,用起来也得很有勇气才行,又不能自作主张的改造,毕竟算得上是灵器。。万一一个不小心不能用了,岂不是更加郁闷。

所以虽然转了几手,但是一直以来却都只是被作为收藏的。

洛丝丝一等到介绍完就直接开价了。这一次虽然也有些竞争,但是却并不算多,比起刚才买的金精来说价格也不算贵,甚至还能够让她有少许盈利。

小灵感叹着,这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是以貌取人的,即使是有用的东西也要先看看表象如何,若是表象不好,即使是再有用,也只能藏着掖着。面子总是比起真么来说都更重要一些的。

洛丝丝撇撇嘴“这世上本来就是如此,既然人人都喜欢漂亮的好看的东西,那就不能怪其他人爱面子,即便是我们,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不也是喜欢美的东西。再说了,这个葫芦介绍的也不是多么稀奇的东西,只是由于是灵器所以才排着这个顺序,功能又很鸡肋,自己打架都不喜欢了。如果不是你说这东西有用,估计即使是我也不会去拍的。看起来表面上除了收藏没有什么作用啊。”

小灵不屑的说道:“你们懂得什么,这才叫做明珠蒙尘了呢。”说完却又不接着说下去了,洛丝丝话听了一半,却没有了后文,心里难受的很,但是不管怎么哄小灵就是不说,东西没有到手之前就是不肯说出来。洛丝丝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到拍卖会完了以后,拿到东西再问了。

后面的东西最少都是灵器级别的了,上面几个包厢也终于开始大面积的出价了,只不过上面一出价,下面坐着的人也就不怎么说话了,甚至都已经没有几个人叫价了。

洛丝丝坐的无聊,偏又不能说什么,原本可以叫价的时候,不叫也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却是不敢叫了免得引人注意,却总是想要叫上几次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