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六十一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师姐,怎么只有你,是哪个师兄来了。”洛丝丝忽然想起之前说的师兄师姐都会过来,她也很好奇是哪个师兄要过来。

“是大师兄,哎”金颜挥挥手“他在里面和皇甫澈说话呢,不说他,一路过来可是闷死了。”

“哦”洛丝丝乖巧的点点头。

两人聊了一会,就看见金石和皇甫澈从后面走了出来,洛丝丝忙让两人坐了,春天给两人端了水上来,洛丝丝随手拿起桌子上面的点心吃了一口,坐下来听着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做些什么。

忽然觉得口中的点心味道很是熟悉,洛丝丝有些惊喜的抬头看向金石:“大师兄,这是冬天做的点心吧。”

“对啊”金石温和的笑一笑:“师傅说既然你打算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干脆让你的四个丫头跟着,一来是熟人的话你也习惯一些,二来四个丫头也可以算是青云门的人,这边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帮上点忙,再说他们虽然只是算是青云门外门弟子,但是也该是有历练的,正好这一次可以一起完成了。”

“师傅真好。”洛丝丝感叹一句,一边把自己买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拿出来:“看,师兄师姐,我可是准备了礼物给你们的哦。”

金石和金颜相视一笑。我们还是说说现在的情况吧。

金石向皇甫澈点点头:“大体的情况你师姐应该已经和你说过了。”

“恩。”洛丝丝点点头,说正事的时候她一向都很正经,思维不会转到其他地方去。“大体的情况是已经和我说过了的。只是???”

“只是还有一些不是很明白的对吗?”金石笑嘻嘻的接话。

洛丝丝有些好奇的看着金石,这个大师兄好像这一次见到有了一些不同呀,怎么说呢,就是看起来好像是更加的自然而无我了一点。

看着洛丝丝好奇的目光,金石点点头,肯定了洛丝丝心中的猜测,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这些不合理的地方我来一个一个的解释好了。”

“首先,上面有势力插手了,当然,我们大概都知道一些上面的势力,只不过具体那些势力叫什么,一来不是我们该知道的,二来也没有人特异告诉我们,当然,我们青云门和上面是有联系的。”

洛丝丝点点头:“这个刚刚世界说了,有一个不明白的势力插手进来了。”

金石笑笑,脸色很是平和:“这个势力你可以不用管它,对于我们来说是无害的,或者说是由于不知名的原因是在保护你的。”

“我?”洛丝丝惊讶的指了指自己:“保护我的?”脸色怪异的看着另外三个人,好吧,这也不是不能接受。

见洛丝丝不再发表意见,金石接着说了下去:“那么这个我们可以先放在一边不用担心,接下来说后面这个,我估计你最为好奇的就是肖老为什么选择你对吗?”

“是的,”洛丝丝点点头:“其实如果真的那份炼丹术这么有用的话,他们应该有更多的选择的不是么。”

“确实。”金石点点头:“说起来其实他们有更多的选择,不过他们选择你据说是有人要求的。”

“有人要求?”洛丝丝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一个鹦鹉,金石的每一句话都让她忍不住学上一句。

金颜实在是忍不住插上一句话:“小师妹,你别学舌了。”一边说还一边笑着。

洛丝丝想想自己也有点忍俊不禁,笑过一场以后,才继续看向金石:“大师兄,接下来呢?”

金石也收住脸上洋溢出来的笑容,接着说道:“这个人是谁到现在倒是都还没有查出来,只不过可以肯定和之前保护你的势力是有着一些关系的。”

好吧,洛丝丝也不知道自己该发表什么意见,总而言之,在这个势力没有明白到底是那个的时候,这些都只是猜测,并且是弄不明白的猜测,可能青云门上面的人知道,但是洛丝丝可以肯定现在没有人会告诉她。

最多只能知道大概对她无害。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能够知道的时候,洛丝丝很是安分的没有过多的追问什么。

这样说起来很多问题可就被揭开了,“那为什么他们五百年来都不曾被人找到过肖家的存在,还有肖晓越难道已经五百多岁了。”洛丝丝有些咂舌,她可是一直没有想过肖晓越居然这么的???老???

咳???皇甫澈咳了一声,没想到洛丝丝关注的居然是这样的问题,不得不说??真的很可爱。

不好意思的转回头,洛丝丝也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点笨了,修行之人五百岁也不算大吧,其实真的说起来自己这个身体不也差不多五百多岁了。

好吧,当她没有问过好了,洛丝丝看向金石:“那大师兄,肖家这么久都没有被人找到,是不是也有人在后面帮忙。”洛丝丝把自己想到的可能性说了出来。

“没错。”金石赞许的点点头,“然后面是有人帮忙的,而且你也应该知道是谁,我们青云门也算得上是其中之一,否则你以为为什么肖家使用的店铺是皇甫家名下的。”

“那是不是说明,这件事情也是和当初告诉青云门这个炼丹术的人有关系。”洛丝丝举一反三。

金石点点头:“错,看来出来历练一下还是有用的。”

洛丝丝嗔了他一句:“师兄接着说下去啦。”

笑嘻嘻的看着洛丝丝的小女儿作态,金石有点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后面的事情就是你经历过了的了,然后就是那两家人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

“说到这个。”金石在桌子上一点一点的敲着。眼神也变得有点奇怪。“据说是因为这个消息在他们说出去之前就已经很多人知道了,甚至有人知道他们两家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脸色古怪的金石接着说道:“所以他们两家商量了一下,觉得补救的方法就是赶紧用他们两家的名义把消息送出去,觉得这样反倒是能够让其他人承他们一个人情,消息既然是他们自己放出去的,那之前的只有他们两家知道这件事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妨碍了。”

“甚至那些之前得到消息的,也会觉得自己得到的有可能是他们两家先放出来的消息,对不对。”洛丝丝很顺口的接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