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肖晓越笑了笑,留出一段时间来让洛丝丝思考她的话,之后才接着往下说:“这个且不说,我虽然能够感觉到联系,但是却并不是很密切,也许等到炼丹术的级别上去了才能知道。我还是接着说下去。”

肖晓越大概是说了那么长的一段话,也确实是有点口渴了,灌下一大杯的茶水,然后才继续说道:“我们都逃出来以后,就没有了联系,只是后来没有多久,就接到了消息说家族已经全灭了,目标就是那本炼丹术,我才知道,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机缘都是好的,人家给了你机缘,能不能保护住那就是你自己的责任了。”

“那???”洛丝丝有些犹豫,她其实想问的是肖晓越怨恨不怨恨那个给了他们炼丹术的人,但是她觉得自己问不出口来。

“你是想问我恨不恨那个人吧”肖晓越倒是看出了洛丝丝的想法,毫不芥蒂的问出了洛丝丝想说的话。

随后又自己回答道:“说完全不恨,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很明白,家族要发展,总是要往上走的,人家只是给了这个机会而已,要说恨,我更恨的是那个背主的奴才,若不是他我们家变不会有这样的下场。”肖晓越扬了扬眉毛:“至于那个交下炼丹术的人,原本我该感激她,但是这炼丹术却给家族带来了劫难,所以当做完她交代的事情,我们家族便不欠下他的,自然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洛丝丝倒是有点惊讶:“你居然看得这么清楚。”

肖晓越笑了:“这么些年了,就那么点事情翻来覆去的想,怎么样也清楚了。”说完扬起了调子:“怎么样,这些我都说清了,你可感觉好些。”

说完倒是不等洛丝丝回答,直接就接着下去:“后面的事情也就没有什么波澜了,然后就是遇见了你,说句实在话,我们也不知道你怎么就认定了我们家的炼丹术必然与众不同,以前即使有人来也只不过是为了求得丹药,还从来没有谁会异想天开的觉得我们会把这吃饭的手艺交给别人的。”

洛丝丝尴尬的笑了笑,难不成还能说小灵要求自己一定要学到么。

肖晓越看了看洛丝丝脸色,接着说下去:“一开始你来到店里我也觉得你只不过是那些想要求得丹药的人之一罢了,后来发现你很是坚持很是直白的说出了自己想学习炼丹术,觉得你这个人真是有趣,哪里有这么明白的告诉别人你想学习人家的看家本领的。”

肖晓越抿着嘴笑了,似乎是想起来那个时候的洛丝丝很是有趣:“谁想到你还满是坚持的,即使没人理睬你也独自一个人坚持下来了,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就随手拿了本灵药书给你看。”

“其实那些药书上面有些内容是我们肖家也一直都没有弄明白的,明明很是简单的书,但是偏偏会在边边角角的地方搭配上一些难以理解的文字,结果我观察了几次,发现你居然能够看得懂。”

洛丝丝挑了挑眉毛,她一直觉得能够看懂和书写是这个身体与身居来的本事,难道说不是这样,那本书上面的文字她看过去倒是都是认识的,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多想。原来在这里被怀疑了啊。不过反正所有人也都不知道她到底会些什么,所以这样也不算是不正常。

肖晓越接着说道:“我发现你居然真的认识那些文字,就觉得很惊讶,但是一时也没有多想什么,原本嘛,这个世界这么大,也许刚好碰到一个曾经学过这些文字的也说不定。但是一次无意间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爷爷,爷爷才说,那些文字,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认识的。所以才对你使用了探查术,确定了你的身份。”

肖晓越说着说着,又想起了什么似地补充道:“在那之前,我就已经把你当做好朋友看待了,要不然的话,又怎么会给你看那些书。”

“只是在那之后,我有一段时间很是迷茫,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看你,”肖晓越的情绪有些波动低沉了起来:“原本我应该讨厌你的,毕竟虽然说我家因为你得了机缘,却也因为这个机缘而导致了破败,但是没有办法,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像是一个朋友。”

啊!洛丝丝有点目瞪口呆,原来肖晓越的心里也是挣扎过的呀,现在想起来确实有一段时间,肖晓越对待自己的态度总是一直在变,时阴时晴的。

不过看起来肖晓越后来是看开了,果真肖晓越接着就说了下去:“后来还是爷爷点醒了我,要恨,最先恨的是那个泄露了口风的下人,这事情和你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何必又强行让自己心里不痛快,只是依着本心对你就好了。”

“本心。”是啊,洛丝丝豁然开朗,自己怎么就又钻到牛角尖里面去了呢,明明早就所过要随心而活的,结果这个性格还真是不容易扭回来,最起码自己感觉到的肖晓越是真心看待自己这个朋友,只要她和自己做朋友的时候是真心的,即使到了后来有了什么变故,也就问心无愧了不是么。

洛丝丝正想着,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皇甫澈推开门走了进来,笑嘻嘻的看着洛丝丝:“都解释清楚了么?看起来是不再钻到牛角尖里面去了。”

洛丝丝有些赫然的瞪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皇甫澈笑嘻嘻的看着洛丝丝,这个女孩他几乎是一点一点的看着她成长起来的,是他为自己定下的妻子,看见皇甫澈眼中的神情,洛丝丝不自在了一下,随即提高声音问道:“你来做什么的啊。”

看到洛丝丝转移话题皇甫澈也不生气:“这不是有事情要商量么,所以才让我过来请两位小姐过去的。”皇甫澈绅士的一手扶着门,一手做出请的动作来。

“请吧。两位。”

听到是有事情要商量,洛丝丝倒也没有反驳他,拉起肖晓越跟在后面走了出去,虽然说这些事情很多时候并不用她发表意见,但是毕竟是和她有关系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