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七十三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洛丝丝让温掌柜坐下,唤了春天去给温掌柜的倒茶来。才说道:“其实是有一点小事情要麻烦你一下。。。”

“说什么麻烦,这本来就是两利的事情。”温掌柜的听完洛丝丝的话,笑着喝了一口茶:“这事情做起来对于我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哪里有什么麻烦不麻烦,说不得到时候我还得谢谢你呢。”

送了温掌柜出去,洛丝丝放松的直接进了赤地里面,小灵一见到洛丝丝来了就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这个身体原本的灵魂似乎已经有了一点自己的意识,只不过这唯一剩下的一部分灵魂已经不完整了,原本也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再加上灵魂不完整,所以现在恢复了意识的灵魂完全就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记忆都没有,就好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虽然说现在这个灵魂还不能离开赤地,但是在赤地里面却可以四处逛逛了,洛丝丝现在没有事情的时候就一点一点的教给这个灵魂东西,还给她起名叫做洛洛。

洛洛现在还是懵懂状态,基本上是洛丝丝说什么他就知道什么,虽然说有着七八岁小孩子的智商,但是却一点记忆和知识都没有,洛丝丝辛辛苦苦的教了好些人,终于是让洛洛差不多到达了七八岁的水准了。

见到洛丝丝到了赤地里面,洛丝丝迅速的扑了过来:“姐姐,你终于来了啊,你都好几天没有来了呢。”洛洛很黏洛丝丝,大概是由于一直都是洛丝丝在教她的缘故。

“姐姐这不是来了么。”洛丝丝摸摸洛洛的头发不说她原本就用了洛洛的身体结了这么一个因,单是洛洛的聪明懂事也足以让她疼爱这个小妹妹了。

“姐姐,我看到一个大房子哦,可是我过不去呀。”洛洛撒娇着说道。

“大房子?”洛丝丝疑惑的看向小灵。赤地里面好像没有大房子吧。

“不就是那个房子喽,虽然说和赤地的空间不是在同一个空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洛洛是可以看到的,甚至可以看到赤地里面的所有的东西,只不过她动不了,也拿不起来。大概是灵魂还没有完全凝结的原因。”

“原来是那里,”洛丝丝转过头轻轻的拍了拍洛洛:“洛洛乖啊,等你长大了就能去了。”

小家伙很是相信洛丝丝,点点头,乖乖的坐到一边去了,反正现在的洛洛离不开赤地,洛丝丝也就没有管他,即使是原来那个世界的书,小灵也整理出来和赤地里面原本的书放在了一起,所以洛洛也就没有挑剔的什么书都看了。

趁着洛洛在的时间,洛丝丝跑到赤地的泉水边上泡了起来,肖晓越的功力还是没有恢复,不过距皇甫家传递来的消息,需要的药材已经准备齐全了,大概在这几天就能够送到了,等到肖老和易老把需要的丹药炼制出来,就可以开始治疗了。

洛丝丝看着水灵在泉水里面窜来窜去,开始思考如何把灵泉给肖晓越泡着,是弄成洗澡水送出去还是怎么样。

原本水灵一直都没能被哄骗出来,不过在洛丝丝和小灵把葫芦放在水池边上的某一天,小家伙忽然就自己跑到了池子里面,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胆子也越来越大了,最开始的时候见到人来还会躲起来,到现在的即使洛丝丝把自己泡在里面,他也经常会跑出来。

洛丝丝把这里的水源分成了好几个池子,水灵最喜欢呆着的时最高的那个用来喝水的池子,那里面的灵气也是最为充足的,而洛丝丝现在泡着的这个池子是相对高度最低的一个,一般情况下水灵是不下来的,只是偶尔洛丝丝来的时候,水灵也会跑过来看个稀奇。玩闹一番。

等洛丝丝泡了个够起身的时候,已经是好几个时辰了,一般只要不是在修炼的时候,洛丝丝都不会调控赤地的时间,而总是让大部分地方的时间和外面相同,当然,灵药园之类的地方时不一样的。

和小灵以及洛洛说了一声,洛丝丝就离开了,小小和凝幽最近不知道得了什么新的游戏,总是在山林里面不出来,即使洛丝丝召唤,也只是出来路个面,然后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所以洛丝丝也就放任他们两个,干脆的不去打扰,至于皇甫澈,正在专心的闭关修炼,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现的。

洛丝丝离开赤地,出了门,正好温掌柜的上门来,说是东西已经送到了,放在了院子里面,洛丝丝知道大概就是那些药材已经到了。

转身把肖老和易老叫出来验收那些药材,洛丝丝也跟着现场认识了一下坐了个药材的实践课程,随后肖老和易老便带着药材闭关去了,顺便还带走了洛丝丝的那个丹炉。

说是有一天洛丝丝一时兴起把丹炉拿出来给肖老和易老看,让他们给个评价什么的,结果二人看过的结果就是这东西放在洛丝丝这里根本就是暴殄天物,随后便不定时的会来找洛丝丝借丹炉一用,这次炼丹需要的时间可不短,洛丝丝干脆的让肖老和易老带着肖晓越同温掌柜去了皇甫家在这冰雪之城的据点。起码安全上面能够得到更好的保障。

而现在这个院子里面就只剩下了洛丝丝和四季丫头之中的三个,再加上丁二带着的一群护卫了。

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些天了,洛丝丝好奇的把春天叫了来:“那件事情怎么还没有消息呢。”

春天听到洛丝丝问道这个问题,有点抑郁的说道:“真不知道该说是那个家伙好运气还是说什么,因为冰雪圣女的就任仪式,他老爹担心他得罪人,居然把那家伙关在家里好几天不让出门。”一边说着心情一边又好了起来:“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让人去鼓动他出来了,能够在家里呆几天已经是那纨绔的极限了,加上我买通的人鼓动,估计就是这一两天就能出来了。到时候还是一样的,正好小姐也得了空闲可以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