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一百七十五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得不说,看到别人被虐是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洛丝丝现在的心情就非常的好,坐在赤地里面,随手翻出一张沙滩椅来,洛丝丝悠哉的靠着,看着洛洛努力的学习着知识,小灵据说是已经把事情都记忆起来了,只不过不管你洛丝丝怎么问,她就是坚决不能多说,只是说等到洛丝丝用得到的时候她自然会说出来。

了然和尚已经很久没有睁开过眼睛了,如果不是洛丝丝确定他是灵魂状态,说不得还得担心这人是不是已经挂了,不过灵魂自然就没有这么多的问题了。

还有三天才是冰雪圣女的就任仪式,对于威廉这个人,最起码的洛丝丝也只能这样做了,想要再做些什么,一来这人也不算是惹到了她,二来,这毕竟是别人的地方,强龙不压地头蛇,总归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正想着呢,小灵就告诉洛丝丝说春天向这边的院子里面来了,还带着肖老。

洛丝丝离开了赤地,回到房中,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见肖老满面笑容的跟着春天来了,见到洛丝丝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负众望,那丹药已经炼制完成了,”

“真的吗?”洛丝丝惊喜的猛的站了起来,肖晓越失去全身的修为一直是她心里觉得及其不舒服的一件事情,虽然说这件事情和他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如果自己真的是所谓的继承人的话,那么肖家的事情,肖晓越的事情,自己总归是有那么一份责任在里面的,即使肖晓越表现的再淡然,在洛丝丝心里还是能够感觉到她的黯然。 ~毕竟从一个有着修为的人变成了一个身体只能说是勉强不错的普通人,任何人面对这样的落差心里都会难受到,何况还是不能够修炼的普通人,肖晓越能够有这样的表现已经让洛丝丝很是佩服了。现在听到这药已经炼制好了,洛丝丝也不由得感到高兴。

“那现在赶紧拿去让晓越服用了。”

肖老虽然脸上还是笑容,但是却犹豫了一下。“这药虽然炼制出来了,不过药性必须得用灵泉的水才能调和,若是不是在灵泉之中,这药的药性太过于猛烈了一些。”

“是啊。”洛丝丝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虽然说赤地里面的泉水因为有了水灵的存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面早就已经转变为了灵泉,但是肖晓越需要灵泉泡上的时间也不短,到底该如何解释灵泉的来处呢。 ~洛丝丝有点困惑。

只得让肖老先离开,并且告诉肖老,这问题明天就回有答复了。

等到肖老离开了,洛丝丝转身又进到了赤地里面,把这个问题和小灵说了,小灵却是嗤笑一声:“这还不简单,你找个山谷什么的,设上一个阵法,然后把空间里面的泉水引出去一些,制造出一个灵泉来,只不过这灵泉的时效不长,估计有个三两天就得去更换一次。不过反正也并不是要求无时无刻的泡在水里面,你只说出每隔三天必须有一个时辰的乱换缓冲时间,趁着这个时间去换了水不就好了,也就是麻烦了一点。”

“可是,不是一直呆在泉水里面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洛丝丝不得不担心这个问题。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那药性只不过是需要灵泉水来让它慢慢的发出来,期间也不是说必须一动不动的泡在水里面,其实真的说起来,只要每天在水里呆够八个时辰,便没有什么问题了。”小灵给洛丝丝解释道。

那现在岂不是就得准备好灵泉了?洛丝丝忽然想起自己说的明天就有说法了。

小灵笑着阻止了洛丝丝:“你只是说明天有结果,又不必明天就带人去,只要说已经找到了地方就可以了。”小灵继续说道:“而且在我看来,最好是能够回青云门去,这片大陆毕竟不如青云门安全,即使有皇甫家的存在,也不能保证一定安全,毕竟皇甫家这样大的一个家族,里面的人可不完全是能够放心的,不如青云门起码来说,那山上是属于自己的地方,尤其是内门弟子所在的山峰,外人一般是进不去的,”

“可是”洛丝丝有点犹豫:“肖家的人并不知道我们来时另外一片大陆啊。”

小灵翻了个白眼:“不是说这片大陆有个地方可以到达青云门后山么,只是来回人数不能多,到了那里,你只直接带他们去就好了,又不用让他们见人,也不用让他们知道是什么地方,只说是某个门派的秘境。难不成他们还会追问不成。”

肖老毕竟是修行多年的人物了,人情世故必然也是通透的,小灵这么一说,洛丝丝也觉得大有可行。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通过那个地方的玉佩一直都在洛丝丝的手上,只是具体如何过去,洛丝丝也没有经历过,还得等到皇甫澈的修行告一段路问过才行。

倒是肖老果真是很通透的人物,洛丝丝只是那么一说,他便已经估计了个**不离十。并且很是庆幸的感谢了洛丝丝,对于他来说,时间的早晚并不那么重要,关键是已经有了这样的机会。

至于到底是那个地方的灵泉,更是一句都没有问,甚至提出说让洛丝丝自己的带着肖晓越去就可以了,他们倒是不用过去。

不过洛丝丝还是觉得肖老和易老是一定要带去的,不为别的,只在炼丹和丹药一方面,洛丝丝就不那么第信任自己,毕竟是初学者,如果这药临时有些什么问题,有肖老和易老在也可以调节。

这样就只剩下等待皇甫澈修炼告一段落了。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肖晓越自从听到了那个消息以后,脸上的笑容也忍不住深了一分。

圣女的就任仪式就要开始了,虽然说最开始洛丝丝确实是很是期盼着就任典礼的,只不过现在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加上心里又有了要回青云门制造出一个伪灵泉的念头,所以对于这个仪式的期盼也就少了那么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