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二百零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洛丝丝的日子好过,其他人可就没有那么的好过了,更不要说是像她一样还能研究研究边界的问题了,皇甫澈所到的地方情形并不复杂,也没有太多的值得担心的地方,他应付起来倒是不麻烦,但是不巧的是,这个地方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而这另一个人他之前也是认识的,只是没有想到过,之前这个人是以憨直出名的,各大世家门派的情报机构都没能查出来这人的真面目,而到了这里面,皇甫澈才发现,这人居然是如此的狡猾,看起来是在这里才露出了一些真性情来的。甚至在最初的时候还让皇甫澈吃了点小亏。自此,二人算是展开了斗智斗勇的过程了。而一直到了现在,这个地方的魔兽已经被杀的差不多了,皇甫澈有预感,他们两人的对决很快就要开始了。

闪身进到了一个树丛里面,皇甫澈静静的潜伏了下来,别的不行,但是掩藏自己的气息,这对于皇甫澈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虽然不知道洛丝丝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了这些很有用的小方法的,但是皇甫澈从来都不追问,告诉自己也就学着,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处。

那个叫做鲁家的汉子虽然是衣服莽汉的打扮,但是现在皇甫澈已经知道了他的狡猾,别看这人长的是五大三粗的,但是长相和心思那是完全相反的。

静静的伏在草丛里面,皇甫澈等待着鲁家的出现,二人斗了这么些时候,皇甫澈已经能够把握到鲁家会出现的地方了,只不过这么一段时间一来两人谁也没有能够占了对方的大便宜,把对方清理出去。虽然说皇甫澈一直都有所保留,但是他能够看出来,鲁家其实也是有所保留的。

这样一来,实力相当的两人可以说真的只是要靠运气了,而这一次皇甫澈打算一点都不保留,出其不意的攻击,力争能够把鲁家一次就解决了,后面也就不用那么担心了,这一个地方会有两个人的出现,但是却绝对不可能会有三个人出现的了。

鲁家也是认识皇甫澈的,所以他一直都恨小心,他知道皇甫澈有所保留,但是那又怎么样,他自己也是有所保留的,而皇甫澈的名声可要比他大的多了,皇甫家的天才,青云门内门弟子中最为耀眼的一个,即使这几年沉寂下来了,但是之前可是风光无限,就是现在,被提起的时候也是人人夸赞,而对于自己能够和皇甫家的天才斗上这么久而不落下风,鲁家心中不由得有些小得意了。

不光光是皇甫澈这里,,其他人那里也都是惊险连连,向洛丝丝那样平静的可没有几个,而控制这这个法宝看着他们表现的几个人也都啧啧称奇,在这里测试过的人也不下数万了,谁让这只是第一关呢,但是像洛丝丝这样的还真的没有几个,对待沙虫的时候就好像能够完全的感觉到沙虫的存在,而且似乎这灵气的流失对她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而看她的修为并不高,但是储存的灵气可不少啊,其实洛丝丝一直都没有主动补充过灵气,但是毕竟赤地就是在她身上,每当她的灵气减少到一个度的时候,赤地就会主动的缓慢的给她补充灵气,但是这个速度是非常慢的,有时候可能一天补充的灵气都不够洛丝丝杀掉一直沙虫消耗的,但是她的精神力非常的强大啊,所以对于监控沙虫基本上都用不着多少的灵气,而赤地的补充虽然慢,却也让他不用担心灵气不足的问题,她可是一直都没有打算主动使用赤地补充,免得被看出来的,这个丫头完全的忘记了其实是可以用灵石来补充灵气的,对于她来说,因为赤地的便利性,所以一直以来,灵石除了在阵法上面用一下之外,基本上就是被当做货币来使用的,再加上她一点都不缺灵石,一时之间还真的没有想到过灵石的问题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赤地的主动补充非常的缓慢,所以那几个盯着他们的人还真的就没有发现这个问题。

“老白,你说那个小丫头的灵力怎么就这么充足呢,从来没见她用灵石补充啊,修为也不是特别的高,还真是奇特啊。”

那个被叫做老白的横了一眼身边的一身绿衣服的人,没好气的道:”我还想知道呢,偏偏这个丫头是上面特别关照过一定要通过的,要不你去逼问一下。”

那个绿衣人摸了摸鼻子,嘿嘿一笑:“我可没有那个胆子,天知道这几千年了,她还是第一个被特殊关照的人呢,这要是她去告上一状,我可没有好果子吃。”

老白笑嘻嘻的说道:“这你就错了,老莫,她可不是唯一一个,这一次不就还有一个小子被特殊关照了么。”

老莫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你说上面是怎么想的,既然要特殊关照,怎么还要让我们对他严厉点,还要派个厉害点的对说过去,又要保证他能够通过,上面的要求可真是古怪。”

“上面也是你能议论的。”老白瞪眼:“上面自然有上面的考虑,我们只按照要求来就是了。”

老莫自讨了个没趣,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若是皇甫澈知道了他们的对话,肯定心里得翻起惊天大浪,顺便还能够 立刻从这几句话里面想到些什么,老白和老莫自然也是能够想到的,只是有些事情可不是他们能说的话了,不过皇甫澈现在可没有机会听到,他现在全心全力都在爱对付那个鲁家上面了,这个鲁家也是个聪明人,大概也是感觉到了什么,所以越发的小心了起来,随时随地精神力都是外放的,就是防备的皇甫澈的偷袭,皇甫澈之前可是很多次的偷袭过的,但是每一次都被鲁家躲避了过去,真的是鲁家的能力高嘛?当然不是,虽然说鲁家的修为也是不错的,但是每一次都能感知到皇甫澈的偷袭,这却是皇甫澈有意为之了,毕竟他没有把握一击必中,直接让鲁家消失,所以从鲁家出现的那一瞬间,皇甫澈就已经开始布局了。他每一次都偷袭鲁家,但是每一次都让鲁家能够轻易的察觉到自己的攻击,并且躲过自己的攻击,这只是这个局的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