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之赤地

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二百一十九章

洛丝丝来到原本应该是停放旱魃的棺木的空地正中央,这里除了一个大坑之外几乎是什么都没有留下,修行之人和旱魃打斗过的痕迹很明显,有着很浓烈的火系气息。大坑的周围一片焦黑,什么都没有,洛丝丝绕着场地转了一圈,边上几个人一边搜索着痕迹一边念叨着,洛丝丝仔细的听了一听,“这地方什么都没有留下,连焦炭都差不多被收集走了,居然还是要限制我们探查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能够探查到什么东西才奇怪了呢。”

洛丝丝听着两人的谈话,觉得其实也有道理,各大门派肯定都派遣了专门的人员来这里查探过一遍了,能够可能有线索的大概也都已经收集完毕了,允许这些散修之类的来这里,不过是抱着万分之一的机会看看会不会有人能够发现什么东西而已,概率上来说已经是很小的了。

不过自己也只是来碰碰运气而已,原本也就没有觉得能够发现什么线索之类的东西,时间到了以后,洛丝丝很是安静的离开了,剩下的就要交给小小了,地面上就是这个样子了,在里面的时候也没有人限制说不能用神识之类的,洛丝丝自然也是用神识探测了一边,但是地底下的东西并不能代表就完全没有遗漏了,要知道有些东西是可以隔绝神识的探查的,而即使是个大门派,在很长时间都不曾出现过旱魃的情况下,一时之间也是不会想到要挖地三尺去查看的,事实上,如果不是洛丝丝自己曾经从那样的一个地方出来,她是不会想到要去地下看看的,而小小现在就很好的体现了它的价值。洛丝丝虽然离开了却并没有直接回到兖州城里面去,有很多人也都是这样,离开了那个被圈起来保护起来的地方,自然是到周围去看看,所以洛丝丝的举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洛丝丝把小小从空间里面放了出来,和小小沟通,让小小明白自己的意图以后,小小便挖开脚下的土地瞬间进去了,洛丝丝打算让小小探查一下地底深处,尤其是神识探测不到的地方,旱魃虽然是火属性的,但是它产生的地方必须要有极阴的源头,不管是物品还是天然形成的,否则的话,阳气太甚是不可能产生旱魃的,即使是埋在地下,如果说只是依靠阵法催生,没有三五千年的时间是不可能产生的,而据目击者说的,那旱魃的服饰上来看,绝对不可能是千年前的任务,最多是几百年前的流行服饰而已,这样一来,其下必定有着极阴之物。

而恐怕大部分的人都认为旱魃是由阵法催生的,不会有人想到地下还有这样的一个东西,而经过小小的探查以后,地下却是是应该有东西的,小小在下面寻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里面阴气旺盛,但是却空无一物,里面的东西应该刚被取走不久。看来是还有一个人比自己快了一步,而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制造了这些旱魃的人了。只是自己还是晚了一步,那个东西肯定在一定程度上面是能够查出一些线索来的,否则那个人完全没有必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收走它。

只是据小小查探出来的细节来说,那人修为恐怕不低,地底下并没有直接就能够通过的地方,现在看起来,怕是那人必然会些土遁之法。而就洛丝丝所知道的土遁之类的术法里面,明显是没有这一个的。

线索似乎在这里就中断了,不能肯定各大门派是否是得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毕竟如果一无所获,为什么要把这个地方围起来,这让洛丝丝感觉他们肯定是得到了什么东西。而且现在还是想着要得到些什么其他的东西。

不过洛丝丝也知道,即使是真的回到青云门里面去了以后,恐怕也不可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你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门派弟子,恐怕人家不可能对你透露什么有用的信息之类的。干脆也不去想这些,只自己去找找线索,就收到了凝幽离开的消息,洛丝丝的心情也低落了好几天,凝幽毕竟是从那么小的时候就一直跟着在身边,那么长的时间,从来没有分开过感情自然很是深刻的。然而有聚终归有散,凝幽要去寻找它的父亲,洛丝丝自然不能阻止。

好几天的情绪低落,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线索之类的,洛丝丝也不由得有些焦虑了起来。只是每天还是去酒楼里面听听是否有什么新的消息,时间慢慢的过去,关于旱魃的谈论也慢慢的冷了下来,不停的有新的八卦开始在人们口中传递,甚至就连原本守着的人也开始撤离了。

洛丝丝已经无法从这里得到什么消息了,但是同样的,旱魃也不知道了去向,一般来说,旱魃这种生物只要出世,便代表着杀戮,大量的杀戮和干旱是旱魃的特征,但是这个旱魃就这样无声无息的不见了,这让洛丝丝感到好奇。

按着旱魃的行进路线,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但是洛丝丝跟着这个痕迹走了很远的地方,痕迹突然就这样断了。从这个地方开始以后就一点痕迹都没有存在了,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洛丝丝也同样只追到了这里,之后便没有痕迹了,洛丝丝也只好暂时放弃了。

回到青云门以后,洛丝丝发现,很长时间不见人影的皇甫澈居然在那里等着她了,见到洛丝丝回来,皇甫澈神秘一笑,止住了洛丝丝说的话:“你先听我说,我知道你想要知道的消息。”

洛丝丝惊讶的咦了一声“你是如何知道的。”

皇甫澈笑了笑:“其实我这段时间出去就是解决这件事情去了,或者说我这段时间出去做的事情和这个旱魃的出世扯上了关系。”皇甫澈笑着说道。“虽然说一直都是在下届的空间,但是我们和上面一直都有着联系,而我这一次去做的事情就是上面交代下来的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