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11章 喷薄而出

第十一章 喷薄而出

齐天林是算好方位侧身趴着的,好容易才从小姑娘的怀里把头挣出来一点,扭过一点点,右眼能用余光瞟到那个远处的山丘。

终于应该是再三确认以后,那个山丘背后站起来一个小黑点,三四百米的距离看上去也就是个小黑点,只是齐天林的眼力就能分辨清楚那是一个穿着夹克,包着头巾的男人……应该是不成建制的叛军人员,连士兵都算不上。

是的,齐天林觉得这种人连敌军士兵都算不上,不问缘由不问青红皂白就开枪杀人,这就是畜生都不如的杀胚,他本来就是打算试探一下,结果真开枪了,这样的乱世啊,人命贱如纸!

蒂雅没有发现那边的黑点,一边哭,一边试图用手去摁住刚才明显可见喷涌的伤口,可摸来摸去都没有发现哪里在流血,只有T恤上的血迹和弹孔证明不是幻觉,小姑娘也没有多想,轻轻的伸手在那个地方揉动,似乎这样就可以抹掉刚才发生的一切。

齐天林已经好久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温暖的抚慰,简直想闭上眼睛全身心享受,可眼睛还得瞟着那远处,慢慢在移动过来的黑点,逐渐靠近,逐渐清晰……

在不到一百米的时候,齐天林发现那个黑点站住了,蒂雅也惊恐的发现了那个男人,哭声一下就僵住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住,紧紧的揪住伤口破洞的T恤。

齐天林小声:“哭着跑开躲到柱子后面去,中间要害怕的回头看!”

蒂雅又抱紧他的头表示抗议。

齐天林发狠:“快点!不然他又要开枪打我了!”手臂暗自用力把小姑娘推开一点,蒂雅终于咬咬牙,开始哭着后退,中间还跌倒了一次,是身体酸痛真跌倒,不是演戏,不过看上去还真能迷惑人,像一个害怕得抛弃了尸体离开的懦弱少女……

也许这一幕彻底解除了那个人的警惕,齐天林能瞟见他放下又端起来在打量的步枪,直接走了过来……只是在接近齐天林还有十来步的时候,随手端枪朝“尸体”又打了一枪,疼得齐天林差点没弹起来,可也只能就是原地摇晃一下,伪装成一大块猪肉!

弹起来的是蒂雅,已经躲到柱子后面的小姑娘紧张的看着那人走近,却又在齐天林身上补了一枪,一下就扑了出来,口中一连串的咒骂,扑向齐天林又开始喷血的身体!那丝毫不带重复的骂腔,除了一开始有点生涩,越来越熟练,短短几步就达到巅峰水平,看来以前跟着寡居的母亲,也是泼辣得紧!

因为对方是狙击手,齐天林才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解决,只能这么放近,现在已经基本上在他的攻击范围了,只要不再开枪打蒂雅,齐天林就打算尽量等狙击手走近点再攻击,保险起见。

补完枪的狙击手已经毫无顾忌,手中的步枪都背到背上,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姑娘,笑呵呵的走近,伸手准备去抓蒂雅的手,蒂雅居然毫不示弱的就张嘴要去咬!

狙击手毫不在意,手势未变,探身过来……

蒂雅在左侧,狙击手在右侧,就在两边都马上要碰到齐天林身边的时候,齐天林就动作了……突然的动作!

原本他是打算用石块先砸的,可现在对手就在自己身侧,根本就没必要,右手横扫,一把捞住那只穿着军靴的脚,随手带翻却不放手,左手一撑顺手就抓过那把匕首……

狙击手简直是被吓得肝胆俱裂,就觉得脚下一晃,自己就被带翻在地,一个膝盖重重的压在自己胸前,丝毫动弹不得,然后就看见一柄阳光下被反射出妖冶光芒的匕首,毫不犹豫的插向他的咽喉!

面对这种人,齐天林连审问一下的兴趣都没有,只是略微看中他那一件灰绿色的美式军风衣,所以匕首直接扎向咽喉,穿过气管,割断颈动脉,略微靠边一点,避开坚硬的颈椎骨,直接把这人钉在地面上,大量的鲜血只能从匕首间隙迸射出来!

齐天林还动了一下匕首的角度,让血柱别喷到风衣上,死死用膝盖压住剧烈抽搐的身体,十来分钟以后才毫无表情的站起来,看着鲜血立刻浸到地面砂砾中,才拉开尸体身后的步枪,开始剥对方的外套,从他开始进攻就蹲在一边的蒂雅,居然顿了一下,就过来帮忙!

见证过死亡在身边穿梭,就会逐渐锤炼出钢铁一样的意志,每一个战士都这么过来的,齐天林不例外,蒂雅也不例外。

所以齐天林看她过来,就顺便上课:“对方是狙击手,射程是四百米,我们没有什么武器可以解决他,就只能引他过来,当然办法很多,我这是最傻×的!”是有点傻×,换了他别人都做不到吧?顿一下继续:“我告诉你的意思是,动脑,分析状况,制定计划,小到去偷一个馒头,大到打一场战斗都是这个道理,没什么复杂的。”

蒂雅脸上还挂着泪珠,点着头,手上动作却有点利落,刚死去的尸体还不僵硬,被她很快扒下来,转身捧给齐天林,脸上的表情好像刚抓住猎物的拉布拉多,齐天林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小姑娘居然破天荒的绽放出一丝喜悦,转身就准备继续扒衣服……

齐天林看看那脏兮兮的内衣和裤子,赶紧拉住小姑娘:“这些衣服就算了,没兴趣……”

蒂雅意犹未尽的转过身,大大的眼睛询问的看着齐天林。

齐天林没什么笑容:“你能说话了!还是说话,别拿眼睛忽闪人!”

蒂雅踌躇一下开口:“我……看看你的伤口……”经过咒骂锻炼,现在开口发音都很正常了。

齐天林没回答,指指那柄还插在狙击手咽喉上的匕首:“去拔出来,要慢慢拔,体会匕首在血肉里面的移动,感受不到,以后你就别想能杀人……我去找把铲子。”说着就提着军衣,扔到厨房门口,准备晚上洗洗,再到电工房外找了一把大沙铲,回去埋人。

然后就看见小姑娘蹲在尸体前,一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一手慢慢的在拔匕首……快出来的时候,又插进去!

齐天林看看,扛着沙铲蹲下来讲解:“用匕首攻击呢,最好就是咽喉,因为刃部太小,除非直接伤害到心脏,这里是最容易致命的,而且心脏也有好几个不同位置,结果不同,对于你这种新手来说,没有这里明显,就是这两个关键点,气管和颈动脉,就是把这两处割断解决问题……”

蒂雅手里拿着匕首,由于已经搅动过几次,一些带着气泡的污血溜出来,开合的气管部位更是形成新的气泡,齐天林平静的描述都没能压抑住她喷薄而出的感觉,一下子转头跪在沙地上呕吐起来,狂吐!

齐天林翻翻白眼,开始挖坑埋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