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30章 三连发

第三十章 三连发

从伟大领袖的角度来说,面前这个年轻人也太奇怪了一点……

似乎是东方亚裔人种,在这个区域,只有别有用心的潜入人员才会是这样的种族,那边还没有打这里来旅游的习惯。

大约一米七几的身高,很结实,上身一件黑色T恤有点绷紧,扎在一条脏不拉几的土褐色多袋裤里,裤摆就软塌塌的罩在一双沙漠战斗靴帮外,这倒是典型的特战人员的习惯穿着。

蓬乱的头发有点长,有点黝黑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纵然是面对一支步枪枪口,也没有任何恐惧和惊慌的表情,不算大的眼睛右边眨两下,这可不是抛媚眼,应该是面部抽搐的习惯性动作,嘴唇并不干裂,说明在这个地区一直都保持了比较好的饮水……

娴熟的阿拉伯语,细致到一些口音和地区方言都了解,对枪支又十分熟悉,看上去更是一个专业的狙击手,除了西方那些特种部队人员,首领真的想不出这会是什么人,如果被莫名其妙带到西方审判法庭上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生性极其高傲的他宁愿死去!

所以一定要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人?

手里斜提着SVD的齐天林,看着FAL步枪前面那个粗大的制退器,嘴角微微的笑一下,制止了旁边发现不妥,就要抢步枪起身的蒂雅:“没事,去喝点水再去看看,多看两次就没那么想吐了……”

他这么一说,蒂雅还没喝水呢,哦哦两声,又开始扶住车边干呕……

齐天林才把SVD狙击步枪靠在车门上,朝首领走过去,丝毫不顾忌那一直对着他的步枪枪口:“你不会开枪打我,我也不会开枪打你,端着不累么?”

老头的脸上依旧有点浮肿,浅浅的上唇胡须**两下,哼一声:“你真的就不怕我开枪?”一边说,一边就把步枪随手放到引擎盖上,眼睛毫不在意的看着右手在后腰的齐天林,可皱起的鼻梁和紧锁的眉头说明他还是在追求那个答案……

齐天林从后腰拔出的是那个战锤,而不是手枪,稍微拿高一点:“认得这是什么东西么?”

首领的眼神似乎有点锐利:“这是战神的东西……你怎么去搞到的?”作为这个国家乃至这周边的元首,在上任的时候都要祭拜一下这个几百年前带领整个北非人民抗击外来侵略者的传说人物,也是稳定民心的一派作秀必演剧目,他还拿在手里把玩过,自然认得。

刚刚清晨过后,天色很亮,齐天林随手握住一挥,纵然是在白昼,仍然能够明确的发现这柄古锤上,泛起一层淡淡的光芒,似乎有一种流彩的感觉。

齐天林收回手势,插回后腰:“我就不给演示不会受伤什么的了,这是我的东西,知道是怎么回事没?”

纵然以首领几十年来被威胁要丢核弹,被暗杀无数次,泰山崩顶……嗯,他没见过泰山,但却是自信自己不会被什么惊倒的他,终于还是惊诧了:“你……到底是什么?”

齐天林心想老子都不知道,随意开口:“我救你,就是看在这个战锤的面子上,好歹你也抗击外国,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说是非洲第一富国,这些年受苦的人还是那么多,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反抗你,你只是少部分人的利益代表,你早就忘记了你起家时候的初衷了……”

擅长雄辩的首领一时间似乎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反驳,也许好多年都没有人这么不客气的直接评价他,就算欧美强国的元首和他会面也是外交词汇居多的。

齐天林看看他的表情:“不过西方国家在背后怂恿要推翻你,我就救你,总之就是恶心他们,我很讨厌他们,后面的事情,你自己好自为之,做得好,我也许会来帮帮你,做得不好,那你就自生自灭吧!”说这番话的时候,齐天林脸上流露出的那种傲藐天下的神情终于有了点奥塔尔的豪气……

面对这个军事强人,齐天林也有点讶异自己怎么有这么大的口气:“我也就随口说说,你自己尽量保命吧!”

转身就提了几支枪上车,还到那边的福特车上搜刮一番,把死人弄上去,大力的把车推到路边路基下翻覆,才回来打火开车……

蒂雅终于吐得差不多了,想到后面去坐,齐天林摇摇头:“让他自己在后面想事情……”小姑娘就壮着胆,披着战术背心坐在副驾位置,首领在那里仰着头站了一会,听见喇叭响,自己也过来爬上车后面。

汽车上路以后,好一阵,齐天林专心开车,蒂雅偶尔两边看看,主要还是看着齐天林的表情,手里握着五四手枪……

终于首领在自己的颈部摸索一阵,掏出一个项链,上面挂着很多零零碎碎的小东西,他慢慢的拆下一个像项链一样的东西,递给蒂雅:“你们总是救我一场,留个纪念……”

蒂雅转头看看齐天林点头,才恭敬的接过来,又一脸傻笑的捧着给齐天林。

齐天林瞟一眼,细细的链子上是一把小小的钥匙,上面还挂着一个手机卡那么大的小金属铭牌,以他的眼力能看清上面刻着意利大\佩鲁贾\米提拉大道44号的字样,笑骂:“你给我干嘛,自己戴上!”

小姑娘丝毫不以为意,觉得是齐天林分给自己的战利品,喜滋滋的挂在脖子上,还爬起来伸脖子在后视镜上看效果!还真以为这是件纪念品或者首饰了!

齐天林可知道,这位的第三个儿子曾经在意利大的甲级球队佩鲁贾正儿八经的当过职业足球员,这明显就是那里的某个资产,从他脖子上零零碎碎的众多物件看来,他还是储备了许多后路和财富的。

老头的眼光多锐利,看见后视镜里齐天林的眼神看了他一下,哂笑:“您当然是看不起我这些东西了……”不知不觉用上了比较尊重的口气,在他这几十年来还真没怎么对人这么说过话。

齐天林嘿嘿笑两声,不搭话。

老头就自己说:“刚才那个人说他们是自己过来到边境口岸想拦截点外逃高官,捞点好处的,没有什么人格外注意到这里。”

齐天林点点头,继续专心开车……

老头的话突然就多起来:“身边早就渗透了北约的人,几个部长有了叛逃的迹象我就知道不妙了,我可真没想到……”

齐天林不接话,只是边开车边听,能听个国家元首叨唠,就算是下台的,这都是很难得事情,他还多享受。

只是这种享受并没多久,因为他能看见那辆白色的丰田远远的开回来了,也许是在前面等了很久没有看见同伴过来,掉头寻找来了……

知道只是一般素质的叛军,这次就懒得组织狙击位了,他把座椅往后退到头,招呼蒂雅过来坐他身前开车,他自己端过那支M4步枪,再从旁边弹药箱里拿了两个弹匣捏在左手里:“您还是趴着歇歇吧……”看首领慢慢俯身趴在后面车底面还在继续唠叨,才把步枪从蒂雅的左肩伸出去,靠在车窗上,刚要抵肩瞄准,想想,顺手从后面拿过一个塑料盆递给小姑娘:“一只手接着,待会弹壳全从这边弹出来,烫死你。”

然后就自己伸出左手去挥手,对面可能以为是同伴,也挥手,没了开枪的想法,齐天林就要这个效果,右肩抵住,透过小海螺瞄具看着对方移动的车,等对方的车靠近到大约一百米,轻喊一声:“刹车!”

蒂雅毫不犹豫的就一脚刹住,专心捧着塑料盆!

他用左手手掌和小指托住枪身,其余四根手指捏住那两个弹匣,右手就很奇特的用中指开始扣动扳机击发!

就好像开汽水瓶的声音,很轻微的噗噗噗,反而是弹壳弹出来掉进塑料盆里相互撞击的声音还大点,就看见子弹雨点般的射过去!

齐天林自然也是采用美式压制火力的形式,一直都是哒哒—哒,哒哒—哒的2+1三连发点射,始终让枪口保持一个恒定不动的状态,一点后坐力的影响都没有,噌噌噌的声音之下,子弹毫不留情的窜进丰田车身里!